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个人、土地、文化 舞台上的超时空对话 「Taiwan WeekX艺术家面对面X戏剧篇」线上座谈侧记

「艺术家面对面X戏剧篇」线上座谈现场。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Taiwan Week 「艺术家面对面」活动次日由〈戏剧篇〉接棒,邀请比利时列日剧院艺术总监塞吉.宏哥尼(Serge Rangoni)与德国柏林雷宁广场剧院戏剧顾问尼尔斯.哈尔曼( Nils Haarmann),与新加坡 T:>Works 剧团艺术总监王景生、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团长王嘉明,及阮剧团艺术总监汪兆谦对谈,共讨论4部作品,包含由王景生、魏海敏、陈界仁与张照堂并列创作的《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汪兆谦导演作品《十殿》,以及王嘉明两部作品《聊斋—聊什么哉?!》与《物种大乐团》。

本场座谈由两厅院副总监施馨媛担任主持引言,由4位创作者概要介绍作品,再邀请两位与谈人逐一提问,最后则让参与者自由提问交流。

剧场导演与国际策展人的热烈对话

王景生使两位的国际策展人赞赏不已、不断追问创作过程的《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为京剧天后魏海敏独角戏,透过日记式的个人史叙事回顾,带出台湾过去50、60年来在文化与政治上错综复杂的历史发展。本剧也邀请台湾摄影家张照堂与视觉艺术家陈界仁共同谱写图像,以一代名伶舞台上与舞台下的角色人生串连,映照大时代洪流下的个体共感。王景生表示,此剧名源自魏海敏某次排练中的感慨,她自述演过从古至今无数角色,却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回,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演员的自我修养》一书中提及,当演员准备角色时,其实也是准备著自己的人生。魏海敏自幼学戏,也拜入梅派大师门下习艺,经历过多次东西方的大师合作,但她一再探问自己,在艺术之外,她到底是谁?回应哈尔曼提问选用魏海敏曾饰演的「欧兰朵」一角用意,王景生表示,欧兰朵在吴尔芙笔下男女同体的状态,对他而言并非暗喻,演员在演出时,同时具有「角色」与「演员」的双重身分和意识。而谈及与魏海敏、张照堂和陈界仁3位台湾重要艺术家的合作,王景生描述,4人就像是4条各自在轨道上出发的前进线,当最后轨道汇集,竟天衣无缝融合在一起,导演在其中做的事情就是放手,也正因为没有界限,所以能够在互相对话之余,保有自己的观点。而此剧若未来发展国际版,考量观众共鸣,将会更聚焦於在21世纪如何寻找自我的困境。

曾入围第13届台新艺术奖年度作品的《聊斋—聊什么哉?!》,为王嘉明结合客语布袋戏团「山宛然」与古典布袋戏团「弘宛然」的高度实验性、风格独树一帜的剧场作品。策展人宏哥尼试图就两个布袋戏团更细致的差异提问,哈尔曼则从海纳.穆勒(Heiner Müller,1929-1995)「戏剧永远都是跟死者的对话」观点出发,询问鬼魂在剧中的意义。王嘉明以「时间」观点回应哈尔曼,表示在其宇宙观里,「当下」就像是一个巨大平面的空间,过去、现在与未来可以视作平面上同时存在的树、水池或道路,而死亡则是一种内在经验,人人皆是以趋近死亡的方式存在,「鬼」即是此种焦虑与恐惧的载体,因而「鬼」并不属於过去,一直存在著。时间感在剧中也被多层把玩,剧情背景设定在10年后无科技通讯的台湾社会,因此当剧里配饭的电视播出当下live新闻,观众在感受媒体即时报导同时,多了一层此刻即将成为历史的意识,而剧中人的现实行动,则是以吃完一碗面的长度,具象化这繁多的时间感,交织出奇特的共时性。在观看焦点方面,王嘉明不如同传统惯例,使用干净的背景引导观众聚焦戏偶,反以杂乱拥挤的洗衣店,让简单清爽的偶戏线条自然跳脱而出,形成另一种二元对比;至於为何选择洗衣店为主场景,王嘉明表示,布袋戏视觉亮点在偶身上服装的动态,而传统的鬼魂形象往往缺少肢体,只见衣物,因此衣服便成为戏偶与鬼魂的一大共通点了。

