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禮儀的認知轉變
劇場禮儀的認知轉變(韋帆 繪)
劇場ㄟ冷知識

見證35年來劇場轉變的「大廟」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後簡稱兩廳院),經常被劇場觀眾與劇場工作者們暱稱為「大廟」,最初為了紀念先總統蔣中正逝世而籌建,歷經1987年解嚴、2003年拆除圍籬,到2004年行政法人化等,隨著社會脈動不斷地進化。開館之初,館內曾有「身高未滿110公分孩童不得進入觀眾席」規定,前台服務人員需丈量孩童身高,時常引發民怨,2015年才改為以建議年齡取代限制;以及幾經表演團體多重反映,2019年才提供「謝幕時開放拍照」的選擇。本期〈劇場ㄟ冷知識〉透過曾任職及現役兩廳院員工分享,35年來節目規劃、劇場禮儀與規範,乃至與觀眾關係的種種改變。透過他們的視角,訴說劇場中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後簡稱兩廳院),經常被劇場觀眾與劇場工作者們暱稱為「大廟」,最初為了紀念先總統蔣中正逝世而籌建,歷經1987年解嚴、2003年拆除圍籬,到2004年行政法人化等,隨著社會脈動不斷地進化。開館之初,館內曾有「身高未滿110公分孩童不得進入觀眾席」規定,前台服務人員需丈量孩童身高,時常引發民怨,2015年才改為以建議年齡取代限制;以及幾經表演團體多重反映,2019年才提供「謝幕時開放拍照」的選擇。本期〈劇場ㄟ冷知識〉透過曾任職及現役兩廳院員工分享,35年來節目規劃、劇場禮儀與規範,乃至與觀眾關係的種種改變。透過他們的視角,訴說劇場中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

劇場禮儀的認知轉變

80年代後期,「節目準時開演、遲到觀眾不准入場」的劇場禮儀尚未建立,許多地方場館亦開放觀眾在演出進行時自由進出,甚至有老一輩觀眾認為真正懂戲的人不需提前到場,遲到入場反而能彰顯其身分地位。兩廳院一開館便引進西方劇院「節目準時開演」規定,可謂是相當前衛及挑戰觀眾認知。1987年國家音樂廳首檔節目《黃鐘天籟奏新章》,就曾發生國大代表遲到,不滿意服務人員阻止進場,當場大發雷霆、怒斥並用拐杖揮打服務人員,導致服務人員手部受傷的小插曲,最終其他工作人員仍極力相勸,國代無法入場,讓這條規範成功被守住。為了避免雷同情況不斷上演,兩廳院陸續編印免費劇場禮儀手冊、製作劇場禮儀短劇、入校宣導劇場禮儀等,推動劇場禮儀逐漸普及。

劇場內的特殊觀眾

多年前,黃香蓮歌仔戲團在國家戲劇院演出時,彰化一座廟宇的信眾捧著10數尊神像前來看戲,且替每位神明都購票入場,前台督導卻擔心這些神像穿插在觀眾席內,引發周遭觀眾不安,便隨機應變與團隊協調升起樂池平台,將神像安置在樂池長桌上,與其他觀眾區隔開來。同時向信眾說明,這是刻意安排神明坐在第一排欣賞演出,最後順利化解。同樣得留心處理的特殊觀眾不只此例,另一例則是帶著先生遺照到國家戲劇院觀賞演出的老太太,前台人員發現後,立即與老太太協調趁觀眾席暗場時再將遺照取出,才讓事情圓滿落幕。前台人員經常得面對五花八門的狀況,多數與「人」息息相關,也因此,需要極強的溝通與應變能力解決問題,並妥善處理觀眾的情緒反應。事情落幕後,更需要高EQ消化自身情緒,才能持續在崗位上為觀眾服務,成為前台最美的風景。

劇場內的特殊觀眾(韋帆 繪)

洽談知名樂團的鋩角(mê-kak)

早期在邀請世界知名古典樂團來台演出時,兩廳院都是透過經紀公司做雙向聯繫,後來在與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逐漸建立關係後,則轉由場館節目承辦人員直接聯繫、接洽巡演事宜。不只洽談演出內容,節目承辦人員還得一手包辦樂團來台的所有前置工作,包含住宿、飲食、交通規劃等。知名樂團通常會要求五星級飯店,房間等級也以成員位階與資歷高低來判斷,例如指揮、獨奏家、樂團總監會安排最高等級房型,接著是首席演奏者,再來才是團員。相同的接待標準,也適用於大師級音樂家。擁有豐富接待經驗的前兩廳院節目組專員黃雅玲分享一則「意外的插曲」,第一次接待男高音卡列拉斯,大師不僅態度謙卑,在演出結束後,甚至在下榻飯店的總統套房請所有行政人員吃飯,讓所有參與人員近身見識到大師的風範,也成為一時佳話。

《歌劇魅影》的意外插曲

2006年,《歌劇魅影》在國家戲劇院連演63場,深受觀眾喜愛,創下票房佳績。為了安裝劇中的水晶吊燈,還特別在觀眾席上方天花板鑿孔,沒想到,其中一場演出因為帶動水晶吊燈滑落的驅動馬達故障,導致吊燈無法如期落下,令現場觀眾大失所望。觀眾的不滿隨後蜂擁而至,兩廳院隨即與演出單位進行協商,決定為該場觀眾舉辦男女主角見面會作為補償,無法如期參加的觀眾也可獲得《歌劇魅影》專書。《歌劇魅影》雖佳評如潮,卻也因占用過長檔期引發國內演出團體不滿,認為對國內表團的演出檔期與票房造成影響;當時兩廳院正規劃《獅子王》音樂劇的演出,經2006年兩廳院董事會決議,停辦《獅子王》演出,將扶植國內演出團體視為場館的重要任務。

洽談知名樂團的鋩角(mê-kak)(韋帆 繪)

SARS衝擊

2003年,SARS疫情重創台灣,場館亦受到嚴重影響,4月到6月國外節目,包含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史特拉斯堡打擊樂團(Les Percussions de Strasbourg)等,紛紛取消亞洲巡演。其中來自德國的現代音樂團隊——摩登樂集(Ensemble Modern)因不幸與SARS確診者搭乘同班飛機來台,抵台後依政府規定於下榻的王朝飯店隔離多天,導致錯過原訂演出日期,只能取消演出直接回國。疫情退散後,兩廳院為了用藝術撫慰人心,同年6月27、28日於藝文廣場舉辦「兩廳院仲夏嘉年華」一共3場大型免費戶外演出,邀請18組國內團隊,包含優劇場、當代傳奇劇場、拉縴人、雲門2、屏風表演班等參與,演出類型涵蓋音樂、戲劇、舞蹈、傳統戲曲等,每場活動都吸引近萬名民眾參加。

《歌劇魅影》的意外插曲(韋帆 繪)
SARS衝擊(韋帆 繪)

解說人

于復華,過去於兩廳院任職35年,期間擔任節目企劃、總務組長、推廣組長、企劃組長、表演藝術圖書館主任、推廣服務部經理、圖資出版部經理、教育推廣部經理、督勤小組召集人等職務。

黃雅玲,曾任節目組資深專員。

黃緯騰,2015至2020曾任節目組專員。

蔣徵梅、吳許娟、陳彥婷,目前任職顧客服務組。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9/05 ~ 11/05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