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長號首席宋光清
NSO長號首席宋光清(宋光清 提供)
藝號人物 People NSO長號首席

宋光清 人生 是美麗的凸槌

帶著一把長號,宋光清吹遍古典、爵士、流行,各種角色、音色游刃自如,不但是NSO長號首席,也跟著周杰倫世界巡迴。音樂之路從小走來曲曲折折,他卻說:「純粹是被騙了!我的人生與靈魂,就被那一點點聲音給騙了,騙到我心甘情願要幹這一行。」不但出了長號演奏法教本,更錄製了台灣第一張古典長號演奏專輯《這裡真好》,未曾考慮銷售,只問自己想不想做。人生常有美麗的凸槌,即將當「老」爸爸的他,將如何迎接人生另一個凸槌?相信走慣岔路的他也會順利克服。

帶著一把長號,宋光清吹遍古典、爵士、流行,各種角色、音色游刃自如,不但是NSO長號首席,也跟著周杰倫世界巡迴。音樂之路從小走來曲曲折折,他卻說:「純粹是被騙了!我的人生與靈魂,就被那一點點聲音給騙了,騙到我心甘情願要幹這一行。」不但出了長號演奏法教本,更錄製了台灣第一張古典長號演奏專輯《這裡真好》,未曾考慮銷售,只問自己想不想做。人生常有美麗的凸槌,即將當「老」爸爸的他,將如何迎接人生另一個凸槌?相信走慣岔路的他也會順利克服。

去年底,偶然間看見一張專輯的出版訊息出現在NSO長號首席宋光清的臉書貼文上——黑白照片裡,他的目光低垂,靠在毛茸茸的椅背——腦中還來不及為這畫面作註解,便讓右下角的文字給吸引——沒錯,感覺正是專輯的名稱:《這裡真好》。看看曲目,有伯恩斯坦、有皮亞佐拉、有奈斯迪克,還有他最愛的拉赫瑪尼諾夫;整張專輯除了鋼琴之外,也有手風琴與低音提琴的改編與長號配搭,及絃樂五重奏的襯裡。雅俗共賞的安排已足夠令人印象深刻,而聽到長號那溫暖的聲音與獨特的語法,才真正明白何以這張CD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就準備出版第二刷了。

想做就做  寫教本錄專輯

不說不知道,這居然是全台灣第一張發行的長號獨奏CD,不管是流行、爵士還是古典,都不曾有過專輯發行。但為什麼之前沒有人出版過?宋光清調皮地說:「我不懂,可能別人沒有那麼愛現!」不過,藝術家一定要有某個程度的自信,否則怎能夠將熱情與他人分享?一旦花了時間規劃、邀請伴奏、練習、錄音,必定要做到自己滿意為止。但為何選在這個時間點錄製這張專輯?他卻說:「不是為了比賽、不是要當第一名,完全是自己對音樂的愛好與自戀。而且,我也自私!因為再不出,就會愈來愈不想出,愈拖,也就愈來愈不能吹了……」

也許是為了要在巔峰的狀態下,留住自己的聲音吧!但也許不是基於「自私」,而是「任性」。腦筋轉得快、學什麼也快的他,常常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卻也常常很快就放棄了。幸虧長號是他一生的執著,不但組樂團、辦音樂會、還舉辦音樂營,偶爾也兼差指揮演出。所以出專輯前,他還出版長號演奏教本,定名為《清號私房手札》。「長號教本隨便搜尋都有,但大多都是講中古世紀。就算不是,很多也都是英文或教師升等用的,所以我想以自身的教學與演奏經驗來寫。」宋光清說,本來想寫三、四十頁就好,沒想到竟寫了一百四十頁。

個性海派  卻心思細膩

想寫就著手寫,寫完了就想快點出,他完全也沒有考慮該不該、或者有沒有人出過的問題,一心一意只希望分享自己的心得。但是,回想這股衝動的勁兒,他也苦笑著說:「我就是神經病!」直到發現一不小心就花了一大筆錢,才心虛著說:「我什麼錢都沒有,可是動作太快,快到自己無法精打細算。」但懊惱沒有三秒鐘,他就找到了一套理論說:「我覺得我花多少錢,最後老天爺都會以另外一種形式還給我。也就是,萬一我以後落魄潦倒,但因為以前做過一點什麼好事,也許冥冥中會有點回饋。但就算沒有還也沒有關係啦,反正我也老了!」

