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鄭淑麗
藝術家鄭淑麗(台灣舞蹈協會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數位程式捕捉肢體 性別思辨化為肉身敘事 「性別、社會、翻轉」鄭淑麗演講與工作坊側記

應台灣舞蹈學會之邀,藝術家鄭淑麗舉行了「數位、性別與身體的演算法:跨域創作與舞蹈對話的可能觀點」專題講座與工作坊。作品關心身體政治,大量使用數位、電子互動的混合媒材與科技,討論科技於當下的社會性與性別意涵的鄭淑麗,在本次工作坊中選擇不同背景的十位舞者,藉由舞蹈身體創造化身動作的觀察,讓舞者想像敘事肉身化的過程,傾聽程式捕捉身體的邏輯與程式自身的閱讀限制,以啟動科技藝術與舞蹈跨域合作的第一步。

應台灣舞蹈學會之邀,藝術家鄭淑麗舉行了「數位、性別與身體的演算法:跨域創作與舞蹈對話的可能觀點」專題講座與工作坊。作品關心身體政治,大量使用數位、電子互動的混合媒材與科技,討論科技於當下的社會性與性別意涵的鄭淑麗,在本次工作坊中選擇不同背景的十位舞者,藉由舞蹈身體創造化身動作的觀察,讓舞者想像敘事肉身化的過程,傾聽程式捕捉身體的邏輯與程式自身的閱讀限制,以啟動科技藝術與舞蹈跨域合作的第一步。

去年的十二月八日,台灣舞蹈學會邀請藝術家鄭淑麗進行專題演講「數位、性別與身體的演算法:跨域創作與舞蹈對話的可能觀點」,並舉行「科技、性別、與身體」工作坊(工作坊英文名稱為“Uki Virus Rising V.02”)。

鄭淑麗的作品關心身體政治,大量使用數位、電子互動的混合媒材與科技,討論科技於當下的社會性與性別意涵。在本次工作坊中,科技藝術與舞蹈是兩大重點,藉由舞蹈身體創造化身動作的觀察,舞者的能動性與個體性是創作成形前進的動能,舞者如何想像敘事肉身化的過程,傾聽程式捕捉身體的邏輯與程式自身的閱讀限制,是科技藝術如何與舞蹈跨域合作的第一步。

鄭淑麗刻意選擇不同背景、甚至也有非科班的舞者,舞者的身體性,自身的文化、性別認同,甚至是身體操作中的性別意涵,如何進一步形構作品,包括敘事的複雜性與程式操作的邏輯,是舞蹈與科技藝術合作開啟的可能性。

鄭淑麗正在發展中的長篇電影UKI,描寫複製人四處蒐集性高潮,消費者透過芯片可立刻感覺高潮。(鄭淑麗 提供)

數位監獄正在當下

二○一九年,鄭淑麗在威尼斯台灣館的作品《3X3X6》,是理解她近年創作取向的重要關鍵。該作指涉九平方公尺的(監獄)空間,六個當今最高保全系統的監視鏡頭。台灣館所在的普里奇歐尼宮(Palazzo delle Prigioni)前身為監獄,一五八九年建成。鄭淑麗發現十八世紀作家賈科莫.卡薩諾瓦(Giacomo Casanova)於此受囚,決定以監獄與性為題發展作品。鄭回溯一九九八至九九年古根漢美術館委託作品《布蘭登》Brandon,引述英國哲學家邊沁(Jeremy Benthan)的圓形監獄(panopticon);圓形監獄配置中央監視塔可全景俯瞰;社會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在《規訓與懲罰》中,描繪圓形監獄從懲罰肉身轉為全面監視,犯人的心理壓力無時不在。

她表示視覺控制╱監視已將當今社會變成數位圓形監獄,中國的天眼系統有兩億支監控鏡頭,個人的性別認同、傾向被程式化為資料,每個人都在數位監獄中。她由此著手研究因為性取向、行為而遭定罪的十個個案,轉化為威尼斯台灣館中的沉浸式裝置。

台灣館由數個空間組成,一空間裝置了高塔,塔上裝設的非監視鏡頭,而是十個投影機,投影出她研究的十個個案,反轉高塔的監控意涵。在另一空間,鄭淑麗擺放了十個螢幕,播放由十個個案轉化的敘事,如科幻小說的跨龐克影像10 cases 10 films。另有一空間擺設了透明方塊體的控制塔,達成監控的裝置皆在其中,包含聲音、程式、3D監控鏡頭等。

