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威嘉
蘇威嘉(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編舞家蘇威嘉 來回刻步,為了最獨享的自由

也許是雙魚座的關係,在蘇威嘉身上總看到一種反差。關於日常,他說自己是宅男,打電動,卻也愛蒐集小藝品。關於表演,費爾德說他是:「王子的靈魂住在胖子的身體裡」。關於編舞的執著,他沒有王子的驕傲貴氣,更沒有流浪找靈感的浪漫,他寧願守在排練場上,靜靜觀察,細膩謙遜地埋首編織。只是一個揮手,就分成好幾格細細品味。他來回雕琢「步」,只為霎那自由。

文字|樊香君、許斌
第291期 / 2017年03月號

也許是雙魚座的關係,在蘇威嘉身上總看到一種反差。關於日常,他說自己是宅男,打電動,卻也愛蒐集小藝品。關於表演,費爾德說他是:「王子的靈魂住在胖子的身體裡」。關於編舞的執著,他沒有王子的驕傲貴氣,更沒有流浪找靈感的浪漫,他寧願守在排練場上,靜靜觀察,細膩謙遜地埋首編織。只是一個揮手,就分成好幾格細細品味。他來回雕琢「步」,只為霎那自由。

2017TIFA驫舞劇場 蘇威嘉《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

3/30~4/1  19:30   4/2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穿過驫舞劇場,蘇威嘉正在教課,那是他最愛的芭蕾。

「展開的手要像撒花。」

「不只把腿伸直,要驕傲的。」身形碩大的他,溫柔和緩地說著。

又或著自嘲一下「收回來的手,憂愁的,憂愁我怎麼這麼胖」。

看著他柔軟卻有韌性地示範雙手如何帶動轉圈與跳躍,真難想像兒時的蘇威嘉其實不喜歡芭蕾,更多時候是跟媽媽去跳爵士舞,或是打打羽毛球。「靈活應該是這樣來的,那時候還不是胖子喔。」蘇威嘉立馬補充。

不喜歡芭蕾,「因為被女生排擠,又穿緊身褲,那時覺得武功課比較帥。」這是女多男少的學舞生態常見現象。幼時心靈雖脆弱,可塑性卻也相對高,一位芭蕾老師陳瑾瑜,就此讓他不再排斥芭蕾,甚至有了考舞蹈班的念頭,「老師很有親和力,講解也很清楚」他印象深刻。

三人默契,最折磨的步

但要說一路帶他在舞蹈圈殺出一條血路的,還是非陳武康莫屬。「沒有武康,就沒有我。」威嘉說來篤定。緊鄰驫舞劇場的關公廟,正像是兩人情誼的最佳註腳。

他們的邂逅有點浪漫,「我以前就在舞台上看過武康了。」受到台上的陳武康吸引,他決定報考國立藝專。藝專的瘋狂生涯,陳武康總帶上蘇威嘉,無論是夜騎陽明山,或是在沙崙海邊穿起芭蕾舞劇《海盜》的褲子拍照,蘇威嘉甚至玩到入學第一週就被退宿。玩歸玩,蘇威嘉對學長認真練舞、跑遍南北各大芭蕾課堂的身影永遠難忘。諸多舞蹈心法,學長也不藏私地分享給學弟,學長更不忘向朋友推介學弟參與朋友演出。「我就這樣出道了。」蘇威嘉傻笑著。

不過,聊到與陳武康和周書毅的合作,威嘉馬上說:「很難搞啊他們!」

想當然爾,一位是偶像般的學長,另一位又是自我要求極高的學弟,兩位同是台灣首屈一指的明星舞者,如何讓他們跳舞,真是不容易。尤其與學長排練,蘇威嘉謹慎選擇每一步,「我怕玷污了他。」蘇威嘉不好意思地笑。在周書毅身上,他則看見「保險箱裡的情感開始流出來了。」原有些冷調的周書毅,開始流露愛與熱情。即使過程有些折磨,常被學長嗆,蘇威嘉都虛懷若谷、樂在其中,知道學長是為了刺激他的思考。

