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次元曼波 HEART to HEART

我们在地磨儿部落,一起「去排湾」 路之.玛迪霖 巴鲁.玛迪霖 林文中 (四)

漫步在部落中的林文中、路之与巴鲁。 (陈十摄影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路之.玛迪霖(Ljuzem Madiljin)、巴鲁.玛迪霖(Baru Madiljin)与林文中产生交集的时间点很早,早在这对屏东地磨儿部落出身的排湾族姊弟邀请台北编舞家驻地编创《去排湾》之前,也早在三人纷纷踏上舞蹈之路之前。

蒂摩尔古薪舞集 2020《去排湾》

11/20~21  15:30、19:30

11/22  10:30、14:30

11/27~28  15:30、19:30

11/29  10:30、14:30

屏东 蒂摩尔古薪舞集剧场

12/4~5  19:30

12/6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08-7994849

Q:新作《去排湾》看得见这些吗?

文中:《去排湾》设定在特定空间演出,舞者穿著跟一般人一样,可以安全地混在观众之中。因为我注意到巴鲁的作品大多是能够巡演的镜框式舞作,假设一个舞团是一个工厂,有不同的产品线,我希望这个特定空间的作品能补足目前舞团的空缺,未来他们去别的城市,或许巴鲁的作品可以在剧院演,《去排湾》就可以在艺廊、美术馆等地方演。

这段时间去排湾,我想有没有可能做一个去排湾风景的排湾乐舞,让观众看见排湾乐舞的本质。为何要去风景化?因为我觉得,剥除外在装饰,本质会更鲜明。他们有很多乐舞的资产,如何让人专心地听歌,更贴近台湾乐舞的核心——我想做的更简单,要有信心。我来到部落,感觉温暖,被欢迎,被当作朋友地在一起,我希望这个作品可以表现出我的感受。排湾的包容精神,一起学习、体验是可以在剧场中被感受的。

我问我自己,究竟,我是如何去欣赏「艺术」?过去,我爱慕一支舞,是因为我跟它的不同,是因为它的稀有性、异国风情……我希望也能在《去排湾》中讨论这件事,也因此刻意以去风景化的方式进行编排,让观众思考:我平常看的究竟是什么?

我想说,不是因为它跟我们不同,我们才喜欢,而是去除你我之别,以更普遍性的原则去欣赏,去看见一个文化的本质,像是排湾的爱美、对家族的爱、对世界的包容——当然,爱也伴随规则。

巴鲁:排湾族语叫gagudan(规范),任何事情都有gagudan。

路之:一切美好,都在规范之下。我记得文中曾跟我说,在这里他「过得像个艺术家。」他可以不用想太多,能够舒服的创作。但这舒服与自然的背后有非常多规范,比如包包不能乱放、车子不能乱停……(巴鲁举起他的保温杯,补充:「现在只有这个可以进舞团,饮料杯不行!」)这几年,我们拿了各种经费、补助,这都来自人民,我们有社会责任,不能只凭喜好做事——我们有了这个空间,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只关乎自己,在这里,我们可以很自由,但自由过了头,隔天要如何持续工作?

巴鲁:很多朋友来团里,都说「你们很不原住民个性捏!,怎么这么『安静』。」我就说,什么是「很不原住民」,没有人可以定义。我们以前是全世界最早上班的舞团啊,八点,根本公务员。现在是九点,很操喔,每天的工作行程都有严格规范,按表操课,很多活动,还要参加婚礼唉!

地磨儿国小的运动场和篮球场 (陈十摄影 摄)

Q:路之和巴鲁在成团十四年后,首次邀请驻团编舞家,透过他者之眼,是否也发现了什么,是过去所未曾注意到的?

巴鲁:我完全没想到他这次来,会编出《去排湾》这样的舞,原本以为会是很剧场的,但觉得好有趣,舞团从来没有这样过,跟整个空间产生关系。这让我进一步去思考如何在更宽广的空间中去编排、调动舞者的身体。

我现在编舞,也不想把自己设定为原住民舞团,我们已经是了,就不用刻意去表现。《去排湾》有大量的古谣,说真的,我母语也不太厉害啦。对我来说,排湾族语也是全新的语言,这些都是好听的音乐,阿爆说的我很认同啊(注),我们能不能就来听一首「我听不懂,但很好听」的音乐来欣赏这个作品?

路之:文中说《去排湾》是要去除一般大众对於部落的刻板印象,但同时,我也觉得是去除我们自己对於传统的印象,这不只是带著外人「去排湾」,我们也长出了重新看待自己的眼光。这个作品有温暖但有深度——这不容易。另一方面,我在意的不只作品,我在意舞者跟编舞家之间的感觉——有双向的沟通,才能产生有机的创造。文中很愿意花时间陪伴、对话,跟我们一起生活——这对一个舞团是何其幸运。

文中:我接下这个工作的条件就是:能真的在此生活。当年把舞团停掉,也是因为忙到我失去了对当下的觉察,失去了感受美好的知觉,我知道我必须停下,我不想变成机器人。他们给我的条件,与三地门的环境,恰巧是现在的我最需要的,让我回归生活与创作的关联。

注:歌手阿爆以排湾族语专辑《kinakaian 母亲的舌头》夺下第31届金曲奖夺得最佳原住民专辑、年度歌曲及年度专辑3大奖,她在致词时表示希望藉由音乐让大家认识不仅是原住民,还包括少数人的生活,「不用强迫自己去热爱,但至少能去接触,希望多一点理解,少一点误解。」试著聆听「听不懂的东西」,「如果第一遍听不懂,可以听第二次。」

地磨儿部落的灵感角落

文中推荐 ? 地磨儿国小的运动场和篮球场

「这里可以看见一整片,没有阻隔的山。每次去那里都可以遇到很多人,婚礼、收获祭都在那里,而且他们都是毕业校友,那应该是部落许多人的共同记忆。」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5期 / 2020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