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正源(劉璧慈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給麻瓜的AI使用範例╱劇場篇

王正源:跨入AI時代,劇場設計師得重新定位自己的價值

AI透過運算技術,讓電腦能完成許多過去被認為要由人類處理的工作,因為快速的開發和累積大量資料,AI被期許能處理更複雜的任務,包括生產內容、決策、甚至是藝術創作,不同領域的工作者都面臨「被取代」的議題。而戲劇,各個部門獨立創作、靈感來源取自生活,也互相配合、常需要溝通討論,這一門因人、為人而存在的藝術,如何回應AI所帶來的影響?

劇場影像、燈光設計,同時也在大學任教的王正源,位於產╱學之間,除了習慣的創作流程與模式,也因應未來趨勢、教學需求而調整自己的工作型態,對他來說,應用AI技術於劇場設計,就是已經在發生的事。

AI真的很方便,因應需求不斷進化

關於AI,大家最有感的應該是2022年11月問世的ChatGPT。

以往要與機器問答,需要透過專業人員或程式語言,而OpenAI使用的自然語言處理(NLP,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模型,讓每個人都能直接跟這類的程式溝通。王正源形容:「對許多人來說就像是魔法師,只要像跟朋友聊天那樣、給它一個字串,就能馬上獲得一張依據你的描述產生的圖片。」這種生成式AI被廣泛運用,有別於傳統的分辨式AI,輸入A、獲得對應的B,生成式AI可以創造出原本不存在的數據,例如輸入文字就可以獲得圖像的DALL·E、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等程式。

生成式AI還能處理文本、聲音等媒材,包括正在封閉測試階段的Sora,就是OpenAI最新開發的AI模型,能自動生成有角色、動作、符合主題、複雜場景的1分鐘影片。而這也不是首例,之前就已有Meta的Emu Video和Google的VideoPoet。「這些技術只是個開端,NLP、生成式AI只是通往最終狀態的橋梁。」王正源說,現在更多人在討論AGI(通用人工智慧)的發展,它未來的最終形態可能會是一個思考跟判斷能力貼近、甚至超越人類思考的有靈魂無機物。

談起AI的實際應用,王正源的學生、設計師友人也都有在工作中接觸到,尤其是年輕族群很積極認識這些程式。「如果從工作情境來看,蠻具體的是有一些影像類的素材會直接透過AI工具生成。」他提及,一位設計師可能熟悉特定幾種風格或技法,如果遇到不擅長的種類,就有外包或找其他人合作的需求;但現在第一個尋求協助的對象會是生成式AI,直接在工具上嘗試產出成品、或可以加工的半成品,而未來,連一段較長、完整的影片都能直接交給AI。

王正源分享自己在創作時常用的Stable Diffusion,它類似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應用程式介面)原理,相較於其他相同功能的程式使用雲端運算、需要將資料上傳到系統雲端才能獲得結果,Stable Diffusion是免費的,可以跟模型一起下載到電腦裡,根據你提供的文字及需求進行運算、產生相應的變化及結果。它能搭配GAN(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生成對抗網路)讓系統檢驗自己預計產生的結果是否符合你提供的文字訊息,形成一種匹配的過程,而GAN技術現在也被其他軟體作為擴充功能使用。這些軟體經常搭配不同的視覺互動軟體(如Touch Designer)使用,透過調整參數能直接控制結果,但多數人還是將AI生成的圖像作為素材,而非直接當作最終成果。

《服妖之鑑》(牟仁杰 攝 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 提供)

在創作過程中觀察AI的「人性面」

「很難直接定義生成式AI產生的圖像,我覺得它的決策過程很有趣,就像我們在談創作,你跟對方說了一連串的資訊,但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成果就出來了,所以也有人說它是『盲盒』。」王正源覺得這正是AI像人的地方——跟任何人工作、討論完,也不會知道其創作過程,只會獲得最後結果。這個盲盒很像人的心智,看到某個東西而很有感覺、或是某件事突然影響心情好壞,當下不見得知道原因。但透過心理學研究,人其實可以回溯經驗,找到獲得感受與想法的原因。於是,當多數人認為科技是比人的「感覺」有脈絡、且可運算,實際上則因AI是從很多個體進行綜合判斷,或許更難直接找出來源。

王正源在去(2023)年參與的《SUPER》、《罪.愛》、《服妖之鑑》(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2023學期製作)等作品中,也應用AI嘗試回應自己或創作的提問。「AI跟影像設計很有關係,面對一個文本、想像畫面,再透過提煉的意象或符號形成最終呈現在舞台上的設計。」對觀眾來說,接收這些影像,再經由詮釋、想像,是一段有趣的過程,但若直接提供自然語言給AI,它可能提供很具體的畫面,也讓設計師跟觀眾少了一段想像的過程。

「我對AI能精準給出畫面反而沒那麼有興趣,更期待它意外產生的隨機性,它提供貌似正確的資訊,細看發現內容都是錯的。這種一本正經講幹話,就是AI幻覺。」王正源認為,這種隨機感反而像創作過程的想像階段,把握這些突發奇想,更有機會找到創意。

這些AI跟人相似的決策過程,也讓他不斷思考人跟機器的差別是什麼。「我今天點了一杯冰咖啡,而不是熱咖啡,是因為天氣、還有我的心情,所以我們會說人有情感、對外界刺激有反應,但機器也可以做到這件事之後,人類好像要回頭定義一下什麼是人、什麼是機器。」當然,這也成為許多人對AI快速發展產生的另一種焦慮——被取代。

設計師會不會被AI取代?