三人默契,已不是幾次合作足以說明。私底下喜歡攝影,買了多台相機做功課的蘇威嘉,這次為《自由步》攝影,才拍十分鐘就捕捉到現在海報上的畫面。我驚呼,他卻謙虛道來:「其實是因為他們怎麼拍都好看。」可能是威嘉有一雙敏銳的眼,可能是陳武康與周書毅擁有細緻的身體自覺,但最終,我想是三個人長久累積的默契,讓一切自然成形。

當這些成為枷鎖,就自由了

透過陳武康,一位影響威嘉舞蹈生涯重大的導師艾略特.費爾德(Eliot Feld),走進他的生命。

雖直說自己英文很爛,蘇威嘉卻能從費爾德與武康排練中收穫良多。大概是一顆善感的心,加上一雙敏銳的眼睛,讓他像海綿般不斷吸收各種養分。方才課堂上大量的情感用語,即是來自費爾德對陳武康的引導,透過想像力將肌肉自動糾結到一個位置。想像力雖重要,費爾德卻強調:「不要演!先跳再說!」這項以物質身體為基礎的原則,重重打進蘇威嘉的心裡,《自由步》也是在這條路上前進的。但也不是隨便亂跳,而是透過不斷的排練、磨練,精準每一個動的過程,於是忘我。所以,對威嘉來說更在意的不是自由,反而是「步」。探索步,得以瞥見自由。套句威嘉的話「當這些(磨練)成為枷鎖,就自由了。」

被蘇威嘉笑說可能會是《自由步》N次方的「十年編舞計畫」,也就是透過「先跳再說」的精神,探索每一個獨特個體。像在一次排練中,他就在周書毅身上一下發現小孩、轉個身又發現莊嚴,「身體的眾生相」是這麼來的,透過身體、透過舞動,發現潛藏一個人體內的各種樣貌。

找到「人」,無關「素人」

透過舞動探索個體,蘇威嘉不只把眼光放在專業舞者身上。素人合作開始流行前,驫舞劇場已進駐中央大學,與學生跳舞。甚至幾個大學生就此「叛變」,一頭栽入舞蹈,蘇威嘉賊賊笑道:「罪孽深重!」後來,又因兩廳院的駐館計畫,推廣課程一波接一波,蘇威嘉坦言與樂齡族、上班族跳舞的養分,不比排練《自由步》來得少,更偷偷「看畫面」,暗自琢磨創作的可能。他確信,創作的中心概念,是找到「人」,無論素人與否,面對的方式是一樣的。

也許是雙魚座的關係,在蘇威嘉身上總看到一種反差。關於日常,他說自己是宅男,打電動,卻也愛蒐集小藝品。關於表演,費爾德說他是:「王子的靈魂住在胖子的身體裡」。關於編舞的執著,他沒有王子的驕傲貴氣,更沒有流浪找靈感的浪漫,他寧願守在排練場上,靜靜觀察,細膩謙遜地埋首編織。只是一個揮手,就分成好幾格細細品味。他來回雕琢「步」,只為霎那自由。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台灣高雄人,國立藝專畢業,在校期間受吳素芬教授啟發,於2004年與陳武康、楊育鳴、周書毅、簡華葆、鄭宗龍等人共組驫舞劇場。

◎ 於驫舞劇場創作╱共同創作╱演出作品有:《M_dans》、《樓梯》、《速度》(第六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類大獎)、《骨》、《正在長高》、《M_Dans 2010》、《我》、《繼承者》三部曲、《兩男關係》(德國柯特尤斯編舞大賽首獎)、《馬上三人》、《裝死》等。

◎ 2009至2013年獲美國編舞大師Eliot Feld邀請,量身打造《三幕中場休息芭蕾》並參與其舞團演出。

◎ 2016年任國家兩廳院駐館藝術家。2013年底開始獨立進行一系列《自由步》FreeSteps編舞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