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子》舞台劇排練現場。
《小兒子》舞台劇排練現場。(故事工廠 提供)
戲劇

父子關係的各說各話 相互激盪的雋永靈光

駱以軍《小兒子》變IP 故事工廠改編戲劇上演

甫獲《聯合報》文學大獎的臺灣文壇重量級創作者駱以軍,二○一四年時集結於臉書分享的家庭軼事與父子互動隨筆,出版了《小兒子》一書。書中描述的世代異視角交鋒、相互吐槽,及生活瑣事的奇思妙想,令人閱之捧腹後仍覺其韻無窮。有感此作品的超時代性,夢田文創將《小兒子》開發為「IP」 (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產權),開發多方位創作,今年七月推出同名動畫,舞台劇則委由故事工廠改編,將於九月登台。

甫獲《聯合報》文學大獎的臺灣文壇重量級創作者駱以軍,二○一四年時集結於臉書分享的家庭軼事與父子互動隨筆,出版了《小兒子》一書。書中描述的世代異視角交鋒、相互吐槽,及生活瑣事的奇思妙想,令人閱之捧腹後仍覺其韻無窮。有感此作品的超時代性,夢田文創將《小兒子》開發為「IP」 (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產權),開發多方位創作,今年七月推出同名動畫,舞台劇則委由故事工廠改編,將於九月登台。

故事工廠《小兒子》

9/7~9  19:30   9/8~9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10/28  14: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11/10  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12/22~23  14:30   12/22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2-29115600

《小兒子》作者駱以軍與故事工廠導演黃致凱,為了此次訪談再度聚首,這也是兩位創作者於改編舞台劇一事拍板定案後的第三次見面。舞台劇已然定本,排練早已如火如荼展開。訪談前,導演還特地花了點時間解釋目前劇本的發展,只見駱以軍聽得哈哈大笑,眼神火光閃耀,似乎像是聽到一個新鮮的、與自己全然無涉的故事。舞台劇版《小兒子》與原作調性上區別鮮明,書裡幽默詼諧的父子篇章,成為推動劇情前進養分,駱以軍文字與話語的魔法往上發芽,向下尋根,劇場以主角所處的社會環境與倫理情態為透鏡,窺探喜劇背後難以逃避的現實生活情狀。

故事與故事的連鎖反應  個人心底流轉的神祕河流

對於改編,駱以軍認為自己忝為作者,真正的原創者是自己的兒子,身為父親的他,充其量只是記錄下生活裡與自己有關的一些波光水紋,對一個父親來說,這是一件何等幸福之事!談到面對IP的多樣變化,是否存有原生作者對改編成品的焦慮或期待,駱以軍慧黠地笑著「我想講一句很帥的話,」他放慢了速度說:「每一個人,都是他自己的那條『神秘的河流』」。

再三強調自己是個幸運的讀者,駱以軍形容看著自己某些笑話般的文字片段,經由各領域的深諳此道的「手藝人」精心細緻以「庖丁解牛」般手法處理後,文字與畫面重新拆解,再次組裝,成為了一個嶄新的生命個體。他引用象牙海岸作家阿瑪杜.庫忽瑪小說作品《等待野獸投票》(註1)中的意象,以及澳洲土著傳統樂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註2)文化,具體陳述這趟作品改編延伸出的無限旅程所帶來的感動:小說中的眾人儀式般圍著篝火,由第一個人起頭,起乩似手舞足蹈地對眾人講述一則故事;第二個人緊跟著,用己身語彙與肢體再次敘述同則故事,而後人人逐一接棒,像是波浪舞般活耀跳動的狀態,每一個人在此間豐富了故事本體,並且,許多分享與關係建立,在那個時空裡萌芽。澳洲土著傳統樂器「迪吉里杜管」(didgeridoo),則可透過不同演奏技巧模仿多樣動物聲音,以前的原始部落會透過它特殊的音色與穿透力,與其他的部落講述今日見聞,一個一個的部落在音色間流傳著起初的事件,傳至最後已經成為全新的故事。對駱以軍來說,他的「笑話」似乎發動了這場故事與故事間的連鎖反應,故事們層層相疊,每個人用各自的型態在交換故事,編劇用劇本、動畫師以畫面、演員用表演,相互在這個時代裡進行一場私密而共感的對話。

