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祥溥(邱垂仁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給麻瓜的AI使用範例╱劇場篇

朱祥溥:關於「中間」的事,AI的可為與不可為

新勝景掌中劇團近期在文化內容策進院「未來內容原型開發支持方案」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藝術未來行動專案」裡嶄露頭角——有意思的是,兩個提案都以「未來」為名,而這樣一個「傳統」表演藝術劇團,是如何指向未來的?

創團團主朱清貴,因興趣而在1996年創立新勝景掌中劇團,病逝後將劇團交給長子朱勝珏,繼續搬演民戲。不過,劇團開始轉型,或者說開始與某種想像的未來連結,卻源於那個從小愛畫畫、懷抱電影夢的次子朱祥溥,在哥哥接班後,回家擔任副團主,陸續在傳統劇團難以想像的白晝之夜、文博會帶來聲光效果強烈的光雕布袋戲,並將光雕布袋戲帶進布袋戲少用的大劇場,於臺灣戲曲中心演出《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2023),乃至於2023年通過藝術未來行動專案,即將於今(2024)年發表《尋》劇計畫。

朱祥溥雖從小跟著父親、哥哥搬戲,其實未想過接班,大學離家讀多媒體設計,經歷過線上遊戲、電影等產業,後因父親病逝、哥哥奮力接班,才決心返家,又反骨地開啟了新勝景掌中劇團的另一條創作路線,將自己所長與家族劇團結合——朱祥溥說:「我們幾乎是用遊戲的方式設計場景、設計角色,然後設計世界觀與故事,最後在展演裡把它帶出來。我覺得很像是在做遊戲,不像在做劇團。」無論是現場演出、或影像,他開始在新勝景掌中劇團缺乏主演、缺少偶像的狀態下,以「製作內容」為主軸,階段性地從《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的開拓與整合中部布袋戲人才資源,藉此改善劇團體質,到目前即將邁入的下一階段,持續累積IP文本,運用影像作品來操作商業模式。他說:「其實每個作品背後都有一點除了表演之外的目的性。」更在引導劇團轉型時,慢慢讓傳統劇團擁有文創品牌的營運模式。

順著這條脈絡,或許是新勝景掌中劇團嘗試掌握「未來」的其中一種方式。這似乎就與科技、AI等看似與傳統戲劇無關的元素產生了脈動,體現朱祥溥將其運用到「戲偶設計」、「劇本開發」這兩個重要塊面。

《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新勝景掌中劇團 提供)

戲偶設計:AI協力提升效率,節省成本

布袋戲經歷內外台、影視、劇場等不同展演空間與媒體,除產生古典、金光等形式,也因應各種條件而發展出大小不一的戲偶,像是古典布袋戲的戲偶最小,約30公分高,而電視布袋戲偶則達70公分以上。同時,表演技法與思考也有很大差異,朱祥溥就以劇團錄製布袋戲影像作品為例,說明操偶師在現場演出時,必須人偶合一,所以多半透過全身的律動去展現偶的情緒,但是轉化為電影語彙與邏輯,用鏡頭近距離拍攝,操偶師就得降低過大的動作,轉為模仿真人、或是生物的律動,便能捕抓到表演張力。

在戲偶的雕刻上,新勝景掌中劇團也因應展演形式的轉變而調整訴求。像是在《無名刀》這個即將發表的影像作品中,有個角色被設定為「雙面人」,所以朱祥溥讓它有大小眼,而這類思考就與遊戲的美術設定相近,也反應在戲偶的雕刻上。由於拍攝距離,血管、血絲等細節也都有顧及到。

在戲偶設計與繪製上,朱祥溥也開始運用AI協助。以他的工作習慣來說,通常會帶著筆電到咖啡廳繪製戲偶的初稿,然後再運用Stable Diffusion這類的AI繪圖軟體,協助精修,包含上色、精緻化等過程,然後將重要角色發包給戲偶雕刻師刻偶,其他角色會採用3D列印。朱祥溥表示,選擇3D列印的主因是因應成本與師傅的工時,不過3D列印的偶頭在一般環境下只能使用5到6年,所以用在淘汰性比較強的角色。

AI明確提升了朱祥溥的效率,也降低了成本。他說,原本一尊偶的偶頭,初稿加上細修大概需要花4、5個小時,然後交由其他人協助上色,上色大概需要2、3小時,所以加起來約莫一個工作天。若改由AI協助,一個工作天大概可以畫10個偶頭的初稿,接著交由AI處理,大概半個工作天就能完成。除了省下時間之外,也少掉上色的人力。

另一方面,他也在工作過程中開始訓練AI,調整與下達更精準的指令,包含衣服的顏色、角色的個性等,讓AI藉由這些條件去引導戲偶造型,符合新勝景掌中劇團的寫實原則。像是《尋》中有個單元是談論移工議題,所以有角色被設定為外國人,其服裝就是用AI加以運算。朱祥溥也會將這些原始指令一起交給3D列印的廠商,讓他們可以更精準表現出偶頭的形象。

從AI協助到3D列印,新勝景掌中劇團就可以把節省下來的成本運用到表演、行銷等不同面向。朱祥溥由於是從營運、內容產製的角度出發,清楚知道做一場節目並不只是為了表演內容,還有更多環節都需要投入足夠成本,才能發揮效應;同時,也能在成本壓力下,維持自己喜好的事物。

