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濟夫原定於2月25日起帶領維也納愛樂於美國紐約卡內基廳演出,因俄軍入侵烏克蘭而遭撤換,圖為卡內基廳門口的取消公告。
葛濟夫原定於2月25日起帶領維也納愛樂於美國紐約卡內基廳演出,因俄軍入侵烏克蘭而遭撤換,圖為卡內基廳門口的取消公告。(AP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雞蛋糕與龜苓膏(上)

俄烏戰火下的表態風暴

俄羅斯向來以文化軟實力自豪,於古典音樂界尤然,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丁向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後,引發樂界一連串「表態」行為,反對戰爭者有之,發起抵制行動者亦不少,在一片聲援烏克蘭的呼聲中,也意外揭露社群媒體時代眾聲喧嘩的本質。

文字|李時安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3/30

俄羅斯向來以文化軟實力自豪,於古典音樂界尤然,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丁向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後,引發樂界一連串「表態」行為,反對戰爭者有之,發起抵制行動者亦不少,在一片聲援烏克蘭的呼聲中,也意外揭露社群媒體時代眾聲喧嘩的本質。

城門城門雞蛋糕

「城門城門雞蛋糕,三十六把刀,騎白馬,帶把刀,走進城門滑一跤~」

台灣有首兒歌是這麼唱的,用它來形容發生在烏克蘭的戰事挺貼切,普丁帶了把刀自信滿滿想進城,沒想到卻滑了一大跤,但在俄烏交戰後,滑一大跤的不只普丁一人。

素來與普丁交好的指揮家葛濟夫(Valery Gergiev)首當其衝,原定於2月25日起帶領維也納愛樂(Wiener Philharmoniker)於美國紐約卡內基廳演出3場音樂會,因俄羅斯軍隊的入侵行為而遭撤換,隨後因不願表態譴責普丁發動的戰爭,遭慕尼黑愛樂(Münchner Philharmoniker)解除首席指揮一職。

這位堪稱俄羅斯文化大使的指揮家與普丁結識於上世紀90年代,前者藉由後者的政治勢力與資源建立起輝煌的音樂事業,國際樂壇長久以來刻意忽略如此連結,甚至在葛濟夫2014年連署支持普丁併吞克里米亞半島時亦然,而今可說是在戰火催化下改變了立場。

雖承受著各方迫其表態的壓力,葛濟夫依然維持沉默,因此義大利米蘭斯卡拉大劇院(Teatro alla Scala)、愛丁堡國際藝術節(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韋爾比耶國際音樂節(Verbier Festival)、荷蘭鹿特丹愛樂(Rotterdams Philharmonisch Orkest)皆宣布不再與之往來,經紀人也與之解約。

大提琴家馬友友到了華盛頓特區的俄羅斯大使館前,以音樂演奏聲援烏克蘭。(截自網路)

藝術歸藝術,苓膏龜苓膏?

台灣特殊情勢使然,藝術界可否就政治局勢表態,曾在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後引發熱烈討論,後續更出現了「藝術歸藝術,苓膏龜苓膏」的諷論,但義大利指揮家慕提(Riccardo Muti)的一席短講應可作為最好的解答。

俄國入侵烏克蘭當晚,慕提表定將帶領芝加哥交響樂團(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演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但在演出前他特地拿著麥克風,站到台前這麼說道「舞台是演奏音樂的地方,不該成為政治宣告的場域,但我們無法演出這首表達喜樂與兄弟情誼的交響曲,而不去想到烏克蘭人民的苦難。」

俄烏交戰後,國際樂壇即出現諸多譴責言論,但反對極權最誠實有力的聲音,實則來自俄羅斯自己的音樂家。鋼琴家紀辛(Evgeny Kissin)在開戰當天即發表影片譴責,表示「沒有人逃得過歷史的評價,後世的人們會記得這些人是嗜血的罪犯」,柏林愛樂首席指揮佩特連科(Kirill Petrenko)在俄軍入侵第二天即發表公開聲明,指責普丁「狡詐開啟戰爭,違反了國際法,像是從背後捅了整個和平世界一刀」,鋼琴家梅尼可夫(Alexander Melnikov)直指這場入侵讓他「對身為俄國人感到罪惡」。

音樂家們也以行動表達譴責之意,如出生於俄國的指揮家湯瑪斯.桑德林(Thomas Sanderling)在俄軍入侵後,隨即辭去新西伯利亞模範交響樂團(Novosibirsk Philharmonic Orchestra)藝術總監暨首席指揮一職以示抗議,此舉頗具乃父之風,老桑德林——德國指揮家庫特.桑德林(Kurt Sanderling)當年即因反對納粹行徑而移居俄國。

Violinists Support Ukraine網站首頁。(截自官網)

藝術入世,聲援烏克蘭

在積極表態反對戰爭之外,音樂家們也以行動聲援烏克蘭。大提琴家馬友友在3月7日下午,一人一琴去到了華盛頓特區的俄羅斯大使館前,以音樂演奏聲援烏克蘭,並於當晚在甘迺迪藝術中心的音樂會上,偕同小提琴家卡瓦科斯、鋼琴家伊曼紐爾.艾克斯演出烏克蘭國歌。

歐洲各級樂團也陸續在音樂會中演奏烏克蘭國歌,其中包括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交響樂團、伯明罕市立交響樂團、北德廣播易北愛樂樂團、巴黎管絃樂團、巴塞隆納及加泰隆尼亞國家交響樂團、捷克愛樂、斯洛伐克愛樂、波蘭國家廣播交響樂團等,並集結成一支〈Europe stands with Ukraine〉影片。

疫情時代練就出的遠距協作功力,也在此時派上用場,當烏克蘭小提琴家Illia Bondarenko帶著琴躲進地下避難所時,他的IG友人Kerenza Peacock即透過社群媒體號召全球的絃樂演奏家,試圖以遠距協作的方式齊聲演奏烏克蘭民謠〈Verbovaya Doschechka〉。在Illia利用陣陣砲擊間的空檔錄下民謠旋律後,兩天內即有來自29國的94名小提琴家加入或齊奏或合音,其中包括倫敦交響樂團、東京交響樂團、慕尼黑室內樂團的絃樂聲部成員,並將影片放在新成立的網站Violinists Support Ukraine聲援烏克蘭。

除了精神支援,音樂家們也積極以演出活動進行募款,小提琴家安-蘇菲.慕特(Anne-Sophie Mutter)與Save the Children Deutschland組織合作演出3場音樂會,為受難於烏克蘭戰火的孩童募款,另一位提琴家麗莎.巴蒂雅什維利(Lisa Batiashvili)亦號召了多名獨奏/演唱家,並獲得柏林德意志交響樂團及德國聯邦議員Claudia Roth支援,在3月中舉辦了一場募款演出。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3/30 ~ 06/30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