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不忘電影

電影中的編舞

到了新作《情聖西哈諾》,透過西迪拉比的動作設計與場面調度,讓原本雜亂動線的麵包廚房瞬間有了秩序,女僕們也有了民俗舞蹈的風味,陽剛的軍隊有了溫暖與曼妙的變化,鏡頭穿梭其中,或是空中鳥瞰的大場面,有著舞蹈影片的迷人感。也許群舞乍看有著寶萊塢的歌舞場面,但西迪拉比在此收斂他天馬行空的當代舞蹈語彙與創意,沒有繁複困難的動作,反而在鏡頭中讓原本的場面豐富而靈動。

到了新作《情聖西哈諾》,透過西迪拉比的動作設計與場面調度,讓原本雜亂動線的麵包廚房瞬間有了秩序,女僕們也有了民俗舞蹈的風味,陽剛的軍隊有了溫暖與曼妙的變化,鏡頭穿梭其中,或是空中鳥瞰的大場面,有著舞蹈影片的迷人感。也許群舞乍看有著寶萊塢的歌舞場面,但西迪拉比在此收斂他天馬行空的當代舞蹈語彙與創意,沒有繁複困難的動作,反而在鏡頭中讓原本的場面豐富而靈動。

以《傲慢與偏見》、《贖罪》、《安娜.卡列尼娜》、《最黑暗的時刻》4部片共入圍奧斯卡21項獎項,英國導演喬.萊特(Joe Wright)的新作《情聖西哈諾》,改編2018年的同名音樂劇Cyrano,沿用了音樂劇中的男主角,不再是大鼻子情聖,而是身高只有135公分的彼得.汀克萊傑(Peter Dinklage),除了有喬.萊特擅長的文藝風格、動人的詩句、與動聽的歌曲外,電影還有一大特點,找來了西迪拉比(Sidi Larbi Cherkaoui)來編舞。

讓電影獨樹一幟的舞蹈編排

西迪拉比是當今最炙手可熱的編舞家,創作質量都相當驚人,19歲時參加比利時當代舞團(les ballets C de la B)總監布拉德勒(Alain Platel)舉辦的比利時全國舞蹈大賽,以融合時尚、非洲舞和嘻哈主題的獨舞拿下冠軍,後來進入姬爾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開設的舞蹈學校P.A.R.T.S.,以科學方法學習了威廉.佛賽、碧娜.鮑許、崔莎.布朗等編舞家的技巧。台灣觀眾認識西迪是因為新舞風邀請了阿喀郎作品《零度複數》來台,買一送一賺到了身體極度柔軟的西迪拉比。然後陸續看到他與少林寺合作的Sutra,與阿根廷探戈舞者合作的《米隆加》,或是先前在香港藝術節演出讓日本漫畫躍上舞台的《手塚》,他的編創風格一如他的身體能力,超越跨度的能伸能屈。

西迪拉比與導演喬.萊特的結緣,是透過喬.萊特彈西塔琴的妻子介紹,喬.萊特夫人是印度西塔琴大師拉維.香卡的女兒,諾拉.瓊絲是她同父異母的姐姐。2012年的《安娜.卡列妮娜》因為西迪拉比的加入,讓文學改編電影有了耳目一新的風格,奇妙的舞蹈手勢,古怪的肢體動作,集體視覺的獨特節拍,以劇場作為敘事的形式,不論是否超越舊版影視,都有著獨樹一幟的強烈存在感。到了新作《情聖西哈諾》,透過他的動作設計與場面調度,讓原本雜亂動線的麵包廚房瞬間有了秩序,女僕們也有了民俗舞蹈的風味,陽剛的軍隊有了溫暖與曼妙的變化,鏡頭穿梭其中,或是空中鳥瞰的大場面,有著舞蹈影片的迷人感。也許群舞乍看有著寶萊塢的歌舞場面,但西迪拉比在此收斂他天馬行空的當代舞蹈語彙與創意,沒有繁複困難的動作,反而在鏡頭中讓原本的場面豐富而靈動。

西迪拉比的編舞,的確為《情聖西哈諾》增添了神來韻味,那還有沒有其他當代編舞家也幫電影編舞呢?德國編舞家莎夏.瓦茲幫導演湯姆.提克威的電影《三人擠不擠》,編了一支3人舞,放在影片的開頭一如歌劇的序曲,奏出主角的旋律與預示了故事的行進。電影中的1對夫妻,分別與同一名男子發生了關係,電影描述3人關係中的微妙平衡與張力關係,莎夏.瓦茲用舞蹈編織出3人間的權力與內在間的拉扯,簡簡單單就達成電影花了90分鐘要講的故事。經典的《飛越蘇聯》,透過巴瑞辛尼可夫飾演投奔自由的蘇聯芭蕾舞家,在意外中迫降蘇聯又回到鐵幕,遇到投奔到共產世界的美國黑人踢踏舞家,這部電影的編舞,芭蕾部分請來了舞鞋品牌 Repetto創始人的兒子、法國編舞家羅蘭.佩堤(Roland Petit),爵士舞的部分,則請來了崔拉.莎普(Twyla Tharp)。

讓舞蹈帶動鏡頭的流動感

讓我們來思索一下電影裡為何要使用舞蹈?導演用舞蹈的意義為何?編舞家只是完成任務,還是能發揮一加一大於2的功效?好的編舞家除了肢體動作的設計之外,還會注重到拍片現場整體的場面調度與視覺感,而電影導演是鏡頭思考,會依照場面的編排去設計鏡頭的運動與鏡位的切換,透過舞蹈呈現鏡頭的流動感,和戲劇對白場面是相當不同,兩者間不易銜接轉換,就如同我們剛開始接觸音樂劇時,對於講話講得好好的怎麼就突然唱起歌來的荒謬感,不太容易進入,等發現那歌好好聽時,就漸漸接受並且喜愛。就如同《情聖西哈諾》中訓練精實的作戰部對,怎麼就跳起舞來,這樣的強烈對比,因為是音樂劇的歌舞場面,稍微化解了這樣的衝突,當西迪拉比賦予了這些戰士們編排過的動作,除了畫面上的新奇感,流暢與整齊象徵了上下一心與秩序的美感,與音樂有了完美的搭配,相對於使用陽剛戰舞單一的表現方式,更能突顯西哈諾的文武雙全。

關於電影中的編舞有許多欣賞的方式與樂趣,台灣編舞家也沒有在電影中缺席,下個月讓我們一起來盤點台灣編舞家在電影膠捲中留下的足跡與耕耘點滴。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18 ~ 07/18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