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允睿
梁允睿(林韶安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音樂劇編導演暨兩廳院駐館藝術家

梁允睿 紅著臉作戲 在創作中找出口

梁允睿一直都喜歡紅色,以「紅潮」作為團名,取的是漲紅了臉的意象。「一輩子,都要為自己愛的事情臉紅一次。」創作總源於「一觸即發」,媽媽寄來的麻油雞飯蒸熱時的滿室香氣演變出《美味型男》、瘖啞人士的手語日常對話延伸出《啞狗男人》,這回碰上了瑪莉也是如此,點著了線頭便一路往下竄,他一邊研究、寫本,一邊抱著吉他哼唱、歌曲一首首地生,織就了《瑪莉皇后的禮服》。

文字|洪瑞薇
攝影|林韶安
第311期 / 2018年11月號

梁允睿一直都喜歡紅色,以「紅潮」作為團名,取的是漲紅了臉的意象。「一輩子,都要為自己愛的事情臉紅一次。」創作總源於「一觸即發」,媽媽寄來的麻油雞飯蒸熱時的滿室香氣演變出《美味型男》、瘖啞人士的手語日常對話延伸出《啞狗男人》,這回碰上了瑪莉也是如此,點著了線頭便一路往下竄,他一邊研究、寫本,一邊抱著吉他哼唱、歌曲一首首地生,織就了《瑪莉皇后的禮服》。

梁允睿X紅潮劇集《瑪莉皇后的禮服》

11/2~4  19:30   11/3~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歌劇院駐館藝術家王靖惇《XY事件簿》

12/15~16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INFO  04-2251-1777

梁允睿塗了一嘴大紅色的口紅,上街趴趴走。剛開始還有點害羞,時間一長,反倒生出了一種安全感,以至於自信了起來。「就像是戴了一張面具,」他說,「我感覺到我不一樣了,不再是本來的自己。我在想,瑪莉她會不會也是?那對她來講其實是一種安全感,或許她也享受,別人看見她、注意到她的感覺。」

做這樣的街頭實驗,便是為了更靠近瑪莉一點。二○一六年中,梁允睿在網路上偶然滑到了一則報導:一名八十多歲還在橫濱鬧區「站壁」的老婦,即便早已乏人問津、連個安身之處也沒有,依然每天把自己細細妥妥地穿扮起來——堅持打上厚白的粉底、誇張的眼影,踩著高跟鞋,身著白紗裙,挺直駝背站在那裡,成為橫濱街頭一抹殊異的風景。人們管她叫:橫濱瑪莉。

「我好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強烈到想為她做一個作品。

梁允睿的音樂劇創作,看上去像是「一觸即發」的類型,起點總是非常清晰。把媽媽從屏東老家寄來的麻油雞飯擱進電鍋裡蒸熱,瀰漫滿室的香氣,讓他烹出了融燴親情與味道的《美味型男》,一個人包辦編導詞曲且分飾多角,初登板便拿下二○一二年臺北藝穗節的最高榮譽「永真藝穗獎」。成立「紅潮劇集」後推出的《啞狗男人》(2015),則是源自在咖啡館裡碰見的瘖啞人士,那些以手語進行的日常對話,勾起了他的懸思,進而編造出一起以啞為主角的黑色疑案。這回碰上了瑪莉也是如此,點著了線頭便一路往下竄,一邊研究、寫本,一邊抱著吉他哼唱、歌曲一首首地生,織就了《瑪莉皇后的禮服》。

將好奇轉為動力  在自問與想像中形塑角色

網路上提起瑪莉這則都市傳說,大抵都帶點羅曼史的味道,說她長年徘徊街頭,是為了等待年輕時遠去的愛人。可隨著愈挖愈深,戰爭、慰安婦、潘潘女(以駐日美軍為對象的娼妓)等關鍵字一一浮現,梁允睿更好奇的是:「她到底遇到什麼事情?她如何能解開那些結、讓自己好好地活下來?」「一個人能有多大的勇氣,可以在沒有純潔與尊嚴的狀態下,獨自走得這麼燦爛?」

