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跑馬拉松》演出時與在地團隊合作,如同一場熱鬧歡快的大型慶典。
《放跑馬拉松》演出時與在地團隊合作,如同一場熱鬧歡快的大型慶典。(Bryony Jackson 攝 2018臺北藝術節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哈囉!你參與了嗎?╱藝術家說

你跳我跑 一起奔向藝術的歡樂慶典

訪《放跑馬拉松》創意主演崔斯坦.米虔與貝珂.李德

已走過澳洲、芬蘭、南韓幾大城市的《放跑馬拉松》,除了演出者五小時不間斷的馬拉松挑戰外,另一大特色在於集結當地城市具代表性的團體共舞同樂,對主演者崔斯坦而言,與在地團隊的合作「不代表我們要以藝術家身分走進排練場,改變他們在做的事,而更像是藉著他們在做的事讓我們有了合作的可能。」

已走過澳洲、芬蘭、南韓幾大城市的《放跑馬拉松》,除了演出者五小時不間斷的馬拉松挑戰外,另一大特色在於集結當地城市具代表性的團體共舞同樂,對主演者崔斯坦而言,與在地團隊的合作「不代表我們要以藝術家身分走進排練場,改變他們在做的事,而更像是藉著他們在做的事讓我們有了合作的可能。」

2018臺北藝術節《放跑馬拉松》

8/18  1600

台北 中山堂戶外廣場

INFO  www.taipeifestival.org/index.aspx

在崔斯坦.米虔(Tristan Meecham)與貝珂.李德(Bec Reid)這兩位澳洲藝術家的組合下,「女王特使行動藝術團」(All The Queens Men)秉持著「平等與多元」的創作信念,藉此以藝術積極介入社會,試圖在作品中創造各種令人意想不到的表演架構,將來自不同領域、不同專業的人們聚集,打破藝術、劇場與社會大眾間的鴻溝藩籬。

另值得一提,但並未在這次《放跑馬拉松》Fun Run演出中突顯的,是女王特使行動藝術團在作品中不斷碰觸的LGBTI(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和雙性人)性別議題,特別是近年對於年長同志族群之關注,如為其提供定期聚集的舞會/宴會LGBTI Elders Dance Club、自年長同志族群照護處境延伸的The Coming Back Out Ball、或與墨爾本藝術中心(Arts Centre Melbourne)合作的Rainbow Reviews,在在可見兩位藝術家試圖透過藝術計畫實踐公民理念的創作企圖。

#馬拉松

街道淨空,大群人從遠方呼嘯而過——這是你我或許都曾見過的馬拉松,早已成為某種城市日常,象徵著集體參與、自我挑戰,以及腎上腺素作用之後的成就感;然而,由女王特使行動藝術團所帶來的《放跑馬拉松》卻刻意藉著馬拉松的起源——雅典士兵菲迪皮德斯(Pheidippides)狂奔42.2公里,為要傳遞戰事之喜訊,在抵達終點後力竭而死——提醒我們「馬拉松」是真正搏命的挑戰。於是,總監崔斯坦.米虔在以菲迪皮德斯為敘事原型的貫串下,憑著其非職業跑者的身體與心智,完成其口中「既不擅長也不享受」的五小時42.2公里挑戰。而支持他堅持下去的能量,正是過程中來自當地城市、一組又一組舞蹈/運動/體操團體之共襄盛舉。

對崔斯坦來說,儘管十年來演出此作,體力已大不如前,在演出空檔疏於訓練,重複搬演致使心理狀態更顯疲乏,諸多原因讓每次演出變得愈來愈艱難(崔斯坦且透露前次演出一度懷疑自己是否真能完成,甚至還得中斷跑步);然看著眾人聚集,為著不認識的人歡呼鼓舞,彷彿見證上百群眾與崔斯坦一同奔跑著,也自然而然稀釋了身體煎熬與心理壓力,在儀式般的集體性中,昇華了如孤獨跑者菲迪皮德斯般「平凡人也能完成的超凡境界」。

《放跑馬拉松》的創意主演崔斯坦.米虔(左)與貝珂.李德(右)。(林韶安 攝)

#城市派對

自二○一○年首演至今,《放跑馬拉松》已走過澳洲、芬蘭、南韓幾大城市,演出團隊總人數規模自百人至四五百人不等,除了演出者五小時不間斷的馬拉松挑戰外,《放跑馬拉松》另一大特色在於集結當地城市具代表性的團體共舞同樂(每整點還歡迎現場觀眾一起加入「雅典舞軍Athenian Dancing Army」的行列)。

抵台前,女王特使行動藝術團便已向合作單位臺北藝術節詢問並物色相關團隊,在貝珂.李德提出的「啦啦隊、健康操、充滿文化特色的舞蹈團隊」等大原則下,台北版本的《放跑馬拉松》聚集了舊庄土風舞隊、電音三太子、蘭陽森巴舞團、明道國小扯鈴隊、世新大學啦啦隊、結合嘻哈與八家將的鐵四帝、舞龍舞獅等團體,共同成就一場繽紛多元的節慶派對。

對崔斯坦而言,與在地團隊的合作「不代表我們要以藝術家身分走進排練場,改變他們在做的事,而更像是藉著他們在做的事讓我們有了合作的可能。」五小時的馬拉松中,每個團隊將分配五分鐘時間呈現,「我們的任務就是要讓他們能自在地展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崔斯坦說。《放跑馬拉松》二○一五年來到韓國安山演出時,正好是世越號船難事件周年前後,崔斯坦回憶當時:「我們的演出就像是『一起奔跑』的象徵,一起度過艱難悲傷的時刻,共同迎向這場歡樂節慶。」像這樣彼此打氣、鼓舞的精神,正是貝珂所謂《放跑馬拉松》最感人之處——在這裡我們看見城市裡做著不同事情的人們聚集,憑著彼此的愛,成就一段美好旅程。

#藝術公共性

對女王特使行動藝術團來說,他們的創作並非藝術家大權在握的單向溝通,而更像是提供參與者自由發揮、自在展現自我的架構,讓諸多過往並不被歸類為藝術圈、劇場圈的團體,能有機會透過「創作行為」參與其中,找到貝珂口中「超越自身的歸屬」。崔斯坦與貝珂兩人在訪談中一再強調「藝術創作」許多時候並不如我們所想的「民主」,並非真正向大眾敞開,反而總聚焦於某一小群「享有特權的觀眾」。於是,他們也極力避免自己帶著某種藝術家姿態來面對與城市團體的合作,以藝術家的眼光指指點點。正如貝珂所言:「我們邀請大眾共同參與,彼此學習。」而這些來自四面八方、各有各專業體系的團體,不管是民俗舞、街舞、健康操還是啦啦隊,對舞者出身的貝珂來說,都成了她的「學習對象」。

在《放跑馬拉松》般與城市藝術節合作的模式下,女王特使行動藝術團得以打造友善環境,讓這些團體齊聚一堂,以藝術為黏合劑的同時,也擴展了屬於公眾的藝術理念與創作視野。在過程中一點一滴改變社會,創造多元平等價值,讓公民參與者得以感受、甚至進一步掌握「藝術的力量」,這才是崔斯坦與貝珂所深信的社會價值。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