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油跑道劇院官網首頁貼出號召民眾連署請願拒絕合併的訊息。
柏油跑道劇院官網首頁貼出號召民眾連署請願拒絕合併的訊息。(取自網路)
巴黎

兩公立劇院被宣告合併 文化部引爆民眾劇場危機

法國文化部於一月發出新聞稿,宣布明年開始將合併「柏油跑道劇院」與「開放劇院」的人力與資源,儘管兩間劇院都以法語當代創作為主,但兩者性質仍有差異。這項政策引發藝文界的質疑聲浪,認為馬克宏政府為了樽節支出,不惜放棄打造民眾劇場的遠景,以及保障多元文化的理想。

法國文化部於一月發出新聞稿,宣布明年開始將合併「柏油跑道劇院」與「開放劇院」的人力與資源,儘管兩間劇院都以法語當代創作為主,但兩者性質仍有差異。這項政策引發藝文界的質疑聲浪,認為馬克宏政府為了樽節支出,不惜放棄打造民眾劇場的遠景,以及保障多元文化的理想。

「讓法國跟上時代潮流,使法語通行國際」是馬克宏政府二○一八年推行的文化政策。儘管法國文化部響應總統號召,籌備了一系列推廣法語的活動,但它卻有意解散專門演出法語區國家作品的「柏油跑道」劇院(TARMAC)。在無預警的狀況下,文化部於一月底發布新聞稿,宣布從明年開始將合併柏油跑道劇院與「開放劇院」(Théâtre Ouvert)的人力與資源。這項令人感到意外的決議不但引發藝文界的軒然大波,更讓人質疑文化部政策上的矛盾。在推行「劇場去中心化」政策(décentralisation théâtrale)七十周年之際,公立劇院的存廢問題再度浮上檯面。這項劇院合併案究竟是資源整合,還是政治壓力下的短線操作?

兩劇院各有發展重點

位於巴黎廿區的柏油跑道劇院匯集了來自法國海外領地、非洲、阿拉伯、北美等區域的新穎創作,是法國唯一一間提供給法語藝術家的舞台。曾驚豔亞維儂藝術節的魁北克編舞家桑皮耶(Dave St-Pierre)和布基納法索編舞家庫里巴里(Serge Aimé Coulibaly)都曾在此演出。成立於一九八五年的柏油跑道劇院最初是一間流浪各地的文化機構——「法語國際劇場」(Théâtre international de langue française)。一九九三年,它才暫時入駐巴黎維萊特公園(Parc de la Villette)中的「夏侯雷宮」(pavillon du Charolais)(註1),開始發展自己的製作體系。二○一一年,法國文化部下令,讓柏油跑道劇院取代「巴黎東方劇院」(Théâtre de l’Est parisien),成為法語演出的國際重鎮。沒想到七年之後,柏油跑道劇院也遭逢相同的命運,被迫面臨解散的危機。

開放劇院則主要負責推動當代劇本的創作與演出,台法共製的《歐洲聯結》二○一六年曾在此演出。一九七一年,為了提升法國劇作家的能見度,阿頓夫婦(Lucien和Micheline Attoun)獲得民眾劇場之父——維拉(Vilar)的支持,於亞維儂藝術節草創了這個組織。十年後開放劇院遷至巴黎,落腳於紅磨坊後的巷弄。透過讀劇、廣播劇、演出製作、出版、典藏和資助,開放劇院帶領民眾深入了解當代戲劇發展,也培育了許多知名劇作家,如戈爾德思(Bernard-Marie Koltès)、拉高斯(Jean-Luc Lagarce)、維納韋爾(Michel Vinaver)等。在阿頓夫婦的努力下,這個民間團體逐漸受到政府重視,終於在一九八八年轉型成為獎助當代創作的國家戲劇中心。然而近年來,開放劇院的命運卻受到潛在威脅。二○○九年,它所在地的屋主決定七年後要終止租約,使這間當代戲劇創作的重鎮面臨被迫搬遷的困境。

政府為省錢關掉劇院?

為了尋覓開放劇院新址,法國文化部採取權宜之計,決定合併兩間標榜當代創作的劇院。然而,這項合併案彷彿是文化部的一廂情願,並沒有得到雙方同意。消息公布後,柏油跑道劇院員工控訴合併案是政府單方面決定,而報章媒體也批判政府玩弄兩面手法,刻意製造文化界的內部衝突。甚至連開放劇院的總監塔斯卡(Catherine Tasca)也發表聲明指責:「這是文化部長一手暗中策劃的斬首行動。(…)當藝文界期許新政府為文化發展注入一股活躍的動力,沒想到我們再度成為陳腐政治運作下的犧牲品。」(註2)

儘管柏油跑道劇院和開放劇院以法語當代創作為主,但兩者性質仍有差異。前者囊括劇場、舞蹈、音樂等多樣性節目,後者則聚焦於戲劇文本的創作與搬演。文化部極具爭議的做法不但造成兩敗俱傷局面,也顯示出馬克宏政府在樽節支出的壓力下,暗渡陳倉的行徑。關閉柏油跑道劇院,不僅會讓當代法語創作者失去重要的舞台,甚至間接證明法國政界放棄打造民眾劇場的遠景,及保障多元文化的理想。從二月起,法國藝文界人士開始號召民眾撰寫請願書,準備展開一場對抗文化部的長期抗爭,以挽救柏油跑道劇院岌岌可危的命運。

註:

  1. 現為法國歌曲文化資產國家中心「歌曲市集」(Halle de la chanson)。
  2. Marie-José Sirach, « Spectacle. Un théâtre fermé pour un Théâtre ouvert... » in L’Humanité, le 5 février, 2018.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