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从现场演出到线上直播 疫情下的《茱莉小姐》 幕后的艰难挑战

排练现场,演员们保持社交距离进行暖身。 (林大貂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疫情垄罩下的英国剧场,如何在封城令下继续为观众演出?如何在防疫要求下进行排练?如何在无观众现场演出与直播摄影要求下,演员与工作人员维持表演的能量与技术的平衡?旅英台湾导演林大貂在彻斯特「故事屋剧院」执导的《茱莉小姐》经历了从舞台现场到线上直播的排练制作过程,藉由她的分享,让台湾读者看到英国剧场人如何克服万难,让表演继续……

英国的剧场因肺炎疫情自去年3月关起大门,去年中虽有些剧院因疫情稍缓而开放现场演出,但制作规模与方法偏向艺穗节(Fringe Festival)模式,能开放进场的观众人数也因社交距离而有很大的限制。一整年没有现场观众的英国剧场,为生存而开始探索其他表演模式的可能性,英国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於2009年起以专业摄影团队录制现场演出於电影院播放的模式(NT Live),成为疫情下其他剧院的参考典范。

圣诞节期间的演出是英国众多剧院票房收入的一大来源,除了英国传统耶诞童话剧 Pantomime,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小说改编的演出也很受欢迎,特别是《小气财神》(A Christmas Carol),每年此时都有好几个《小气财神》在全国大小不同舞台与观众共度佳节。然而,2020年圣诞节却因政府混乱的政策执行,突然下达的封城令许多完整规模制作的圣诞节演出被迫终止,也使一些剧院将演出转为线上直播。位於彻斯特(Chester)的「故事屋剧院」(Storyhouse)便是将演出推往线上直播的场馆之一。

故事屋剧院艺术总监克里夫顿(Alex Clifton)在去年圣诞节为在地观众制作了《小气财神》,同时因疫情与考虑剧院更长远的发展,参考NT Live的模式,以《小气财神》作为试验,尝试透过现场直播接触彻斯特以外的观众。在政府封城令无预警地下达后,故事屋的《小气财神》没了现场观众但照常演出,透过摄影直播,让待在家里的观众依旧能够欣赏。

笔者於去年初疫情爆发、封城之前在故事屋剧院执导的《茱莉小姐》(Miss Julie ),成为故事屋继《小气财神》后第二个现场直播演出的作品。故事屋剧院与新世界剧团(New Earth Theatre)原本共同企划了《茱莉小姐》的全国巡回,故事屋则作为巡回的第一站,但在全国封城持续下,剧院仍不能开门迎接观众,克里夫顿因此决定《茱莉小姐》今年也以线上直播演出方式为观众呈现。

给在家看戏的观众一个「观赏剧场」的经验,镜头调度颇费心思。 (Mark McNulty 摄 Storyhouse 提供)

社交距离下  转化表现激情的方式

这个《茱莉小姐》制作是由港裔英国剧作家艾米.吴(Amy Ng)改编瑞典剧作家史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剧本,将故事搬至二战后1948年的香港,茱莉是英国殖民有钱人家里的大小姐,而司机约翰(John)和厨娘克莉丝汀(Christine)则为香港华人。虽然已在去年完成首演,但为遵守社交距离保持两公尺远的规则,这个本质上有许多亲密肢体互动的剧本也需做不少更动。

剧作家艾米.吴、笔者、团队里的动作指导(movement director)与亲密与武打指导(intimacy and fight director)在不断交换意见的过程中,探讨每个亲密动作的戏剧本质,了解动作的戏剧意义,之后找寻其他替代方法。如其中一场戏中,约翰将茱莉推到桌上,将手放在茱莉大腿内侧并往上延伸以威胁茱莉,在社交距离限制下,这样的肢体接触是不可行的,於是我们将此具暴力内涵的碰触转换为语言与眼神的挑衅,约翰命令茱莉在桌子上将双腿打开,以精神上的刺激取代肢体胁迫。

剧院保护周全  排练处处考验

剧本为疫情改编完成后,接下来是进入排练的挑战。这次作品重制包含新卡司与设计,排练仅三周,第一周全部在线上透过软体 zoom 执行,在疫情之前,线上排练模式是从没想像过的事。线上排练的好处是完全无须花费交通时间、全员因不在实体空间活动因此只能全心专注在「围桌工作」(table work)里好好研究场景、动机与行为、角色。但许多在排练第一周会进行的团体工作(ensemble work)、肢体训练、角色背景即兴等活动,都因为每个人只能坐在电脑前缺乏实质交流而无法达成。

