小旦鄭雅升在《女寇 息紅淚》飾演女寨主。
小旦鄭雅升在《女寇 息紅淚》飾演女寨主。(2017高雄春天藝術節 提供)
戲曲

女寇、將軍、海盜們 春藝歌仔戲週週演 題材、角色樣樣變

每年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歌仔戲製作,都是各家劇團展演絕妙功夫的好時機!今年六月連續三週,由明華園日字戲劇團、尚和歌仔戲劇團與春美歌劇團,分別推出《女寇 息紅淚》、《將軍的押不蘆花》與《放逐的愛》三檔好戲,主角有英姿颯爽也柔情萬千的女寨主,也有邊疆將軍與公主,還有海盜弟兄與歌仔戲台難得一見的惡女……不拘傳統、題材角色都創新,讓戲迷大呼過癮!

文字|陳茂康、高雄春天藝術節
第293期 / 2017年05月號

每年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歌仔戲製作,都是各家劇團展演絕妙功夫的好時機!今年六月連續三週,由明華園日字戲劇團、尚和歌仔戲劇團與春美歌劇團,分別推出《女寇 息紅淚》、《將軍的押不蘆花》與《放逐的愛》三檔好戲,主角有英姿颯爽也柔情萬千的女寨主,也有邊疆將軍與公主,還有海盜弟兄與歌仔戲台難得一見的惡女……不拘傳統、題材角色都創新,讓戲迷大呼過癮!

2017 KSAF

明華園日字戲劇團《女寇 息紅淚》

6/16~17  19:30

6/18  14:30

尚和歌仔戲劇團《將軍的押不蘆花》

6/23~24  19:30

6/24  14:30

春美歌劇團《放逐的愛》

6/30~7/1  19:30

7/2  14:30

高雄 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藝廳

INFO  07-2229483

春天還沒過完,夏豔即將到來,高雄春天藝術節每月都有重頭戲登場,好讓春日稍微長一點、暑假來得快一些。六月的高雄,從月中開始一路「熱」到底,每週一齣歌仔戲,將在大東文化藝術中心輪番上陣、熱鬧開演。

當家女伶  演繹絕世女寇

首先登場的是明華園日字團《女寇 息紅淚》,二○一五年於大稻埕上演時標題只有《女寇》二字,如今再製,也將當家小旦鄭雅升所飾演的那位武功高強、雌霸一方的女寨主「息紅淚」之名加入標題中,刻意突顯她在劇中面對多舛命運所完美演繹的心境變化,誰能懂得憐惜?這淚又何時能息?一場三角戀情、一段因權勢傾軋而招致的誤會,最終卻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

荒山血寨裡,眾寇之首息紅淚,憑著精湛的武藝,鋤強扶弱、儆惡懲奸,因而聲名遠播、威震一方。年紀輕輕,兼具俠義霸氣,同時亦美豔動人的她,因緣際會結識了「絕世好丑」陳勝在飾演的落魄書生安心郎。另一方面,在朝廷之上,當今天子、由陳麗巧飾演的穆雲闕,卻有志難伸,明明身居大位,還得處處看陳子強扮演的亞父臉色,心裡總不是滋味。一日他微服出巡,邂逅了女寇息紅淚,這段動人的戀情也就此開花,可惜還等不及結果,就迎來了災禍。

三位主角都有十足的表演空間,尤其鄭雅升從女豪傑到少女懷春的反差萌、從身為一方霸主卻慘遭滅寨的打擊、誤遭心愛之人背叛的苦難,到最後痛心疾首立下誓言的哀慟,種種心境劇變在她的詮釋之下,一氣呵成、淋漓盡致,觀眾亦將跟著她有笑也有淚、既喜又轉悲。另外,飾演亞父的陳子強說扮相、談武功自然不在話下,此次角色的陰狠毒辣、行事的狡詐奸險,亦突顯明華園日團對於劇本創作的功力和用心。