爽朗又不拘小節,讓人想起不久前NSO歐巡音樂會結束的那天晚上,完成了六場演出,團員們總算卸下了緊繃的心情,在酒會中開懷小酌。但才剛演完不久,情緒未能完全釋放,時間卻已晚。眼看著灰姑娘的午夜鐘聲已響,同事們依依不捨,宋光清於是邀請大家轉戰到他的房間慶功,結果一個小小的房間,竟然擠進了十八個人。隔天擔心房間太亂,還掏腰包留下了高額的小費,那五湖四海的個性,在此展露無疑。

說他粗枝大葉,卻又不對。因為只要有關音樂,他的心思就細膩得無話可說。也許專業的演奏家不該如此,但他卻有兩度在台上落淚的經驗。一次在日本,想起不在身邊的老父親悲從中來;另一次更奇特,不過就是鋼琴家演出一首很俗的協奏曲,旋律一來沒多久,他就忍不住動容。然而又或許是太過專業,即使是情緒高漲也完全影響不了他的吹奏,任由兩行淚下也要將樂句表達完美。問他為什麼如此激動?他忿忿地回答:「純粹是被騙了!我的人生與靈魂,就被那一點點聲音給騙了,騙到我心甘情願要幹這一行。」

學樂過程曲折  長號終成一生所愛

很多人認為他是幸運與幸福的,因為媽媽啟蒙彈鋼琴,所以他很小就會彈琴。殊不知他小學時鋼琴老師超凶,他曾為了沒有練好,去上課時一坐上公車就假裝睡覺,繞了一圈,等鋼琴老師打電話給媽媽問怎麼沒來,他才回家說睡過頭了。國中在學校彈理查.克萊德門的曲子,老師還訝異這個放牛班的小孩還會彈琴。為此媽媽就問他要不要考師專?而因為師專一定要考聲樂,所以他才開始唱歌。直到高一下接觸到長號,學了一年後參加比賽獲得第一名,才讓他對這個樂器的熱愛燃燒起來,奠定了他對古典音樂的堅持與愛好

「那時老師一直跟我說長號很好玩,還帶我去美國參加音樂營,後來發現美國人很友善,第一次吃到比薩、喝可樂,住宿舍也很快樂!可以跟『老師的美國老師』上課,有樂團合奏也有主修課。」就這樣他決定一回來就轉主修。只是好不容易考上大學,他的心卻在國外,因此休學、打工,準備出國期間,還順道贏了臺北市立交響樂團的管樂比賽。

談起學音樂的過程,卻不經意地碰觸了感傷的過往。原來,宋光清的父親是日本華僑,雖然他在日本出生,但幼年時母親便離開了父親,帶著他回到台灣。因此從小,他常常感到孤獨,雖是性情中人,卻也多愁善感。但好處是,練習音樂也是自我的,他有足夠的空間可以享受寂寞,「我是一個無法走正規管道的人,我喜歡標新立異,但人生很奇妙,在舞台上不管多麼光鮮亮麗,下了台還是要面對柴米油鹽。」

跟著周董吹遍世界  最愛還是古典樂

這陣子,走出古典音樂廳殿堂後,旅行箱一拎,他就搖身一變成為流行樂手,跟著周杰倫世界巡迴飛去。忙碌的旅行演奏,卻讓他得到另一種刺激。剛開始帶著耳機上台,音響的聆聽與吹奏有些不習慣,但也讓他看見了另一組團隊,在燈光、動畫、攝影、服裝等整合運作的工作模式,相當有趣。以為這是他第一次進入流行音樂圈,沒想到這個機緣,埋得相當深:「這次的音樂會總導演很久以前是伍佰的助理,我在廿年前也幫伍佰吹過,所以那時候就認識。五年前他就問過我要不要參加周杰倫的世界巡迴,我沒答應,直到去年他又來找。」宋光清說:「主要是想要有變化,因為他的音樂從沒有用過管樂,頂多低音、鍵盤、吉他、合唱,有時候融合古箏、胡琴等。但長號聲音是很華麗、響亮的,用了這個音色,周杰倫還挺滿意的。」尤其在倫敦場,周杰倫還彈和弦指定他吹《大黃蜂進行曲》,讓他鋒頭十足大呼過癮,而小天王心血來潮隨意找樂隊「秀」一下,也讓大家玩得盡興。

