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樂團新樂季節目的女作曲家比例偏比受批評,洛杉磯愛樂為其中少數比較好的。
美國樂團新樂季節目的女作曲家比例偏比受批評,洛杉磯愛樂為其中少數比較好的。(Vern Evans攝 洛杉磯愛樂 提供)
紐約

女性作曲家 只能是樂季中的「關鍵少數」?

各大樂團新樂季節目公布後,女性作曲家作品被忽略的問題又浮上檯面。如芝加哥和費城交響樂團、克利夫蘭樂團完全沒有女性作曲家作品,相較之下,紐約愛樂、洛杉磯愛樂等還算有安排。整體說來,女性作曲家的作品被演出的比例還是遠遠低於男性,而從過去十年的普立茲音樂獎得主裡,有四位是女性來看,藝術水準不足以解釋為什麼樂團的節目單上總是罕見女作曲家名字的問題。

各大樂團新樂季節目公布後,女性作曲家作品被忽略的問題又浮上檯面。如芝加哥和費城交響樂團、克利夫蘭樂團完全沒有女性作曲家作品,相較之下,紐約愛樂、洛杉磯愛樂等還算有安排。整體說來,女性作曲家的作品被演出的比例還是遠遠低於男性,而從過去十年的普立茲音樂獎得主裡,有四位是女性來看,藝術水準不足以解釋為什麼樂團的節目單上總是罕見女作曲家名字的問題。

美國各大交響樂團下一季的節目接續公布後,女性作曲家的音樂被忽略的問題再度浮上檯面,然而在連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都在頒獎典禮上公開提倡「保障條款」(Inclusion rider)之際,這個長期存在的現象也顯得更加難以接受。

有的樂團根本Boy band  女性作品如星辰點綴

《紐約客》樂評Alex Ross指出芝加哥和費城交響樂團的季票音樂會,都沒有一首女性作曲家的作品。克利夫蘭的音樂網站也批評,在不久前才被《紐約時報》讚賞為「可能是現在全美『演奏水準』最佳」的克利夫蘭樂團,新季不但全都是「男性白人作曲家,而且大多數已經作古。」波士頓地區的六十多位音樂家,則在樂季公布前發布一封連署信,要求新樂季要有女性和少數族裔的作曲家。

不是所有樂團都是清一色Boy band,舊金山交響樂團至少還有安娜.克萊尼(Anna Clyne)的作品,紐約愛樂新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和總裁博達(Deborah Borda)的處女季,在十二首世界首演中有茱莉亞.沃爾夫(Julia Wolfe)和艾許莉.傅爾(Ashely Fure)兩位女作曲家的作品。波士頓交響樂團的新季有四位女作曲家,包括在一九一三年成為法國首位贏得羅馬大獎的女作曲家莉莉.布朗傑(Lili Boulanger),以及弗羅倫絲.普萊斯(Florence Price),在一九三三年成為第一位被重要樂團演出的非裔女作曲家(芝加哥)。明尼蘇達樂團將演出五位女作曲家作品,底特律樂團將演出的十二位仍在世的作曲家裡,有五位是女性。

在這方面,洛杉磯愛樂又是領先一步。二○一八/一九樂季是樂團的百年慶,在五十首特別委約的作曲家裡,有十九位是女性,其中還有不少是少數族裔,像是杜韻、陳銀淑(Unsuk Chin)、Michelle Lou、歐提茲(Gabriela Ortiz)、Carolyn Chen。

被演出比例偏低  與藝術水平無關

當然每個樂季節目不同,各樂團也不是都永遠是女性止步,芝加哥和費城在本季都演出珍妮佛.希頓(Jennifer Higdon)的低音銅管協奏曲,然而這似乎更顯示了例外是常態,因為整體說來,女性作曲家的作品比例還是遠遠低於男性。巴爾地摩樂團做的二○一四/一五季度調查發現,在全美廿二個最大的樂團裡,女作曲家的作品只有1.8%。一個叫做Women’s Philharmonic Advocacy的倡權團體指出,在二○一六到一七季度,全美廿一個大樂團,有十四個沒有一首女性作品(包括洛杉磯愛樂)。還是吉伯特領軍的紐約愛樂,有四首女性作品,美國主要樂團裡唯一有女音樂總監(Marin Alsop)的巴爾地摩,也有四首。但是巴爾地摩的演出次數及總作品比紐愛少得多,所以整體比例也比較高,但還是只有5%。

美國各個創意產業都開始正視女性仍受到有意或無意的歧視之現象,包括電視電影劇場界,選出第一位女總統的夢想破滅,增加了女性平權的急迫性。然而古典樂界的男女不均現象似乎特別難以理解,因為古典音樂會的形式表示每場演出通常有兩到四首作品,排一首女性作品應該不是太難,尤其是當代作曲家作品通常是開場音樂,不承擔賣票壓力,有心的指揮正可以趁機多排些女性作品。或許有人會說作品選擇指標應該是好壞而非性別,但從過去十年的普立茲音樂獎得主裡,有四位是女性來看,藝術水準不足以解釋為什麼樂團的節目單上總是罕見女作曲家名字的問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