有情人跨生死  全靠奇花押不蘆

隨後登場的是尚和歌仔戲團《將軍的押不蘆花》,這齣改編自經典《孔雀膽》的故事,講述的是關於阿蓋公主與段功將軍的愛情故事,這其中亦摻雜著兩族間的懷疑猜忌與國土家業的興亡盛衰。押不蘆,源自回回語;押不蘆花,做藥方有麻痺功效,傳說亦能使人起死回生。劇本由團長梁越玲親自編寫、飾演,此次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演出,亦請來與尚和多次合作的音樂劇導演曾慧誠、舞台設計張哲龍,以及燈光設計車克謙,一同打造如夢似幻的雲南奇景、難以想像的押不蘆花園。

劇情從一場婚禮開始,一心想嫁給段功將軍的阿蓋公主,終於得償所望在押不蘆花盛開的花園裡盛大舉行典禮儀式。突然間,有人鬧場,定睛一看實非人,而是惡鬼;不只鬧場,還抬棺抗議!其後,阿蓋之父梁王與丞相車穆爾阻止了這場戀情,他們認為段功不可嫁,認為親人喪命必是遭段功所害,此人意欲娶我女兒又取我國土,當然不行!更狠的是,還命令與段功走得最近的阿蓋公主用孔雀膽毒殺心上人。該殺、還是不該殺?從來不是個問題,這定是犯小人從中阻撓、有幕後黑影幢幢,偏偏段功又很傻很天真地相信梁王不會真心換絕情,終於中了奸計、步入惡人陷阱。還記得押不蘆花的傳說嗎?阿蓋公主將會實現美夢或讓惡夢成真呢?一切還得進得劇場才能有所了結。

海盜王在此!  一起去三峰島尋寶

六月底,將由春美歌劇團《放逐的愛》壓軸上場,這個全新撰寫的劇本將場景設置在「三峰島」。海盜首領被明朝政府騙去招安,卻慘遭殺害,他的義子王海峰決定擺脫官府的控制,航向三峰島成為新時代的大海商、航海王。這座島本是個海路匯集的精華所在,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海盜共聚一堂,兄弟情深、不分你我國族,反正四海都像家。

王海峰遇見了杜鈺仙,一位可說是滿肚子壞水的官妓,一邊裝可憐還一邊吃裡扒外,靠著海盜們不拘小節的豪情仗義,一點一點掏空他們的積蓄資產,暗中藏在三峰島的海洞之中。這一切難道都因為王海峰有個日本人辛次郎當他的二船長?杜鈺仙害怕「通倭」罪名只好默默自肥、通敵、引軍入關?但海盜兄弟沒了錢,還是講義氣,即使大明水軍步步逼近,仍默默死守三峰島為等時機撤退,要逃一起逃。沒想到卻正好碰上了杜鈺仙,大海如此遼闊、躲到哪都行,反正手上有藏寶圖,就這麼期程航向黃昏,改天回來再戰。

團長郭春美認為,劇團除了持續保有傳統歌仔戲的元素與精神,同時也要與現代劇場相互融合、與地方脈動產生連結。再加上傳承的態度、適才適所的角色規劃,希望讓所有新一代的演員都能有所發揮,於是這個故事雖然不尋常,但也正是春美歌劇團心之所嚮。於是,像故事中三峰島這樣的海洋交通要衝,除了有明朝的移民、來自遠方海洋的日本人、韓國人,甚至金髮碧眼的佛朗機人,也一定都不令人意外了。

獨特的不只是故事、場景設定或角色人種,還有小生之間的友誼,以及當家花旦簡嘉誼的大挑戰。她所飾演的杜鈺仙不是個普通的小旦形象,幾乎稱得上是數一數二的惡女性格,「比起愛人、更愛自己」的特質,與傳統歌仔戲舞台上的愛情態度顯得大不相同,隨著劇情走向結尾,在局勢動盪小命難保的狀況下,她將選擇與情人同甘共苦,或趁大難來時自己高飛落跑?如此問題,竟然出現在歌仔戲台上,確實感覺耳目一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