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漠的凝視》以「行走」為核心,演出者在鋪滿沙土的舞台上,穿梭於層層布幕與多層影像空間之中。
《塵漠的凝視》以「行走」為核心,演出者在鋪滿沙土的舞台上,穿梭於層層布幕與多層影像空間之中。(世紀當代舞團 提供)
舞蹈 姚淑芬新作 將獨旅新疆經驗入舞

《塵漠的凝視》 探問自己真實的存在

旅行成癮的編舞家姚淑芬,新作《塵漠的凝視》將過往獨旅新疆的經驗編織成舞,刻意抽離舞蹈動作,以「行走」為核心,四位演出者在鋪滿沙土的舞台上,穿梭於層層布幕與多層影像空間之中,虛擬/現實、想像/真實、城市/荒野的交疊與錯過,姚淑芬想探問的是:「真實的存在是什麼呢?」

旅行成癮的編舞家姚淑芬,新作《塵漠的凝視》將過往獨旅新疆的經驗編織成舞,刻意抽離舞蹈動作,以「行走」為核心,四位演出者在鋪滿沙土的舞台上,穿梭於層層布幕與多層影像空間之中,虛擬/現實、想像/真實、城市/荒野的交疊與錯過,姚淑芬想探問的是:「真實的存在是什麼呢?」

世紀當代舞團《塵漠的凝視》

11/23~24  19:30   11/24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5566687

從年輕時就受作家三毛影響,姚淑芬總是一張機票一個背包就上路,到過印度、加拿大、紐約、新疆……經常將旅行所見所聞編進作品,但最撼動她的場景是還是大漠,「這些地方對我有致命的吸引力,我覺得大漠是家……不像沙漠的死寂,大漠一望無際,有點點綠意生機。在那裡,地理的尺度無比巨大,也特別能感受生命的渺小與無常。」

新作《塵漠的凝視》將過往獨旅新疆的經驗編織成舞,姚淑芬刻意抽離舞蹈動作,以「行走」為核心,四位演出者在鋪滿沙土的舞台上,穿梭於層層布幕與多層影像空間之中,虛擬/現實、想像/真實、城市/荒野的交疊與錯過,姚淑芬想探問的是:「真實的存在是什麼呢?你不覺得,人老是無法面對自己的存在嗎?社會不斷地覆蓋你,漸漸地,你很難簡單地回答『你是誰』這個問題。」

以創作自問「我是誰」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往哪裡去?」是創作者不斷回返往復探問的永恆命題,也曾在多年前困擾過姚淑芬。她說,一九八七年是命運的轉折。那年,她花光積蓄,不顧家人反對,首次出國就選擇了印度,「當時舞蹈環境艱辛,我覺得自己走到絕境,不知自己的未來在哪裡……」她看見了殘疾的痲瘋病患、綿延幾公里的貧民窟……行走於陌生的困苦與悲慘景象中,她告訴自己有的是機會,「我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裡。這或許也是這些年來經營舞團,好辛苦,但還沒放棄的原因。」

此後她旅行上了癮,隔年前往新疆,走進大漠,在往天池的路上,遭逢罕見大雨,沖斷唯一的橋,她騎的馬在湍急的河中央拒絕往前,「我當時想,完蛋了,生命只到此處了嗎?出國唸書的夢也要碎了嗎?」凝視宏偉山川,她直面生命渺小,回望的是自身的恐懼與投射的夢,最終她過了川、出了國,走遍大江南北,取材生活,創作《半成品》、《孵夢》、《婚禮/春之祭》、《蒼穹下》、《破月》等,屢屢在有限舞台空間打造出多焦點的虛實混合異境,她說:「凝視是向外,但當我們投射出視線時,能否看見自己?望向大漠,望向世界,其實是要回望自己,也可能是世界也要讓你看見自己。」

影像工作者呂柏勳是關鍵角色

《塵漠的凝視》中的四位表演者,以首次從幕後走向台前的影像設計呂柏勳為核心,舞者莫天昀、賴有峰、李蕙雯是呂柏勳的投影亦是分身,「比如蕙雯的角色是他心儀的對象,但始終在平行的時間軸中,未曾交會。我認為羅曼蒂克的愛情,像是傳說,只是人的想望投影。」對自我的追尋、對愛情的期盼,全是內心折射的海市蜃樓。姚淑芬指出,有別於過往作品動作編排的暴烈張狂,這回她凝視深淵,也同時感受深淵也正在凝視著她的最大挑戰是「要將情感內化,去建立跟他者的關係」。

呂柏勳在本作中扮演關鍵角色,是表演者也是影像設計。他在二○一七年以雲林口湖成龍濕地為背景,執導首部劇情短片《野潮》,拿下二○一七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獎。他與姚淑芬於二○一四年展開長期合作,《塵漠的凝視》的影像取景處有水牛坑等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