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時期的三船文彰與父親,掌鏡者是攝影師柯錫杰,背景是父親經過叔父,對羅浮宮畫作的3度臨摹。
幼年時期的三船文彰與父親,掌鏡者是攝影師柯錫杰,背景是父親經過叔父,對羅浮宮畫作的3度臨摹。(三船文彰 提供)
少年往事

此生接觸音樂的意義,我已有答案 ——日本援台疫苗幕後推手 三船文彰的年少回憶

數月前,在台灣疫情逐漸升高之時,日本三度饋贈疫苗,以答謝311日本大地震獲得台灣的援助。雪中送炭的背後有不少人付出心血,但第一時間在背後奔走的關鍵人物不是外交官、不是政治家,而是一位台裔醫師——三船文彰。當初看到台灣情況危急,他打電話向好友日本眾議員山下貴司提議。在多方運作下,快速獲得日本朝野的認同。這一切的機緣,要回到三船文彰的另個身分——作為大提琴家與音樂製作人以樂會友的愛好,而他的音樂養成則源自台南柳營的出生地。在那裡,有父執輩孕育的藝術沃土,也有他少年時期移居日本前的一段故事——

數月前,在台灣疫情逐漸升高之時,日本三度饋贈疫苗,以答謝311日本大地震獲得台灣的援助。雪中送炭的背後有不少人付出心血,但第一時間在背後奔走的關鍵人物不是外交官、不是政治家,而是一位台裔醫師——三船文彰。當初看到台灣情況危急,他打電話向好友日本眾議員山下貴司提議。在多方運作下,快速獲得日本朝野的認同。這一切的機緣,要回到三船文彰的另個身分——作為大提琴家與音樂製作人以樂會友的愛好,而他的音樂養成則源自台南柳營的出生地。在那裡,有父執輩孕育的藝術沃土,也有他少年時期移居日本前的一段故事——

說來有趣,促成疫苗饋贈這件美事靠的並非權力,而是友誼,而友誼的建立,全然來自於對音樂的熱愛。即使行醫,三船文彰也熱中於協助台灣音樂家赴日演出,更曾帶著日本大提琴家岩崎洸、小提琴家久保陽子、鋼琴家弘中孝等人訪台。多年來替今年高齡93歲的傳奇鋼琴家露絲・史蘭倩斯卡(Ruth Slenczynska  )錄了19張現場唱片、上NHK節目推廣、自掏腰包至災區、病房、養老院及學校演出,數十年來舉辦超過200場音樂會。以樂會友不知凡幾,連日本上皇后美智子都是他的好友,邀請他進到皇居內切磋琴藝。今年初,更獲得日本第79屆山陽新聞賞文化功勞獎,是出身外國者的第一位。為他做過的事讚嘆不已,他卻爽朗地笑說:「我是最幸運的人!」

會這麼說不是沒有道理,確實,生在戰後10年,經濟復甦、社會穩定,歲月比起在戰火中求生的上一代靜好。但他的家庭,實非平凡。生於台南柳營的三船文彰,父親是60年代活躍於日本及台灣畫壇的抽象畫家劉生容,叔父則是赫赫有名的前輩畫家劉啟祥。劉家是當地望族,時髦的祖父在日治時代就穿西裝、使用西洋餐桌,不但聘請德國建築師在鄉下蓋洋樓,也在東京蓋洋房供劉家一族居住。愛好藝術的祖父在當年就接觸了罕見的鋼琴與小提琴,也資助叔父至巴黎學畫。在這個藝術世家中,迄今擔任音樂家、畫家、舞者的就超過10多人。

藝術根植於優雅的生活態度

父親雖是畫家,卻無法單純被這個頭銜所框限,或許「生活即藝術」才是他的寫照。家裡從荷蘭買回的音響裡,從早到晚喇叭不間斷播放著古典音樂。沒有老師教,就拿著小提琴,一邊聽唱片,一個音一個音地複製,學會拉整首《流浪者之歌》、《聖母頌》。由於父親幽默風趣又樂於分享的個性,時常早上都還沒睡醒,朋友就已經到家裡等著找他。喜歡跳舞,就在客廳大理石灑上滑石粉開舞會,讓早早被趕上床的孩子們只能透過鑰匙孔偷窺,聽著探戈、華爾滋的優美旋律當搖籃曲。

三船文彰感嘆:「父親很忙碌,不太有時間對我解說,但是一起欣賞Mischa Elman的小提琴專輯,是我們兩人藝術交流的原點。雖然幼年時期我整天在外頭玩,可是看他每天在畫板前面,靠自己的手指、身體大量創作,深深影響了我。他優雅的態度像風吹拂,讓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藝術家、什麼才是美。」

沒跟著父親拾畫筆,倒是對小提琴很有興趣。「聽長輩說,我抓周的時候旁邊擺了滿滿的東西,但我沒有拿零食,竟然抓了小提琴。」這讓父親很高興,有意栽培他走上音樂道路,可是母親並不贊同。到了小學時,母親問他以後想當什麼?不料結果竟是一陣陰錯陽差。「我那時覺得『天文學』很有趣,但是因為太小了,表達得不好,就說想當『文學』家。」母親聽完便想辦法跟開書店的朋友大量借書,只要不弄髒,期限內歸還即可。而他也從善如流,養成快速閱讀的習慣,在短時間內讀完「少年文學全集」、「世界文學名著」等,領悟能力高出一般同齡兒童。

當然,學琴是「與生俱來」的樂趣。記憶裡,國小老師訓練他拉小提琴,也組成小型樂團演奏。只不過童年時期的他還未體會到上台的風光,小小的內心只想向一起學琴小女孩展現,讓她知道自己進步了多少。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