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狠劇場《放開你的頭腦》(李欣哲 攝 狠劇場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回應2023(九) 年度現象09

豐沛能量與多元議題,台灣竄升世界XR要角

在VR的世界裡,沒有人不知道「台灣」。自新媒體藝術家黃心健與美國前衛音樂人蘿瑞.安德森(Laurie Anderson)合作的VR作品《沙中房間》,於2017年的威尼斯影展首度開設的VR單元,一舉獲得當屆「最佳VR體驗」獎後,台灣相關的VR、MR與XR作品開始遍地開花般地在歐美各大影展裡獲得重要獎項與關注。有著蓬勃的電子與科技業背景,多元開放的創作議題,加上官方與民間機構的資源挹注,「台灣製造」在虛擬與混合實境的藝術╱娛樂產業裡,再次抓住了全世界的目光。2023年的威尼斯市場展(Venice Production Bridge)中,甚至與法國共同獲邀,擁有自己的主題館——台灣導演陳芯宜也成為當屆威尼斯影展VR沉浸式競賽的評審團主席。

狠劇場《穿越霧中》(狠劇場 提供)
專欄廣告圖片

極高的國際能見度,並非一朝一夕的努力可及。以XR新作品《穿越霧中》入選2023年荷蘭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影展(IDFA)DocLab單元,頗受業界矚目的狠劇場藝術總監周東彥觀察,台灣官方與民間在表演藝術結合科技方面的相關補助,能溯源至文建會時代、甚或更早期的相關專案,這些專案一路上支持了如謝杰樺、黃翊等擅於翻玩新技術於創作的藝術家們。他認為,台灣的評審與獎補助系統本身即擁抱各種可能性,許多作品在裡面慢慢孵化、成形,現階段於XR面向的豐厚成果,只是長久以來的耕耘被看見了。

河床劇團《彩虹彼端》(張震洲 攝 河床劇團 提供)

剛帶著VR新作《彩虹彼端》參加完紐約翠貝卡影展(Tribeca Festival)的河床劇藝術總監郭文泰則肯定台灣經營XR的策略是明智之舉,透過小眾但重要的新興領域投資,能夠有效迅速打開國際連結。深耕劇場25年的他,接觸VR時間並不長,但質感、情感俱佳的作品在國際上一鳴驚人,足以讓團隊在各大影展與藝術節中,直接與電影界的重要創作者接觸交流,開啟新對話的可能性。

目前台灣支持XR的官方資源以文策院、文化部跟主辦高雄電影節的高雄電影館三者為主。高雄電影節於2018年開始增設VR競賽單元,至今儼然已有亞洲最大XR影展的態勢,許多作品在威尼斯影展參賽╱首映完,下一站便踏足高雄。雖然仍有許多人不看好VR前景,但當XR節目開始逐步現身劇院、列名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節目,藝術作為反映社會脈動、創造改變與潮流的場域,無論是創作者、投資方或是觀眾,都得準備好迎接新型態藝術展演的揭幕。

河床劇團《遺留》(唐健哲 攝 河床劇團 提供)

OO實境小辭典

1、AR擴增實境

AR-Augmented Reality。擴增實境最被大眾熟知的生活運用例子就是手機遊戲寶可夢、IG動態濾鏡,以及許多透過手機的相機鏡頭,疊合實際場域與虛擬情境,讓人們能夠在自己的行動裝置上進行互動的遊戲與體驗。AR仍是有現實場景作為背景,不需要配戴頭顯。

2、VR虛擬實境

VR-Virtual Reality。近年最常在影視、藝文場合聽到的VR虛擬實境,實際上又分做VR360和3D建模兩種類型,VR360即為河床劇團、狠劇場近年作品使用的方式,是以VR360攝影機實際拍攝周邊所有事物,再將多顆鏡頭拍攝出來的影片進行縫合(stitch)和精修圖,組成360度的全景畫面,讓觀看VR 360的人有親臨其境的感覺。3D建模則是透過技術打造出3D的虛擬空間。使用者在體驗時,頭部的移動,與身體觸控裝置(遙控器、鍵盤),會在虛擬世界裡觸發回饋。

3、MR混合實境

MR-Mixed Reality。顧名思義是更大幅度地的結合虛擬與真實現場的體驗,同樣需要配戴頭顯,但不需要操作特定的觸控裝置來達成選擇,用體驗者的手或是其他肢體,可以有效與實際場景中的虛擬物件進行即時互動。實際應用例子像是醫療模擬手術等等。

4、XR 延展實境

XR -Extended Reality,也寫作「X-Reality」。指的是混合有AR、VR、MR技術的體驗。換句話說,XR可以成為前述三項技術的統稱,XR的體驗者能夠在真實與虛擬之中有更多的交疊、互動與切換選擇。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2/06 ~ 2024/05/06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