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男女》演出現代男女夾縫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戰手冊。
《台北男女》演出現代男女夾縫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戰手冊。(表演工作坊 提供)
戲劇

短打節奏的生活教戰 再現島嶼眾生百態

改編自《亂民全講》 表演工作坊推出《台北男女》

表演工作坊新作《台北男女》改編自二○○三年的荒謬喜劇《亂民全講》,劇情從當年的社會觀察報告,進展為現代男女夾縫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戰手冊。《台》劇由丁乃箏執導,她以《亂民全講》為基礎重新改寫劇本,進到排練場再與演員即興發展,幾乎全新的演員組合,將以「短打」的節奏,帶著觀眾笑看現下島嶼的眾生百態。

表演工作坊新作《台北男女》改編自二○○三年的荒謬喜劇《亂民全講》,劇情從當年的社會觀察報告,進展為現代男女夾縫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戰手冊。《台》劇由丁乃箏執導,她以《亂民全講》為基礎重新改寫劇本,進到排練場再與演員即興發展,幾乎全新的演員組合,將以「短打」的節奏,帶著觀眾笑看現下島嶼的眾生百態。

表演工作坊《台北男女》

3/30~31  19:30   4/1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4/21  19:30 臺中市中山堂

4/28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音樂廳

5/12  19:30 中壢藝術館音樂廳

5/19  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02- 26982323

二○○三年,台灣總統大選前夕,表演工作坊推出荒謬喜劇《亂民全講》,一群有著「三年級容貌、六年級性慾、七年級思想、八年級情緒管理」的「亂民」們,以無厘頭的搞笑演出,逗得台下觀眾捧腹大笑。笑著走出劇場後,不禁深思:這是台灣社會的集體寫照?我,是否也是焦慮地想證明自己存在的「亂民」之一?

經過十五年的沉澱,《亂民全講》下台一鞠躬,改由當代時尚的《台北男女》接棒登場。表坊三月底推出新製作《台北男女》,從《亂民全講》的社會觀察報告,進展為現代男女夾縫中求生存的生活教戰手冊。

導演丁乃箏強調,《台北男女》雖然改編自《亂民全講》,但不是重製,超過一半內容經過修正,新增或刪減,套句流行語:是2.0版。

沒有最亂只有更亂  台灣人心有戚戚的黑色荒謬

十五年前,丁乃箏與賴聲川聯手打造《亂民全講》;今年,丁乃箏獨立導演《台北男女》,看著十多年來台灣環境的變化,她感觸頗深,丁乃箏不諱言,創作《亂民全講》雖是對時局的嘲諷,心裡始終相信:這只是民主的過渡期,亂象一定會改善。但是,十五年過了,情況不但沒有改變,反而更亂,現在更多的是無力感。

「現實已經夠亂了,誰還想進劇場看一齣關於『亂民』的戲?」丁乃箏決定將舊戲全面翻新。「如果說,《亂民全講》是對時局的嘲諷;《台北男女》企圖藉由黑色荒謬劇手段,勾勒都會男男女女在面對感情、生老病死、小確幸、民主的眾生百態。」

《亂民全講》擔任總導演的賴聲川,這次退居創意總監位置,由丁乃箏全權導戲,女性導演做的喜劇和男性導演有何不同?丁乃箏想了想說:「這得交給觀眾來評論。」但她以執導表坊經典劇作《暗戀桃花源》卅周年紀念版為例,過去的版本把重點放在江濱柳與雲之凡的愛情,她看到的卻是一直藏身在江濱柳背後的江太太,「對我來說,江太太不只是個『背景』,我想處理的是江濱柳、雲之凡、江太太之間的三角戀。」

丁乃箏強調,舊作翻新會在尊重原創的精神下重新處理角色關係,好比蓋房子,梁柱等大結構雖然一樣,進到屋內,會因設計師(導演)選用的色調、材質等差異,而有了不同的面貌。