劇本開發:運用大數據挖掘靈感

如果說,戲偶、場景等設計有效發揮了朱祥溥自幼對畫圖的興趣,那麼「劇本開發」就是他在新勝景掌中劇團另一個重要工程,藉此開拓劇團的創作路線。

相較於過去的布袋戲商業模式,多半以偶像包裝為主軸,諸如雲州大儒俠、素還真等,朱祥溥則藉他的觀察,來符合現代的趨勢,他認為:「新勝景的操作方式,像《尋》劇計畫,或者是《無名刀》,都以劇情為主。以《尋》來說,每一部都個別講一個主題或議題,並用相對快且短的內容。因為年輕人現在不喜歡長片,他們接受太多短影音,得馬上獲得一個新的情緒,然後也不需要知道主角是誰,所以我們就是想要大量創作角色,把重點放在劇情上。」

《尋》劇計畫就是開發10部以15分鐘為原則的短劇,將武俠植入現代場景,講述社會議題。其出發點有兩個角度,一是布袋戲能降低拍攝武俠片的高成本,因為角色、場景等方面的搭建都比影視、人戲容易許多,甚至可以運用科技解決;另一則是,故事的現代化有與社會連結的必要,才能讓更多觀眾感到興趣,於是武俠也提供了一條路徑,能夠串連不同時代的記憶與想像。預計於11月正式發表的《尋》,也希望在地下樂團的演出場地展演,提供不同的沉浸訴求,也更加明確地對焦觀眾取向,不只是傳統戲曲、或劇場的觀眾群。

在劇本開發初期,朱祥溥會在缺少靈感的時候使用ChatGPT。不過,他認為:「ChatGPT其實沒辦法給出有創意的劇本,它給的脈絡絕對是那種很古板、老掉牙的,因為其採用的是大數據。」但朱祥溥可基於此原則進行調整、或是加入更多莫名其妙的元素,來打亂原本的脈絡,或是將這些本來不一定能使用的條件與內容串連起來,產生更多的劇本靈感。

「創作劇本的時候,我大概知道重點是什麼,可是中間有一段是很模糊的,就可以拿去測試,給我靈感,就算它給了個很爛的文本也沒有關係,我可以取用幾個部分,自己再去精修。」朱祥溥同時也提供了他另一種運用AI的創作模式。在檢視自己使用ChatGPT的過程中,他也注意到自己會把劇中招式、教派等命名交給ChatGPT協助,像是之前有個教派與「火」有關,ChatGPT就給了他「烈焰宗」等名字,當然最後採用的權力還是在朱祥溥手上。

除此之外,朱祥溥也把ChatGPT視為檢視劇本的方法。他會把寫好的劇本丟進ChatGPT,請AI閱讀後,簡單描述這個劇本的重點。透過大數據的方式提早預測觀眾對於劇本的理解程度,藉此檢視劇本是否符合自身期待,以及觀眾可能閱讀到的方向,仿若沒有真實觀眾的Try Out與讀劇。

運用大數據,是他在劇本開發上使用AI的態度。朱祥溥說:「如果會使用AI,在這個時代會愈有優勢,愈不會使用它就愈會被它牽著走。AI的背後其實是大數據,我們自己就是提供數據的來源之一,卻也同時是被數據控制的人。」如何拿捏與之的關係,成為他操作ChatGPT的準則。

專欄廣告圖片
《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新勝景掌中劇團 提供)

創造與共情,才是創作最重要的事情

新勝景掌中劇團運用AI的方式主要在戲偶設計的初稿精緻化,以及劇本開發的擷取靈感與檢視重點,朱祥溥也在思考,是否有可能讓AI協助畫分鏡,以及每個創作專案的管理。

不過,他所評估的有兩個部分,一部分是AI協助後能夠節省的時間與成本,另一部分則是對於AI的信任程度。以分鏡來說,他認為現階段自己對於AI的熟悉程度與理解,要做到心裡預想的100%,「我覺得它做不到,那我乾脆自己處理。」管理方面也是如此,因為涉及到人事,不可能完全按照規則,還必須考量到人情。

這同時體現出朱祥溥在創作中所在意的兩個層面——創造與共情。

以他目前的操作方式來說,朱祥溥最核心的理解是AI沒辦法協助「中間」的事情與過程,這些都要仰賴創作者自身的判斷與創意。「AI是個沒有目的的東西,它沒有需求,它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需求是我們創造出來的,所以我們必須告訴它,我們要的是什麼,結果還是在創作者。」他接著說:「創作很多時候還是來自於擷取其他人的靈感,過去可能是藉由書籍,而AI則是更為海量的數據,像是本萬用的書,任何東西都在裡面,可以給我們靈感,好處是可以加強數據量,並提高效率。」

但是,創造的背後更涉及到人的情感,如何透過創作與更多人達到「共情」。朱祥溥舉了個例子,現在有AI模擬歌手演唱、或創作歌曲,但他聽過之後就不會想再聽。「你今天不會想要去聽一首不是人寫的歌,因為那是沒有溫度的。我會接受人寫的歌是因為我覺得這個人跟我有一樣的遭遇,那是一種共情的概念。」他說:「AI跟我是不會共情的。我會去聽這個人寫的歌,是覺得這世界終於有人可以理解我,而不是有AI可以理解我。」於是他將這樣的道理套用到創作中。

使用AI,已成為朱祥溥創作生活的一部分,只是他在現階段仍與其維持好一定距離與關係,站穩自身的創作位置,繼續將傳統劇團帶往下一階段,進而開發更多可能。

《無名刀》大小眼角色的草稿。(新勝景掌中劇團 提供)
《尋》劇計畫中「沙吞」一角的偶頭設計圖像。(新勝景掌中劇團 提供)
《尋》劇計畫中「西岳」一角的偶頭設計圖像。(新勝景掌中劇團 提供)
《無名刀》海報。(新勝景掌中劇團 提供)
《無名刀》中的角色圖稿。(新勝景掌中劇團 提供)

朱祥溥的AI使用心法

僅此一條:AI沒辦法幫你處理中間的創造過程,它只能提供靈感跟協助精緻化。請把「創造」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3/19 ~ 202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