「影像設計其實有很多工作都可能很快被取代,我也希望它被取代掉。」王正源舉前述提及的《服妖之鑑》為例,導演希望其中一場的影像能出現不同年齡、性別的眾生臉譜,傳統的做法就是找攝影棚、發30個民眾來拍攝,還要負責妝髮。其實以學校的資源很難滿足這些需求,但現在只要用AI生成就能完成這項設計。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他也提出:「如果AI都可以做,我要去哪裡?如果不同職務、設計經驗的人都能透過AI達成這些任務,那我們這些設計師的價值又是什麼?」

《罪.愛》中,導演黃郁晴希望影像裡的照片有火焰、燃燒的效果,以往要將圖像放到3D 影像軟體裡,製作火的粒子、素材再進行合成,這次則能委託助理執行,在生成式AI中運用image to image的功能,放入原始圖片,搭配適當的指令,就能得到相對的結果。「使用AI不一定比自己製作一張圖來得快,但不用再訓練一個很會3D的專業人才,那要花4、5年的時間。」王正源這麼說,其實不需要以獵巫心態看待AI的取代問題,這些新的科技就已經存在於目前的工作過程中,比起「取代」,他認為是「轉化」或「影響」,劇場創作者應該回頭調整自己的工作方式,若透過AI的輔助能降低成本、節省時間,設計師就能花更多心思在發想、統籌原創概念。

回到劇場設計師的養成之路,王正源認為開始使用AI輔助的時機點很重要,學習方法與內容也要改變。作為教學者,他希望學生能做中學,實際面對創作過程中可能產生的焦慮感,能夠「做一點、回頭修一點」,這些經驗是重要的,到後期透過AI協助處理基本技術時,也更能因應需求給出精準的指令及參數,與人工智慧互利共生。

此外,很多戲劇系的學生在進入大學前沒有接觸過劇場,AI搜尋大數據的優勢可以快速提供參考資料,比方要設計40、50年代的海報風格及文案,就不用再翻出以前的報章雜誌考古;並且可以透過AI的組織能力幫助提案或寫計畫,「我有時候會跟AI聊天,它可以幫我抓一些重點,東西不一定完全是我想要的,但會反向刺激我怎麼準備或思考。」王正源如是說。

專欄廣告圖片
《服妖之鑑》(牟仁杰 攝 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 提供)

與AI共處,利用它來思考自己與劇場

「過去設計者們使用Pinterest,輸入關鍵字獲得參考圖,就像是現在使用AI,這都會讓我懷疑自己的價值,我跟其他人做的設計差別在哪裡?」王正源透過這樣的思考提問,根據導演提出的想法給予相應設計,在作品中究竟是協助者、參與發展者還是創作者?

其實,AI提供得愈多,也讓人愈能夠去質疑自己、重新定位,「我還是期待AI能發展得更快啦!」從叩問中,王正源也提出AI衍生的創作倫理議題,之前就有創作者針對在藝術設計創作平台ArtStation上發布的作品可能成為AI參考或訓練的素材而發起抵制,於是,透過AI創作產出的作品版權又是屬於打出指令的人、AI開發公司或原始被參考的素材創作者呢?這些問題都還在討論、研擬配套措施,必然會影響下一個世代對創作的想法及做法。

人工智慧更聰明、生活中無所不在,有人感到恐懼,但這就是一條不歸路,「AI影響我們的工作是必然的,可以想的是,它背後象徵的是什麼?」王正源認為科技發展至今,多數人在追求的,是自動化的可能,只要說句話或按個按鈕,所有的東西都能設定好,那自動化如何在劇場發生?從剛踏入劇場時他就曾幻想燈具能自己調到正確的位置、角度,雖然還沒實現,但他也思考如果全部都自動化,AI設計、AI文本、AI演員組合在一起還是劇場嗎?

「我覺得科技進到劇場、走到這裡,剛好形成一個邊界,在劇場裡的人會回過頭找自己的本質是什麼。」王正源接著說:「不用擔心AI突然消失,隨時可以走回老路;也不用害怕有些工作被取代,要找到人能做的事。」善用AI帶來的便利性,持續反思創作與AI的互動關係,以及自己作為設計師、教學者與人的處世之道與價值,或許才是王正源在意的。

《服妖之鑑》(牟仁杰 攝 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 提供)
王正源:跨入AI時代,劇場設計師得重新定位自己的價值
2023 秋天藝術節《罪.愛》(李欣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2023 秋天藝術節《罪.愛》(李欣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2023 秋天藝術節《罪.愛》(李欣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2023 秋天藝術節《罪.愛》(李欣哲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王正源的AI使用心法

  • 思考設計師的角色定位:在AI的協助下,設計師不只是創作者,同時也有如策展人與製作人的身分,工作內容轉向為統籌規劃,為了要能有效與團隊成員(助理、動畫師等)或AI溝通,設計師要更善於表達自己的想法,並且能在各種素材中找到可持續發展的AI生成物,或繼續溝通的方向。
  • 持續與AI溝通,探索更多共作的可能:從核心概念出發,設計師尋找精確的關鍵字,像構建心智圖一樣拓展自己的想法,進行分類和排序(這步驟也能由AI代勞),也有助於AI從廣泛的數據庫中提煉出合適的素材,形成符合期待的作品。設計師也可以藉由AI輔助,嘗試摸索程式語言,有助於進行跨平台應用。
  • 讓AI作品能擁有「想像」的美感:AI追求的通常是能提供最符合指令的結果,所以設計師在溝通過程中,也要思考如何避免讓AI產生太具象的圖像,又能符合創作主題與部分「人性」,所以也有設計師是將AI生成的圖像作為起點,這種半成品的狀況既不會讓AI說得太多,也能透過設計師的加工,賦予作品更多「想像」的可能,達成真正的共創。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3/19 ~ 2024/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