帶著這些問號爬梳瑪莉的遭遇,結果碰見了更多,引發他同樣好奇的女子。「在那個年代,有太多太多不同的摩登女性,她們穿著旗袍、洋裝、訂製服……雖然樣子很不同,但有一個共通性,她們都因為戰爭而受到壓迫,即使再有名氣,也沒有辦法活得很自然。她們就像是被同樣的環扣在一起。」逐漸地,這個作品不再只是瑪莉的故事,也能從中瞥見李香蘭、孟小冬等的影子,聽得見《夜來香》和京劇味的唱曲,刻畫著戰亂陰影下女人們的共相。

梁允睿蹬起高跟鞋、套上蕾絲裙,親自飾演老瑪莉,本來只打算專心編導,但旁人的勸進誘發了他的歌癮,也覺得應該,透過表演好好地經歷一回這個角色的內心際遇。這不太容易,光是還在書桌前的階段,就已經很難收拾翻滾不已的情緒。

所幸今年獲選為兩廳院駐館藝術家,有更多的餘裕可以跟瑪莉在一起。帶著角色功課飛往倫敦觀摩了許多音樂劇,也去到瑞典馬爾默,接受名師哈洛.埃姆加德(Harald Emgård)的聲音特訓。在課上,他向大師求解一個困擾許久的問題,究竟該如何扮演女生的聲音、而不使自己的聲帶受傷,這是在《美味型男》裡飾演媽媽時,就吃過的苦頭;這回詮釋年邁滄桑的老瑪莉,挑戰更峻。

老師給了出乎意料的答案:勇敢地使用自己的聲音。

這是大多數歐洲演員的做法,「不是去假裝一個樣子讓觀眾相信,而是讓觀眾真的看到,有這樣一位女性存在在舞台上,與觀眾達到共識。」恍然醒覺了以後,他決定不勉強改變音質,就運用自己的本嗓,調整速度和氣息,結合姿態、服裝、場景等去形塑角色,「從經歷瑪莉的心理過程,進而扮演出她的樣子。」

心中拉扯 一路坎坷  仍「漲紅了臉」持續高歌

如何以本來的自己,去應對各種不同的處境,也像是他在生活裡迎臨的功課。創作《瑪莉》期間,他歷經了許多現實上的拉扯,幾度陷入了「該不該繼續做劇場」的迷惘裡。細節究竟如何他沒有多談,倒是透露,在年底參演的《XY事件簿》中,通過集體即興創作的方式,把真實生活裡遇見的荒謬情景悄悄偷渡了進去。王靖惇執導的這個作品,給「追尋夢想」這事打了大大的問號,梁允睿在裡頭飾演一個和自己同樣熱愛唱歌、渴望舞台的人,用他一路遭遇的坎坷,思索現下這個時代中的生存定位。

最終他在「瑪莉們」的故事裡尋到了出口。「當我遇到了沒辦法走出來的事情,我能不能夠像她們一樣,最後能夠活得這麼精采,或至少跳出那個框框,不要一直陷在泥淖裡。」

在劇中,他讓老瑪莉說了許多真假難辨的故事,最想讓觀眾體察到,「即使很困難,當你能夠面對它,或許就有機會慢慢被解開;若你找了很多謊言給自己,最後可能迷失在其中,找不到真正的痛點在哪裡。」縱使有許多事根本不堪去想,最好還是卸了妝、褪去戰袍,回歸本來的自己,而不是編派許多謊言想要掩蓋一切。就像現實中的瑪莉,在人生的最後幾年,選擇回到家鄉的養老院,做一個清湯掛麵的老太太。

梁允睿一直都喜歡紅色,以「紅潮」作為團名,取的是漲紅了臉的意象。「一輩子,都要為自己愛的事情臉紅一次。」「因為害羞我們會臉紅,想極力爭取什麼事時,我們會臉紅,因為生氣在意,我們會臉紅。」那樣的紅,也得要卸了妝以後,才能看得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畢業於臺藝大戲劇系。創作以音樂與戲劇相關為主,含括詞曲編導演唱。

◎ 2012年以獨角音樂劇《美味型男》獲台北藝穗節「永真藝穗獎」。

◎ 2014年成立紅潮劇集,任藝術總監;翌年推出懸疑音樂劇《啞狗男人》。

◎ 2018年獲選為兩廳院駐館藝術家,推出《瑪莉皇后的禮服》。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