是書寫兒子的人父  也是初為人父的兒子

面對擁有廣大讀者與追蹤者的《小兒子》日記式原著,黃致凱感謝駱以軍毫不干涉,讓他盡情發揮,他的創作歷程似乎也默默呼應著人生軌跡:從關於戀愛的《男言之隱》,到結婚成家議題的《偽婚男女》,去年初成人父的他,接到夢田文創《小兒子》的創作邀請,恰好成為回顧與整理自己生命課題的契機。

「這個故事裡會有兩支筆,互相描寫對方。」黃致凱有感於原著裡父親愛的視角,一筆一畫記錄孩子童稚天真的舉止,他開始遙想孩子未來長大後,會如何面對記錄中的自己?又將怎麼看待記錄自己的父親?劇本裡的父親已然面臨年老失智危機,而想當畫家的兒子仍亟欲脫離知名作家父親的光環與庇蔭,掙扎著要活出自己,但那本描繪自己童年糗事、讓父親一戰成名的書籍,開始成為父子間又親密又疏離,生命中最難以抹滅的獨特印記,角色的課題也依此逐步展開。

兩位同為人父的創作者,在對談中彼此打氣也調侃,他們共享了人父與人子三代男人濃縮於一身的經驗,及創作者在喜劇調性背後的焦慮與痛哭。提起要給未來長到自己目前年紀的兒子一句話,黃致凱想分享自己的座右銘給在不可見未來中奮鬥的兒子,不論那時的世界會帶來什麼挑戰與困難,請「把世界變成我們喜歡的樣子」。駱以軍則因剛從去年的一場大病中康復,深刻感悟並調整了人生的優先順序,他希望長成「大叔」年紀的兒子,要好好地活下去、努力健康地活下去;而對於過去年少如兒子年紀般的自己,駱以軍父親是個家教甚嚴,熱心助人的高道德標準嚴父,而駱以軍自我的內在卻一直認為自己不太良善,往往睡前淚濕枕頭地向上天訴苦,為什麼不讓自己是個好人?但現在的他如果可以見到年輕的自己,他希望可以告訴他:「不要害怕,你長大後會是個好人。」

《小兒子》一書透過輕鬆詼諧的故事,喚起了時間洪流中,屬於這個時代剖面的共同經驗。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故事,都有自己的父子關係,不論是文字或劇場,都將誠懇的與觀眾進行一場故事的交換儀式。

註:

1. 法語原名En attendant le vote des bêtes sauvages, 阿瑪杜.庫忽瑪 (Ahmadou Kourouma,1927-2003)1998年出版。

2. 世界上最古老的樂器之一,管身長至觸地,可透過不同演奏技巧模仿多樣動物聲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小兒子》IP  由臉書文字到全台啟動

「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智慧財產權/知識產權,近年多使用在同一創意物件的跨域媒材開發上,如手遊/卡通/電影,因為其火紅程度,獲得其他媒材改編、轉用,就可使用「IP」指稱原著。

夢田文創選用駱以軍《小兒子》為其「IP」,多方位由繪本、動畫、舞台劇與主題書店等進行開發規劃。今年七月,由夢田文創攜手動畫導演史明輝,正式推出同名改編動畫劇集,預計推出十五集,前六集已於網路平台上架;《小兒子》主題書店座落高雄,預計於年底開幕;舞台劇則委由故事工廠進行改編,九月於城市舞台首演,邀請金鐘影帝李天柱重回劇場,與實力派演員藍鈞天、吳定謙、郭耀仁等同台飆戲。(齊義維)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