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韶安 攝)
焦點人物 混沌→入世→入魂→成仙,然後……

盛鑑 命運使然,隨心追尋

國光劇團《優伶天子》

2022/9/30  19:30

2022/10/12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要怎麼定義盛鑑這位演員?

他是京劇演員,國光劇校第3期科班出身,工生行,師承張鳴福、胡少安、周正榮、葉蓬、裴艷玲、馬少良等。他是影視演員,曾參與徐克、張嘉佳、姜瑞智等導演作品,並以《龍門飛甲》獲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他是現代劇場演員,是《水滸傳What Is Man?》的林沖與《紅樓夢What Is Sex?》的賈寶玉。

曾被導演說左臉是「狠角色」、右臉適合「愛情戲」風格不大相同的盛鑑,此時轉向正臉,略帶輕鬆又肯定地說:「這些都是機緣,我沒有刻意去計畫要這樣做。」接著用星座來解釋:「我這個人是隨遇而安的水瓶座,在哪個地方就會變成那個形狀。」如同水一樣,從京劇演員到影視、劇場演員,轉變角色與形象,尚未固定,卻始終明白自己的屬性與本質。

如今的盛鑑,再次回到自己劇校畢業後的原點——國光劇團。不過,與1995年初加入國光劇團的10年職業劇團生涯不同,也與離開國光劇團後,數度合作又再加入、離開的心態不同;始終在不同容器/環境裡找尋答案的盛鑑,即將邁入自己創作生命的下一個階段?

命運,推著他回來

「還是命運的安排。」盛鑑說著這次回到國光劇團專職,然後即將演出《優伶天子》。

他認為有3個原因,主因是疫情,然後是兩岸政治環境,最後是自己的孩子出生。其實在回到國光劇團之前,盛鑑剛與中國經紀公司簽下一紙8年合約,卻因疫情造成多數安排無法履行;曾想著帶著孩子、跟著戲約四處跑,認為孩子這個因素還是最可控的,只是疫情與政治卻讓他無能為力。最後與飄蕩上海10餘年、做電影美術的妻子商量後,覺得是時候「定下來了」。

說也巧合,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早在2018年先對盛鑑遞出邀請:「團裡面也需要你回來了。」然後接下來的新版《快雪時晴》、2020年開始擔任客席演員,終於在各種不可控的機緣巧合下,讓盛鑑決定放棄與對岸的高價合約,於今年重新回到國光劇團。他說出自己的執著與坦然:「我覺得人生不是只看錢,要看你要做什麼事情。」也笑得燦爛:「而且老朋友都在這兒。」

盛鑑這一路的選擇看似被命運推動,卻是紮紮實實依循本心。他認為自己當年之所以要「暫別」傳統戲曲,是想去找個答案——關於京劇的「包袱」、為什麼傳統戲曲沒人看?他認為:「這個答案不可能在同溫層找的。」曾收到一個說法是,京劇的表演都在「外面」,缺乏內在、內心的感動;於是,盛鑑開始思考,並不是京劇不追求內涵,而是光磨練四功五法就已耗時許久,多數演員都尚未進到下一階段。因此他在這段進出京劇、影視與現代劇場的過程裡,嘗試打破自己習慣、安全的表演方式,將表演方法帶入實驗,例如他就曾在演出《百年戲樓》加入鏡頭語言,表現出相對細微的情緒轉變,然後在導演李小平的提點,讓最後一排的觀眾也能感受到。

這個答案已經找到了嗎?盛鑑回答:「一開始是因為要找答案,可能到現在答案不能很確定說是有,但是方向是對的,就是我已經覺得自己就是要走這個方向,不會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