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現場,對照電子音樂史上,不同階段的電子樂器,與它們所製作出來的專輯。
展覽現場,對照電子音樂史上,不同階段的電子樂器,與它們所製作出來的專輯。(Gil Lefauconnier 攝 Philharmonia de Paris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電子音樂與當代文化 聲波中的激盪共振 巴黎愛樂廳音樂博物館「電音」特展

自今年四月至八月在巴黎愛樂廳音樂博物館舉行的「電音」特展,以電子音樂為出發點,展陳與電子音樂一路共振發展而來的各種文化產物與現象,透過探索電子音樂的想像力、創新、神話,及與視覺藝術的對應,展示了電子音樂在當代文化中的重要歷史。整體展覽提供真實的聲音體驗和感官參與感,加上強大的視覺和空間效果,狂歡派對的氣氛召喚觀眾身上的青春身體記憶。

文字|詹育杰、Gil Lefauconnier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自今年四月至八月在巴黎愛樂廳音樂博物館舉行的「電音」特展,以電子音樂為出發點,展陳與電子音樂一路共振發展而來的各種文化產物與現象,透過探索電子音樂的想像力、創新、神話,及與視覺藝術的對應,展示了電子音樂在當代文化中的重要歷史。整體展覽提供真實的聲音體驗和感官參與感,加上強大的視覺和空間效果,狂歡派對的氣氛召喚觀眾身上的青春身體記憶。

我知道這可能是未來的聲音。但我沒有意識到它會產生這麼大的影響。

——傻瓜龐克(Daft Punk)

法國電子音樂紅片全球的雙人組,總是帶著金屬頭盔貌似機器人狀上DJ台的 「傻瓜龐克」,在一次的訪談中如此說道。更指出合成器Moog Modular 3P電子合成聲音的發現是他們創作生涯的轉捩點,這很快地更新了迪斯可音樂並影響了所有的電子音樂。對這個半個世紀前誕生的電子樂器的致敬,並不只是簡單的懷舊,而是對電子聲響一次又一次釋放出難以置信的創造力,一種未來潛力的追尋。

這個關於電子音樂「影響力」的問題除了引起眾多音樂人的關注和討論,它在整體文化中的影響也更是巴黎愛樂廳「電音」(ELECTRO — de Kraftwerk à Daft Punk)特展最核心的命題。除了靜態展覽外,發電廠樂團(Kraftwerk)、「傻瓜龐克」等已進入音樂史等級的藝術家們,也在巴黎愛樂的舞台上舉辦音樂會。 透過探索電子音樂的想像力、創新、神話,及與視覺藝術的對應,展示了電子音樂在當代文化中的重要歷史。電子音樂撼動身體和人心的震動「能量」,無疑是音樂,是藝術「影響力」一個最深入淺出的示範案例。

整體展覽提供真實的聲音體驗和感官參與感,加上強大的視覺和空間效果,狂歡派對的氣氛召喚觀眾身上的青春身體記憶 。在展覽入口,德國攝影師古爾斯基(Andreas Gursky)的大幅作品,九○年代巨大狂歡派對人群的畫面迎接我們。 展覽從歷史、地下文化、城市場景等不同角度,圍繞著音樂的不同創作形式,和各個面向的深遠影響,深刻體現電音反映當代社會的文化變異,和搖滾或嘻哈一樣,電音的烏托邦能量更提供了我們時代的脈搏和節奏。   

「影響」的歷史,航向未來的文化

卅多年前在芝加哥和底特律出生的電子舞曲 house和techno,機器和技術本身帶來了音樂的新遠景,未來的聲音。展覽喚起了城市,為地下文化的抵抗做出了致敬。展覽中沉浸式配樂沿著展覽的歷史敘事進行,重溫了迪斯可,一九七○年代未來主義電子音樂的歷史,混合十幾種主題的形式,綜合了一個時代的精神。觸動想像的不僅是音樂,同時是視覺藝術和整體文化圈,還有社會政治層面的影響。如派對和遊行所證明,從LGBTQ社區到反文化,重新定義了他者與世界,DIY精神,短暫的社區和烏托邦。電子音樂成為社群的重要載體,提供社交網絡空間,透過集體活動編織聯繫。這些短暫的社群不僅體驗分享和集體精神,更是女權主義的抵抗,或酷兒文化的驕傲。

超越享樂主義形象,電子音樂產生了廣泛的文化和美學實踐,如採樣、混搭、拼貼等,影響各種藝術形式。從一九一○年代到今天,各式樂器機器、雕塑、攝影、漫畫、裝置,整個展覽沐浴在感官強烈的現場配置中,委託1024建築團隊設計的展覽空間。電子音樂的歷史同時是音樂人的故事,從廿世紀初的樂器發明者到底特律的techno音樂先驅作曲家。有遠見的藝術家想像中的未來音樂,這個未來的審美反映了科學進步與理想主義,交替地描繪了他們的靈感,一個新文化的希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廢墟上成長,科幻的想像力,及最終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和諧融合,可能擴展我們的意識能力的烏托邦觀念。德國藝術家Moritz Simon Geist設計了一個巨大互動的鼓機MR-808互動裝置,向電子歷史上最著名的樂器之一的Roland的TR 808致敬。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