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家園出版社 提供)
藝@書

在平行世界裡 我演戲我寫字

《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是作者鄧九雲的最新著作,也是其第三本小說。同時身為演員及作家的她,近年來除了勤於書寫之外,每逢出書必伴隨一次基於其文字創作的演出計畫。如此或耕或寫,或演或導,創作與生活已經不再能被分類。

《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是作者鄧九雲的最新著作,也是其第三本小說。同時身為演員及作家的她,近年來除了勤於書寫之外,每逢出書必伴隨一次基於其文字創作的演出計畫。如此或耕或寫,或演或導,創作與生活已經不再能被分類。

鄧九雲X左涵潔—藝術家共製計畫

獨白書桌《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 》跨媒讀演計畫

9/20~23  20:00 台北 Sculptor Barber

INFO  www.facebook.com/missnine999/

持續以演員身分活躍於影視表演及劇場工作的鄧九雲,從一開始只打算記錄巡演生活到現在,已出版過多部文字作品如散文《我的演員日記》,與兩本短篇小說《用走的去跳舞》、《暫時無法安放的》。最新作品《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原先以專欄形式發表,再經改寫,最後以每個故事各自獨立,彼此又默默互相牽絆的方式,描寫不同角色的遭遇。就像城市裡複雜的人際網,人們的日常全部砸在一起,生活的全貌卻又像齣獨角戲,內心無有交集。

鄧九雲:人永遠無法明白別人在想什麼

《最初》全書分為〈Surely, but slowly〉及〈Slowly, but surely〉兩部分,前段以十一個互為關聯的人物所組成,每篇以一個主題和角色姓名下標,獨白心事各自織成一個時空;後段則以兩位自小即相識、相戀、而後分別的男女作為經緯,呈現他們生命中的不同階段。

本書所揭示的,就像它所被設計的形式一樣。鄧九雲說:「我們都活在平行時空裡,生活上有所交集,彼此卻無法真正互相溝通、了解。」鄧九雲也嘗試將遺憾和未解的難題寫入故事。對她而言,演戲和寫字都像做夢,夢做完了,也為自己提供了另一個可能的結局。不過鄧九雲亦怕讀者誤讀了她,認為讀完她的書並不會被療癒什麼。因為「除了自身,沒有人可以幫得了自己」,這一絲孤冷之感,就像《最初》的裝幀,彷彿讀者閱讀的是一座冷冷的溫室。

帶讀者進入劇場,領觀眾開始閱讀

鄧九雲此次出版新作,也將搭配演出計畫,與両両製造聚團左涵潔合作,在九月底舉行連續四晚的跨媒表演,從《最初》中選出四篇獨白、重組為三段演出。這是鄧九雲第一次擔任導演,並邀來時一修、梅若穎與王安琪三位知名劇場演員參與,「不為扮演誰,而是為每一個不同的世界觀說話。」

演出場地Sculptor Barber坐落於敦化南路二段小巷弄裡的公寓二樓,雖為一家男仕髮廊,但一室全白淨壁,簡單幾塊落地身鏡,頗似美術館裡的白盒子,為演出提供了一個中性而俐落的空間。鄧九雲說:「理髮師在這裡工作,和顧客聊天時經常會聽到各種和自己無關的故事,某種程度而言,也像是我這本書的映照一樣。」她也發現,她的讀者和觀眾往往屬於不同族群,許多讀者其實「不熟悉劇場」。然而正因為如此,不管是愛書人或是嗜戲者,能齊聚在一起讀書、讀劇,共處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裡欣賞一場演出,在這個平行世界裡,不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嗎?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