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的我,啟動人生新篇章
(Norman Normal 繪)

我演了大半輩子的戲,挖掘無數女性人物的內在,演戲這件事在我的認知裡,已是再自然不過的反射行為了。但拿筆寫專欄,這可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呢!心情忐忑又興奮。說起京劇我總是興致勃勃神采飛揚,這會兒要用文字表達組織心中的想法,真覺困難萬分卻又喜歡這樣的挑戰,勇敢接受也是一種對生活難得的激勵方式吧。

許多人對我當年如何學戲很好奇。其實進劇校前父親徵詢過我的意見,當時的我,既沒有看過戲也不知道什麼是戲,卻一口答應了,因為對上學一成不變的學習考試充滿了厭倦感,也許因為少了父母的照顧教導而提前叛逆了。現在想來從小母親離開,對一個兩歲的孩子來說是無法正常過生活的,多少令我終生都伴隨著一份無名的孤獨感。

父親是我此生的領路人,冥冥中把我送往戲劇的道路上,至此我幾乎是獨自一人經歷著生活的考驗。作為一個幼小的孩子,成長時沒有父母的照看,是辛苦的。但作為一個需要嚐遍人生滋味的演員來說,這些歷程卻像是上天賜予的大禮呀!我生命中所有的大小事,點點滴滴,一切經歷,都在戲中角色人物裡得到對照和印證。如此看來,只要相信命運之神,祂確實會用心照顧每個人吧。

說起命運之神的眷顧,我在1991年拜入了梅門,這椿拜師典禮,在當年算是兩岸戲曲界很重要的大事呢!報上記載著梅蘭芳之子梅葆玖首次收徒,來自台灣寶島的魏海敏。北京前門飯店舉行拜師儀式,賓客百來位,到場祝賀嘉賓皆為京劇界著名表演藝術家、演奏家、政府官員等……典禮簡單,不失莊重,也為兩岸交流迎來新的篇章。當年的大陸已經不流行收徒弟,都是在學校體制內學習。

我拜師的目的,是希望能夠對梅派表演藝術更加了解更為精進。不幸梅老師於2016年去世,回想過去奔波於兩岸近30年間的師生緣,和無數名家同台演戲,學習到的方方面面實非筆墨所能描述的。

在學習過程中,我的生活重心和演出舞台還是在台北。不論是國光劇團、當代傳奇劇場,不管傳統戲抑或新編戲,在雙城的學習和實踐中,我的表演能量漸漸壯大堅實,對藝術的概念也不斷變化成熟。

今年,我也開始收弟子代師傳藝了。國光的黃詩雅和興傳奇的黃若琳、陳允雯,她們幾位都有很好的條件,只是會的傳統戲怕還需要更多些。為了應付現今劇團繁重的演出工作,對一些梅派藝術精緻的細節要求就更顧不上了。我身為梅葆玖老師肯定的開門弟子,深深感到傳承是我現在最重要的工作之一,要將實踐所學,以口傳心授,近距離的教學方式帶領學生,期待未來她們都能如我一般,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演出理念及方法。

另外我和王安祈老師一起錄製的京劇入門課程也上線了,從演員和編劇角度,及實際創作歷程,和大家分享我對戲的理解,很盼望得到大家的反饋。也正積極準備進階課程,使大家都成為看戲達人。

我也正在重新準備搬演,歷經20年時光創造的精采人物王熙鳳,7月8、9日又將與觀眾們見面。這齣《王熙鳳大鬧寧國府》有觀眾反饋百看不厭,而我也是百演不厭!希望這一次又能帶給大家不同的新奇感。這回,我又多參考了一些名家的論述,對於王熙鳳的背景個性和其他人的關係又有更進一步的了解,這些都將幫助我對這個人物有更深刻及周全的表演設計。

張曼娟老師說她年輕時不喜歡王熙鳳,到了一定的年齡後卻愈來愈喜歡這個人物。因為她會記取教訓,反省自我,並改進自己的能力,這句話真是深入我心。

在這齣戲裡,明裡的情節是大老婆如何整小三,但實際上就是王熙鳳的一段犯罪史啊!從第一場開始她嚴厲質問下人,終於打開謎團知道了尤二姐的一切,不但是親戚,溫柔美麗懷有身孕,還很可能是個男孩,這對不能再孕的王𤋮鳳來說猶如晴天霹靂!這個大雷,可不是王熙鳳到賈母跟前哭一鼻子就完事的。她記取教訓,記得賈母曾勸過她,算了吧別那麼認真,那個貓兒不偷腥啊!所以在這件事上,她必須慎重再慎重,盤算如何才能去除這個眼中釘心裡的刺。整齣戲就圍繞著王熙鳳的陰謀走。不得不說,此劇原編劇紅學專家陳西汀先生,真是獨具匠心,第一場就集結了所有衝突,之後的戲就看王𤋮鳳施展她的翻雲覆雨手、爭風吃醋才。期待7月和你們台上台下見哦。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