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 年底與自由即興巧遇——邁向危險吧!
(Norman Normal 繪)
Take the __ Train

2023 年底與自由即興巧遇——邁向危險吧!

去年年底的生活真是忙碌啊!幾乎每週都飛、每週末都不在家,近期也有非常多外國音樂家來台演出,想藉此機會與大家分享和日本自由即興鋼琴大師スガダイロー(Suga Dairo)的一些極具啟發性的對話。

11月底時有幸應音樂總監謝明諺的邀請擔任第5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開幕音樂會「曾增譯與 Suga Dairo 雙鋼琴即興之夜」導聆。我上網研究了一下Suga Dairo的作品,愈聽愈發掘出不同的趣味來!雖然他的風格大膽、前衛,且演奏技巧自成一格——時常因敲擊琴鍵速度太快而只見雙手殘影,與總是翹著一隻腳彈奏,但我總覺得這瘋狂的背後絕不是混亂的宣洩,而是理性凝聚力的爆發。他即興裡的每一個動機發展都交代得非常清楚,且聽得到眾多的風格底蘊和養成。除了鋼琴獨奏之外,Suga Dairo 組了各種樂團,團員各有不同背景(像此次一同來台的鼓手秋元修早期竟是玩黑死金屬),也有非常多的跨界合作。

緣分就是如此巧妙,此次 Suga Dairo 在台巡演期間,我竟有空得以欣賞他4場不同組合的 live 演出,而且還臨時約了一次上課!他私底下是如何思考音樂的呢?很大一部分竟是非常嚴謹地面對平日的練習,但特別的是,他說:「練習固然重要,但在演出時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嘗試彈舒適圈以外『危險』(他使用英文 dangerous)的東西,如果練習的所有加總能用一個圓圈框起來,那上台就要彈在圈圈外,讓自己暴露於危險中,這是即興音樂一種基本的精神。」他舉例:「像是 Bud Powell,他一直遊走在危險斷線的邊緣,從不畏懼犯錯與嘗試。」而爵士鋼琴大師 Keith Jarrett 則因為擁有驚人的彈奏技巧,即使即興的每分每秒都在挑戰創新,聽起來卻仍像是精雕細琢般的完美。

我們也聊到了演出後觀眾反應一事,一般來說,身為演出者在音樂會後若聽到觀眾說:「好喜歡這場音樂會呀!你們真是太棒了!」應該都會很開心感動。但 Suga Dairo 卻點出:「觀眾的喜愛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他認為「開心」(happy) 是非常強大的力量,你無法與之抗衡,所以如果觀眾給予的盡是正面回饋,那對於這場音樂會的思考也許就此打住。我忍不住問他,但若是觀眾給予負評,這樣不是很糟糕嗎?他回答:「這樣反而能激發出更多如何改善音樂會的思考,也許是新的內容發想,或是不同的演奏方式等等。」Suga Dairo 獨特的想法開拓了我的視野,他的觀念是:永遠要突破現狀,無論現狀好壞與否,不斷突破它才能不斷成長。但他也笑著說,他終究還是人(human being),演出結束當下受到觀眾的好評與直接的讚美他還是非常開心,通常睡了一覺後,第2天才會陷入思考。但也許也就是這樣的矛盾才有趣吧?

在此趟台灣巡演的最後一站——師大路上的 Blue Note Taipei (台北藍調),他們演奏了原創曲《時計遊戯》(GAME WATCH)。這首曲很大一部分是由不規則拍的對點組成,在即興過程中甚至會二倍速或四倍速的自由變換速度,在極度激烈的演奏中,每個人要精準地齊奏真是難上加難。(我親眼看到鋼琴因 Suga Dairo 力道極大而往前移了好幾次,但這曲看 live 真是爽快啊!)演奏後的閒聊又讓我大開眼界,Suga Dairo 開心地笑說:「《時計遊戯》 就是拿來讓大家彈錯的!如果有人彈錯,台上每個人就要即時反應,美好的即興音樂由此產生!沒人彈錯就沒事發生,那就不好玩了。」(註)

最後,趁著他等車要去機場前,我問了他關於以鋼琴獨奏詮釋曲子的一些想法,和大部分鋼琴家相反的是,他不去堆疊或替換更多精心設計的和聲(他覺得這是歐洲音樂的詮釋方式),反而是打破、分解了原曲,試圖以最簡潔直白的方式傳遞曲子的基本精神,旋律點到為止,讓人留下無限寬廣的想像空間,他覺得這更符合他身為亞洲人的本質與精神。

就這樣,我的 2023 年底意外地充滿了即興音樂、充滿了關於「危險」與「突破」的探討以及許多顛覆想法的對話,還有什麼比開拓視野更幸福的事呢?

(註)

「爵士樂」或「即興音樂」的演奏者在演奏過程中會隨時奏出新的 idea,台上其他樂手會給予回應,這在其他音樂類型是罕見的,古典樂或流行樂若在演奏中有音樂家突然這麼做的話,應該會引發一場災難。所以彈錯的「錯」也可視為新的 idea,將之發展後就是「對」的了,所以也有此一說:「爵士樂裡沒有彈錯這件事!」

專欄廣告圖片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1/08 ~ 2024/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