說與不說的背後  短打相接的片段

《台北男女》開排前,丁乃箏以《亂民全講》為基礎重新改寫劇本,進到排練場再與演員即興發展。戲裡七位主要演員除了呂曼茵參與過首演版,其餘全部更動,匯集了金鐘獎影帝樊光耀、朱德剛、楊琪、邱逸峰等劇場中生代及新生代演員。丁乃箏指出,這齣戲沒有故事,而是許多片段的拼貼,加上跳躍式的語言,如何讓觀眾短時間接收到訊息、理解、發笑,對演員是很大的考驗,需要有豐富的表演經驗與爆發力。她很期待:全新的演員組合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變化。

「現在回頭看,當年做《亂民全講》好像預見了十多年後的現況。」丁乃箏舉例:〈小林〉段落的債留子孫;〈身分〉段落的角色「虛擬」,十多年前談虛擬,或許還沒那麼有感,現在,網路已成為多數人生活的重心,更能理解戲裡想要傳達的虛擬概念;另一個角色則不斷喃喃念著保羅.賽門與亞特.葛芬柯(Simon & Garfunkel)暢銷單曲〈I Am a Rock〉歌詞:「我是石頭,我是島嶼,石頭不會痛,島嶼不會哭……」道盡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艱難處境。

丁乃箏形容,《台北男女》的節奏是「短打」,有些片段演員嘰嘰喳喳,有些段落又靜默不語,任由人生的風景不斷快閃而過。「即使說了一堆,觀眾聽懂沒?不說,似乎又說了什麼?語言背後的意涵要由觀眾去想像。」

觀察台灣及國際社會的變化,《台北男女》也新增了〈廉價航空〉、〈台北街道改名〉等段落。首演版「神秘少女」一角,這次,台北場演出邀請歌手蕭煌奇擔綱,丁乃箏說,蕭煌奇與許同恩飾演的神秘少女質地不同,演唱的歌曲也會重新挑選。

丁乃箏透露,不只表演,舞台視覺也會玩出不同於《亂民全講》的劇場感,「《台北男女》會玩得更瘋,更有意思。」她說,雖然戲裡埋藏了「開始就是結束」等劇場語彙,但觀眾不必帶著太多知識包袱進劇場,「感覺當下最直接的感覺,或許可以發現更多的驚喜。」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走在刀鋒上」的《亂民全講》

二○○二年,身兼編、導、演的表坊核心團員丁乃箏到香港參加林奕華、胡恩威聯合編導的喜劇《Giliguru搵食男女》演出,這齣戲以犀利幽默的手法,描繪當代香港的眾生相。正在香港排演《如夢之夢》的表坊藝術總監賴聲川,看了戲覺得很有意思,對丁乃箏說:「表坊也來排一齣台灣版吧!」

一年後,《亂民全講》在國家劇院首演,笑翻全場。總導演賴聲川在創作筆記寫著:《亂民全講》雖然從《Giliguru搵食男女》原創出發,但經過改寫,以及演員集體即興發展,已有很大差異。更貼切的說法是,《Giliguru搵食男女》提供一種「精神上的氛圍」,一種穿過皮肉諷刺背後對時代迷失的嘆息。

《亂民全講》創作時,台灣正進入二○○四年總統大選暴風圈,《亂民全講》雖是喜劇包裝,卻是以嚴肅心情提出的社會觀察報告,正如文宣一段話:「時代的悲歌,笑著唱的。」

這齣戲沒有故事,沒有明確主題,由許多不連貫的片段集錦拼貼而成,七位主要演員扮演多重角色,談民主化、全球化、媒體、母語、身分認同等議題,演員之外,影像、音樂也扮演重要角色。

《亂民全講》玩結構、玩形式、玩「內部笑話」、玩「開始就是結束」,無意間,前齣戲《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的角色越南新娘又意外闖入攪局,看似無厘頭但有道理,看似沒有形式但有形式,看似沒有結構但有結構。十多年後再看這齣影射台灣亂象的戲,賴聲川說,《亂民全講》是一齣「走在刀鋒上」的作品。李玉玲)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