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海敏
魏海敏(林韶安 攝)
戲曲 不只是紀念拜師梅派30年

藉《在梅邊之緣》 魏海敏超越自己的人生與藝術

2022北藝開幕季:魏海敏《在梅邊之緣》

2022/8/1213  19:30

2022/8/14  14:30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大劇院

《在梅邊之緣》是魏海敏正式拜梅派大師梅葆玖為師30年後的紀念,說的是種緣分,在大師身旁,也在梅派藝術裡頭。

1982年,魏海敏在台灣已是京劇名伶,卻在赴香港觀賞梅葆玖演出後,深覺自身不足;兩年後,與梅葆玖對上話,也提出拜師的念頭,於1991年的北京正式成為入室弟子。梅葆玖雖於2016年辭世,但梅派藝術始終留存,於是在2022年的今日,魏海敏以三齣梅派戲《洛神》(與温宇航)、《霸王別姬》(與吳興國)與《捧印》,加上三齣與戲裡故事、典故相連的跨界新編作品《洛神引》(王安祈X張逸軍)、《虞兮夢》(采風樂坊)與《楊家魂》(台北曲藝團)為引子,既回應自身於傳統與創新間的位置,也打開這個時代對於經典藝術的想像。

魏海敏與其他演員一起排練。(林韶安 攝)

在繪畫裡找到留下梅派藝術的另種方式

「我的天分還是有的。」魏海敏笑得優雅也可愛。談這次的《在梅邊之緣》,卻從她於COVID-19疫情間開始寫書法、學畫說起。

魏海敏說:「這幾年的疫情帶給我們影響很大,特別是多了跟自己相處的時間。」但這之中也充滿無奈,因為身為演員其實並無法做任何事情。魏海敏先接觸小時候曾學過的書法,但也明白書法很難在短期內形成風格,而感到些許沮喪。此時的她,又在書法老師的引薦下遇見「京劇水墨人像畫」,最初是把自己的劇照交給老師繪製,後來則是自己嘗試。

京劇水墨人像畫是透過電腦將劇照描出線條與輪廓,再用水墨進行上色。魏海敏說,難的是「上色」,如何將平面的繪畫透過層層疊疊的色澤,轉為立體的呈現。魏海敏一開始是用想像的方式進行,但拿捏不出層次感,後來在老師指導並發揮自己的天分,終於掌握了其中技巧。魏海敏說:「這些畫像是我第二隻眼睛看到的藝術,我以前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做這件事情。」從初始著色到現今,仿若這些京劇人物從紙面開始活出生命。

這次的《在梅邊之緣》,除了演出,魏海敏也將展覽自己繪製完成的5幅畫作,有這次演出的3位主角,再加上《金鎖記》的曹七巧、《鳳還巢》的程雪娥,都是她這些年來最受歡迎的戲中角色。另外,也與香氛公司合作,調配出於展場芬芳的味道。她說:「只有一個味道,魏海敏的味道。」作為與觀眾結緣的方式,穿透視覺、聽覺、嗅覺等不同感官刺激。此次展覽也作為熱身,魏海敏希望陸續完成的畫作,能透過拍賣方式籌得未來推出梅派戲專場的經費,而非完全依靠補助、劇團支持等方式。魏海敏看似開發興趣,念茲在茲的仍是梅派藝術。

魏海敏與温宇航(左)對戲。(林韶安 攝)

不滿足於當下,持續找尋前進的力量

對魏海敏而言,梅派藝術的意義不只是梅蘭芳先生演得多好,而是他把乾旦藝術對於性別的轉換發揮到極致,同時呈現了中國從清代到民國間的社會現象。就像這次她將《洛神》這齣相對少見的梅派戲選為《在梅邊之緣》的開場,在於窺見梅先生對於題材選擇的巧思與眼光,藉自己的優點來創造一齣戲,去體現他於審美的要求。魏海敏對《洛神》、《天女散花》這類型的古裝戲、舞劇的理解是:「要從整體來看,就會感覺到梅蘭芳先生創造一個京劇的審美標準。那是在1920年代一個男性演員所塑造出來的女性審美,我覺得這非常可貴,也是給我們最大的一個禮物。」

她也回憶起當年拜梅葆玖為師,正是個人演藝生涯走向高峰的初始,也有人認為沒必要這樣錦上添花。她說:「我覺得個人的追求是很不一樣,而且每位演員的生命歷程與階段也都不同,我那時就是『渴望拜師』,原因就是知道自己的不足。我想要充實自己,此外沒有任何另外的想法了。」這也來自於魏海敏演改編自莎劇《馬克白》的《慾望城國》(1986)時的恐懼。她說:「覺得自己缺乏得不得了,匱乏得不得了。我要演壞女人,我的眼神要怎麼做?我的手勢怎麼走?我都不知道。」除了後來的累積與改善,又再加上學梅派戲的深入,才感覺自己身上的養分愈來愈多,可運用的內涵更為充足。

她深切表述了「傳統戲」對一名戲曲演員的重要性:「所有京劇演員都是靠老戲來練功的。」現在的她依舊跑圓場、練《霸王別姬》的劍舞等,認為:「這些都是一名京劇演員的傳統養分。不管什麼流派,起碼身上要有10、20齣你的流派的戲在身上,才可能再跨越到另外一個層次去。」她笑說:「用新編戲練功是不可能的。」突然又轉為嚴肅,再次強調:「如果你沒有個20齣戲,就真的別談了。」

魏海敏說:「我這一生,好像一直都在往前走。我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的戲不夠好,不管是梅派戲還是新戲,每次演出好像只是我在那個當下最極致的展現,但好壞與否不是由我自己來說,因為看戲的是觀眾,我永遠看不到自己的演出,只能投入到這個角色。」當傳統與創新匯流到魏海敏身上,她的「難得」或許不只是時代造就,更有魏海敏為了藝術的義無反顧與全心投入,如她所說:「藝術本來就是『你在乎,他就存在』,你不在乎,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也不會餓肚子。但身為演員,我重視這個,我認為我的價值就在戲劇的展現,所以我想靠自己去營造、去掌握,讓它更好,這就是我的願望吧!」

魏海敏展示手機中的京劇水墨人像畫。(林韶安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8/03 ~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