《3X3X6》發展了讓人自行上傳一分鐘跳舞影片的app(3x3x6.com/app),此舉受時事啟發,有一伊朗女孩因上傳跳舞影片而坐牢,人們貼出跳舞影片網上聲援,表達跳舞非犯罪。她在作品中反轉監控,「駭入」監控;在《3X3X6》中,上傳的一分鐘跳舞影片被轉化成不同的虛擬化身。現場參觀群眾亦被即時捕捉轉化成3D投影,成為無法辨識的虛擬化身,「駭」回監控軟體。

鄭淑麗「數位、性別與身體的演算法:跨域創作與舞蹈對話的可能觀點」講座現場。(台灣舞蹈協會 提供)

10 cases 10 films  作為複數的個案

在《3X3X6》中的影片10 cases 10 films,鄭淑麗探討反殖民、駭客精神,個案名稱加上了X,表達個案為多樣的複數。影像中案例的原性別經過翻轉,並加入跨性別演出者,複雜化性別敘事。作品促使觀眾發現因性(舉止╱行為)入罪多麼容易,例如Casanova X,因推廣使用保險套而囚於普里奇歐尼宮,社會學家傅柯Foucault X,在一九五四年因為身為同性戀而被逮捕。

她大量轉化影像敘事,促使觀眾思考;因性受虐而閹割男性陽具,棄置陽具於垃圾桶的越南美裔女子B X,在影像中將在垃圾處理器中的陽具做成了陰莖蛋糕;吃人入罪的MW X,在網路論壇找到願被食用的對象,被食者於影像中化為機器人;在中國因上傳色情影片而被逮捕的A X,被設計擺在集中營的空間。不同案例的主角,透過科幻電影常見的傳送(teleporting)進入彼此的敘事,例如B X製作陰莖蛋糕時,也同時與Foucault X對話。

鄭淑麗處理法律系統、國家對性的恐懼與犯罪化,唯一的台灣案例00 X,為已不具傳染性的愛滋帶原者,因未告知的性交(與毒品使用)而入罪;D X為跨性別男性,跟女性性交時使用水果與假陽具而被判詐欺。作品中案例的行為光譜相當廣,也涉及綁架(FSB X)與真實的性暴力,成為演講後提問的焦點。她並不認為這些案例應該入罪,亦提醒與會者案例作為複數指涉的殖民、性別等意涵;例如被兩名法國女子指控性暴力的穆斯林學者R X,自願到法國出庭,卻因穆斯林身分在機場受逮捕。如果R X是白種男人,豈能輕易被非法監禁?

駭入系統的廢棄機器人UKI與共創的團隊邏輯

她引述發展中的長篇電影,主軸環繞原為遊戲與表演的前作UKI,電影敘事來自二○○○年的作品I.K.U.I.K.U.描寫複製人四處蒐集性高潮,消費者透過芯片可立刻感覺高潮。電影敘事始於複製人被報廢,描繪UKI經歷變形、傳染並駭回系統中。鄭淑麗分享她參觀電子廢料場的影像,及發表於光州雙年展的《UKI病毒叛亂》UKI virus rising;廢棄複製人UKI在彷如電子廢料場的環境中醒來,經歷變形化身,駭入生物網,搶回高潮的資料。

鄭淑麗強調化身設計為中性身體,於工作坊中,十位舞者在即興前後說明自己身為廢棄複製人到重生、傳染的想像,並進行三分鐘的個人即興。經設計師魏廷宇編寫的程式,配合《3X3X6》中的虛擬化身,動態捕捉關節節點,點轉化成線,即時成為虛擬化身的動作。過程中免不了程式意外,程式較難判斷貼近地板或關節節點被擋住的身體。十位舞者的影像,最後在魏廷宇的即興中成為舞動於電子廢料場的化身。鄭表示影像的故障(glitch)是創作的趣味,短時間的工作坊尚只是實驗,發展完整作品時,也會與共創者發展出合適的敘事、動作與化身。

透過鄭淑麗的作品,我們得以窺見她研究思考的邏輯,與團隊工作的流動。這位跨界藝術家關懷性別、數位、權力、駭客、翻轉,究竟在知識領域的跨越、轉化後,會如何傳染原本的系統?值得持續關注。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