王景生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王嘉明参与 Taiwan Week 的第二部作品《物种大乐团》,使用达尔文代表性著作《物种起源》为本,2019年在北艺大戏剧厅首演,为与学生们的共同创作;2020年两厅院的重制版,则由5岁到60岁的演员和乐手们集体创作。由於此书在欧美文化中延伸出的争议性颇多,两位策展人颇关注取材原因,并探问音乐於其中的作用性。大学主修地理的王嘉明,认为达尔文受地理学启发写成的《物种起源》,实为难以分类的跨学科著作,物种各有其时间感,也各有生死循环,我从哪里来?你为何在这里?我或你怎么成为今日的样子?生命下一步又会在哪里?作品谱写出人类共有的悲剧性图像。王嘉明将此书中15个篇章分成7大段,抓出时间、图像与音乐三方面进行编织,让视觉的音乐性与音乐的图像性相互彰显。此剧的时间素材包含广袤长远的人类发展史、演员个人家族史,还有演出现实时间,幕?时舞台上有只生的烤鸡,会在演出中被烤熟并食用,而舞台上放置3个大型货柜,暧昧不明的隐含抵达与离去的双重意义。音乐方面,王嘉明以《物种起源》出版当年(1859)问世的两组音乐作品:布拉姆斯〈一号钢琴协奏曲〉与华格纳歌剧《崔斯坦与伊索德》音乐贯穿全剧,同时以新世代数字摇滚乐团「大象体操」原创作品、拉赫玛尼诺夫的无伴奏合唱与演员自编的饶舌穿插其中。在台词拣选上,同步使用达尔文原著学术密度高的用字,与个人家族史较具故事性的柔软台词,形成听觉上的松紧并置、和谐且华丽的时空图像。

阮剧团少见的三馆共制大型制作《十殿》,讨论民间信仰的善恶终有报在现代社会的适用性。导演汪兆谦表示,此作品的两个重要源头,一是波兰导演奇士劳斯基的《十诫》,另外一个则是台湾的5大奇案;前者以当代的角度重看宗教戒律,后者则为流传於民间的道德故事,过去10多年来,科技的发达使得世代、种族与阶层都加速对立,作为在台湾嘉义30多岁的创作者,用相对年轻的眼光,观看著这个正在剧烈发生变化的世界,他认为《十殿》是很自然而然在这个时空里发生的作品。国际策展人皆对嘉义与台湾的关系感到好奇,汪兆谦认为,南部在民间仪礼上的原生能量,以及尊重自然规律,与土地连结深刻的日常信仰,是与都会很不一样的创作环境,他将饱含民间能量的庙会誉为台湾最早的沉浸式剧场,而也是这股能量孕育出高度弹性的台湾社会,像是威权时代和平终结、同婚议题等对亚洲文化而言不可思议的现象,都得以在此地发生。《十殿》世界里,恶人跟苦难并无贵贱之分;受压迫者并不会比较善良,而单纯的人们也不会有好结局,全剧结尾安排一段说书,串起5大奇案,并给观众一个导演版本的答案,虽然演后反应很两极,但他个人却很喜欢这样的成果。

王嘉明 (国家两厅院 提供)

与更多人对话的剧场挑战

由於编导与策展人交流与提问颇为热烈,直播时间整整延长近30分钟,最后以宏哥尼回应汪兆谦关於「剧场的艺术公共性」作结。宏哥尼分享,在欧洲城市里,剧场是人们能够面对面交流意见的重要地点,他们利用剧场举办各类型活动,包含演出、会议、工作坊、座谈等等,讨论包含环境变迁等各式议题,他认为每一个人都有与其他人、同温层与非同温层对话的需求,而剧场是一个开放的场所,也希望更多年轻人与学生愿意走进剧场,让剧场作为连结的角色更加鲜明。现今剧场的挑战,则是努力找寻那些尚未愿意走进剧场的非同温层观众进来,而改变沟通方式与新的节目企画,是他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两日的「艺术家面对面」在〈戏剧篇〉结束后落幕,技术问题也在第二日获得大幅改善,可惜原先Taiwan Week系列演出中同属戏剧类的国光剧团《狐仙》创作团队未能列席其中,若有女性编导与新编戏曲领域的视角加乘,势必能带来更多台湾创作者光谱对照,而〈音乐篇〉是否有机会出现於明年的节目上,也值得持续关注。

塞吉.宏哥尼 ((C) Dominique Houcmant GOLDO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尼尔斯.哈尔曼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汪兆谦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16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