第二周,笔者与演员来到彻斯特,进到剧场直接在已装好的舞台上排练。所有要进入实体空间排练的人员,都被要求事先完成由剧院提供的快速检测,确定为阴性方可进入建筑物,而所有工作人员每两天就做一次快筛。进入建筑后必须在门口测量体温,剧院内每个角落都设置酒精以便消毒,每个演员各自安排一间更衣室,由剧院提供个人的餐具、微波炉、热水壶等,避免大家交互使用在茶水间共享的设施。所有在场内工作的人,包括演员,都必须配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排练过程也由舞台监督确保演员所有的肢体接触不可超过5秒,演员也不能面对面在1公尺内对话。

在剧院全面的保护下,整个剧组都觉得排练过程十分安全。不过,维持社交距离在排练场内外都给整个剧组带来极大挑战。虽然笔者已与团队调整了剧本里肢体接触的桥段,不过真正拿到场上与演员一起排练才是考验的开始。对演员来说,许多触碰在情境下是非常本能的反应,但当他们一靠近彼此,舞监便会出声提醒,因此笔者与演员、动作指导们花费许多精力,以使这些桥段符合社交距离规则但又不违背演员的直觉反应。另外,休息时茶水间的交谈、午餐时闲聊,还有排练后到酒吧喝一杯等举动,在过去都是演员好好认识彼此的好机会;在疫情下,休息时段大家各自进入自己的更衣室,排练完也没有酒吧可以齐聚发牢骚,一周过去了,演员对彼此的样子都还是一知半解,因此工作上的彼此丢接,就需更花时间与力气去调整到可共鸣的频率。

这个《茱莉小姐》制作将故事搬至1948年的香港,茱莉(右)是英国殖民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而司机约翰(左)则为香港华人。 (Mark McNulty 摄 Storyhouse 提供)

兼顾现场与直播  没有观众下维持表演能量

进入技术排练周时,剧场内架起了5台摄影机,其中两台由剧院内技术人员直接调控,另外3台则由另一技术人员在控台调控,摄影指导(director of photography)则负责协助技术人员取得适合的角度与镜位,并在演出中切换不同镜头。事前笔者也与摄影指导沟通过,皆同意此现场直播的旨意是要给在家看戏的观众一个「观赏剧场」的经验,而非类电影的叙事,因此人物彼此间的距离和与空间的关系都很重要,虽偶有特写,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以长镜头为主。

摄影镜头会放大所有舞台上的事物,因此设计与舞监非常努力以确保道具与服装的真实性。摄影机在灯光层面也造成不小影响,在灯光设计的照明下,台上画面多半充满细节与层次,但镜头撷取资讯的能力不如人类的视网膜,灯光多数时候需要调亮,台上看起来或显得突兀,显示器上看来反而刚好。

在笔者过去的经验中,著装彩排大多不会超过两场,但这次为了配合摄影机的调度,我们总共进行了4次著装彩排。对演员来说,这次的著装彩排就跟过去开放观众进场的预演(preview)类似,不同的是,过去有观众在现场的反应让演员依其调整,现在则要在意镜头的角度如何影响走位。再来,现场直播演出里,演员都有配麦克风,因此演出能量随著彩排到开演慢慢降低,在笔者提醒此次制作依旧是舞台表演而非银幕表演(screen acting)后,才调整回适当的能量。演员与执行演出的工作人员都对在空荡荡的剧场里演出适应得还不错,7场演出下来,大伙儿都还是维持一定水准。不过如果演再多场次,笔者相信演员与工作人员应该很难保持相同的专注度与能量,毕竟,剧场的现场性是无可取代的,太多剧场工作者都谈论过现场观众与演出产生的化学变化,当观众这个元素被拿掉后,演出就像失去一只脚一样,难以长期维持平衡。

新形式跨越地域  现场观众仍然必要

若非疫情,此次笔者与全剧组所经历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包括线上排练、例行的武汉肺炎快筛、排练场内保持社交距离、为摄影机调整演出的形状等等;若非疫情,这次演出也不会有在香港、台湾、美国的朋友同步观赏在台上的「现场」演出。很难讲现场直播演出在后疫情时代会扮演什么角色,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演出形式跨越了地理限制,触及许多场馆平常并不会接触的观众。彼得.布鲁克(Peter Brook)在《空的空间》(The Empty Space )里说,剧场就是有一个人在一个空的空间里看著另一个人横跨这个空的空间。听起来很老掉牙,但真正体验过没有「实体观众」的演出后才发现,看似简单的道理却是剧场表演的精髓,可以想像未来剧场开门让观众进场看戏后,有些场馆应会利用现场直播来拓展其观众群,不过现场观众这个元素,是不会轻易被网路和摄影机取代的。

《茱莉小姐》演出剧照。 (Mark McNulty 摄 Storyhouse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