也許因為長號橫跨古典、爵士、流行,他什麼曲風都有興趣,也什麼都熟悉,甚至在十九歲時,就曾到藍寶石大歌廳,跟洪榮宏、豬哥亮合作過。像宋光清這樣能夠熟悉商業吹奏法的人不多,但他卻很不曾懷疑過自己心中的最愛:「縱使我可以跨界,但我的血,還是古典音樂的!」從二○○○年進入NSO工作,樂團就是他的一切——他閃著眼睛說:「曾經,我的整個生命就是NSO,以來上班為最重要順序。我的練琴、演奏為了NSO,我的思考也是為了演奏NSO的曲目,真的是掏心掏肺。」可是經過了那麼多年,是否演奏都已經駕輕就熟?他卻搖搖頭地說:「我還是會沮喪,我們很像運動員,不會每一場都勝投。有時候明明投得很好,或者明明打擊率很強,還是會被三振……」那麼至今,有過幾場不滿意的演出嗎?他不知是謙虛還是對自己嚴苛,眼前的他居然苦笑著回答:「對我來說,沒有真正滿意過耶,好慘……」

新手爸爸很焦慮  想東想西為寶貝

抬起頭來,他吐露最近彷彿有上台焦慮症,不管什麼樣的舞台,在演出時間接近時,他就有種強烈的煩躁感。熬到時間一到,他還是得要步上舞台。但說也奇怪,一上了台,不管是古典或流行,他就又很享受這個過程。只不過下了台,就又感到陣陣的落寞。但也許這只是過渡期,因為再過一陣子,夫妻倆的小寶寶就要來報到了!他不諱言最近的快樂與憂慮都來自於有小孩這件事:「大家都說媽媽會有產前憂鬱症,其實爸爸也會。如果傻呼呼地廿幾歲就生,那就會傻呼呼地養。但我現在已經這把年紀了,腦袋塞這麼多東西,加上音樂家又是很自我的,常常就會胡思亂想。」

患得患失的他有時候捨得,有時候又捨不得。捨得為心肝寶貝付出,但捨不得的就是以後為了她,再卑微的犧牲都會做。仔細想想,他又不甘願這一切,就是跟著別人預設好的期待來進行。他說:「我最不喜歡聽到人家說:『我希望我的小孩快快樂樂、平平安安長大。』我心想好噁心、討厭、虛偽!沒有人是這樣長大的!」即使另一半這麼期待,他也認為人的一輩子不可能這麼平順。但是他也認為想法不一樣沒有關係,只要決定一條路走就可以,即使歪歪曲曲也是正常的。

那麼,期待寶貝有個什麼樣的未來?他似乎早就想好了答案說:「我希望她跌跌狀撞地長大,但從這當中吸取很多教訓與經驗,成為一個豐富的人。」半晌,他又開口:「我現在想說的是:萬一妳哪天摔倒,妳會記得我在妳旁邊,我幫妳!」

嘴裡說著自私,但這份愛的告白,卻已顯露出即將為人父的鐵漢柔情。愛,是愈給愈多的,無論這一輩子是否「被騙」,如今他已不是以往那個將生命,唯一奉獻給音樂的宋光清。未來,他還有一份愛要留給親愛的家人,即使新的身分還沒有出現、即使這人生的功課比別人晚一點點。但就像他開玩笑說的:「孩子是上帝給的,美麗的『凸槌』」,沒有一個爸媽是完全準備好的!然而生命不正是因為有了岔路而精采,不論是這個孩子的到來,還是他不循常規的一路走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自幼隨母親學習鋼琴,中學主修聲樂,1986年開始學習長號,隔年即贏得臺灣區音樂比賽青少年組長號第一名。
  • 1990年贏得臺北市立交響樂團協奏曲比賽第一名,與該樂團於臺北市社教館演出協奏曲。同年赴美國,先後取得琵琶第音樂學院學士及波士頓大學碩士學位。
  • 1997年獲選為國立中正文化中心樂壇新秀。2001年進入NSO,兩年後甄選為長號首席並任教於東吳大學音樂系。
  • 活躍於古典與流行演奏之間,並創辦管樂團與研習營。著有《清號私房手札》長號演奏法教本。及首張古典長號演奏專輯《這裡真好》。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