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邪啟示錄》排練現場。(林筱倩 攝 真雲林閣掌中劇團 提供)
戲曲 多寶格中的執念之愛

掌中戲《劍邪啟示錄》 勾勒世間的種種執著

2024臺灣戲曲藝術節:真雲林閣掌中劇團《劍邪啟示錄》

2024/4/19  19:30

2024/4/20~21  14:3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2024臺灣戲曲藝術節策展主題是「非.常.愛」,強調「愛」的不同面向與樣態,及從中延展出的各種議題,探索在戲曲表演中能夠如何呈現,藉以看見愛跨越各種藩籬的力量。真雲林閣掌中劇團這次推出的《劍邪啟示錄》,以「干將莫邪鑄劍」故事為基礎,創作出多組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的情感關聯。這個大眾熟悉的故事,長久以來都有不同創作者重新詮釋,而《劍邪啟示錄》又會從什麼角度來突破,並看到這個故事中,強烈且非尋常的愛呢?

《劍邪啟示錄》排練現場。(林筱倩 攝 真雲林閣掌中劇團 提供)

每個人在陷入感情中所產生的「執念之愛」

「我是先把這次要做的主題先設定成是執念之愛。」編導陳昶旭表示,「干將莫邪的故事很古老,但流傳得很廣,所以在看到這個故事時,想到的不只是復仇,裡面其實還有夫妻、親子之間的感情,而鑄劍這件事,也有人與物之間的依戀和執念,而且人對物的依戀,其實也都和生命中對其他人的依戀相關。所以這個作品想談的,並不只是干將莫邪的故事,也希望能夠將議題拓寬,看見人生當中的執著。」

《劍邪啟示錄》中的夫妻之情,不只是干將莫邪的,同時也有楚王與王后的;親子之情則有別於原本的傳說是兒子復仇,演出中改為女兒渴望得到父親的關注。至於人對物的執著與投射,則有鑄劍與尋求名劍兩種渴望,甚至不惜犧牲人命;也有從對物的性愛與產育的描述中,流露出妻子對丈夫的思念,再開展出人寄情於物上的愛慾、惋惜與愧悔。上述種種人與人、與物的多重關係,有人的直接表達,也有透過物的隱微闡述,相互交錯,構成一篇「渴愛的執著」的故事。

表演上雖有劍俠戲的武戲環節,但感情戲比重也較尋常劍俠戲高出許多,值得細細品味。只是這個故事,並止於干將莫邪而已,陳昶旭希望這個作品能夠從人和物、還有情慾的描述中拓寬至日常生活,讓觀眾看見觀眾和劇中人都一樣,發現自身生命中的執著。

對於布袋戲演出,干將莫邪的故事卻有不同的意義。真雲林閣掌中劇團長李京曄說:「干將莫邪的故事雖然大家都知道,也符合金光劍俠戲的特色,但是就我的記憶,純粹以這個故事來演出的布袋戲在近年來很少有人製作,所以這次的演出,在故事上、還有在表演上都有很多的嘗試,這可能也是另一種作戲人的執著吧!」

專欄廣告圖片
《劍邪啟示錄》的舞台演出空間設計成前後兩種高度的舞台,並分為6個區塊。(林筱倩 攝 真雲林閣掌中劇團 提供)

「多寶格」的空間交錯設計

對演師來說,《劍邪啟示錄》的挑戰並不在於劇情,而是在空間使用。

一般布袋戲的舞台演出空間與視覺是平面的,但這次在空間設計上,戲劇顧問游富凱的形容是「乾隆皇帝的多寶格」,設計成前後兩種高度的舞台,並分為6個區塊,且在6個區塊之外,還有大的場景設計,構成繁複的演出空間。

一般偶戲演出使用多格的空間設計時,大多將每一格設定為特定的時空場景。但《劍邪啟示錄》對每一格的空間運用,並不採用固定的時空設定,而是每個空間會發生不同的故事,有時是同一時間但不同時空的並置、有時則是不同時空下的對比,時空運用隨機變化,對觀眾而言,並不知道下一刻的故事會發生在什麼地方,觀看演出好比揭開不同的故事盒,或許會因此產生期待的興奮感。

但對演師來說就是挑戰了,與過去在平面移動不同,需要記得走位的順序。李京曄坦言一開始相當不習慣:「只能靠著練習,讓身體記住要怎麼走。而且對主演來說,也要時刻看著場上的變化,才能在對的時機,說出對的台詞,其實都是不容易的事情。」

真雲林閣掌中劇團與現代劇場並不是第一次合作,但每一次的合作,都產生出不一樣的火花。雙方都想著如何做出有自己特色的布袋戲,不追求時興的表演方式,而是發揮布袋戲的演出形式到極致,並「打開」金光劍俠戲在當代的更多可能性,讓觀眾也隨著演出,看著故事窗格一個個地在眼前開啟。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3/29 ~ 2024/06/29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