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演出暂停舞台不落幕 八团联手寻找舞台新星 侧记「2020舞台剧潜力新星甄选会」

潜力新星甄选会现场。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为疫情而暂停演出的各剧团,在剧场歇止的此刻,仍未停下推动舞台未来的脚步,由全民大剧团团长谢念祖发起,联合天作之合剧场、台南人剧团、果陀剧场,及故事工厂、杨景翔演剧团、绿光剧团、疯戏乐工作室等七团队共同办理了前所未有的「2020舞台剧潜力新星甄选会」,并在国家两厅院的协力下,让这些潜藏的表演人才登上国家戏剧院舞台一展才艺,为剧场增添生力军。

「选角」是戏剧制作筹备期至为困难的一部分,基於能够最直接传达导演思维或预算、时间等种种考量,台湾剧团选角多从班底或熟悉演员中找人,少数像《再会吧 北投》这种音乐剧,因场面需要才对外招募大群舞者及酒女演员。然而今年竟有八大剧团因肺炎疫情之故,联手国家两厅院举办首届「2020舞台剧潜力新星甄选会」,为台湾的表演艺术界写下了感动的一页。

甄选会报名人数爆棚 多元背景展现各自实力

甄选会由全民大剧团团长谢念祖发起,联合天作之合剧场、台南人剧团、果陀剧场,及故事工厂、杨景翔演剧团、绿光剧团、疯戏乐工作室等七团队共同办理,分戏剧、音乐剧、舞蹈、歌唱、儿童演员等五大类别进行评比。四月份释出消息后,吸引八百多人报名参加初选,最后选出卅九人於五月六日在国家戏剧院大舞台进行决选。

依甄选要点,竞演者需呈现一段三分钟表演,不限风格、曲风,可以自创或是经典。演出完毕,再由八团的团长、艺术总监或导演组成的评审团,视需求提问。这次潜力新星联合甄选是剧场界第一次,有心观摩实务的表演团队、关心甄选者的亲朋好友,以及想见识甄选场面的艺文界朋友特别多,皆想观看竞演过程,然因剧院配合防疫不对外开放,主办单位特别提供直播,让无法进场者同步欣赏。

整个甄选过程,让我们看到台湾强大的表演能量。决选者背景多元,有剧场创作人、在纽约学习戏剧与音乐的学生,百老汇音乐剧演员,还有保加利亚芭蕾舞团舞者、韩国交换学生,连歌手高蕾雅也来挑战,年纪最小的只有十岁。他们唱跳百老汇音乐剧、表演高空环舞、也有诠释独白剧、舞剧、演唱组曲,明显看出各个把握机会大展身手。

演后直接提问 八大评审各有看点

果陀剧场梁志民导演数次要求演唱西洋音乐剧的表演者清唱一段中文歌曲,「听中文咬字及情感表达张力」,他直言,「台湾中文音乐剧已经发展很多年了,既是甄选中文音乐剧演员,若在这方面有所准备,会更有机会脱颖而出。」

故事工厂艺术总监黄致凯听新秀歌声「嗓音甜美」,可是演唱时「双脚钉地板」,於是请她再唱一遍,「试著增加身体律动,尽量将声音能量投射到二三四楼,想像自己征服整个国家戏剧院。」黄致凯期待演员「爆发力」,乃至吸引观众的「拉力」,而台南人剧团艺术总监吕柏伸则关注表演者「掌握表演的能力」。他看新秀又念白又演剧,随机给了几个「动词」:控诉、责难、抱怨,要求同样的剧情「换手段再演一次」,看其带给情境的张力。吕柏伸表示,「从演员说话可以看出他的想像力,对表演投入的专注度,以及分享的信念能不能让你信服。」

绿光剧团团长罗北安提点:「甄选不是表演,是让评审看到你最棒的部分,譬如自认声音漂亮就表现声音。」他并建议青年表演者「不要选择距离自己年龄太远的角色,否则一个嘴型,一个动作失准,就很容易被放大为『演的不像』。」

当新秀表演完毕,谢念祖总不忘举起手中的红星牌子,表示欣赏,「不管现在这些表演者的能力在哪个阶段,但可以感受到他们就是那么喜欢表演,那么在意表演这件事。」回想筹办活动起始,谢念祖说,「因疫情关系,剧团过得很辛苦,但年轻表演者更苦。」为喊话后辈不要被现实打败,他想起自己廿年前初次站上国家戏剧院的感动,支撑著他度过这廿年来的挫折。他想复制这份感动,於是举办甄选会鼓励年轻人继续追求梦想,同时为剧场增添生力军。

谢念祖的初心不仅得到七大团队支持,国家表演艺术中心董事长朱宗庆与国家两厅院艺术总监刘怡汝更以协办方式免费借出戏剧院供决选使用。

评审与参与甄选的表演者合影。 (张震洲 摄)

年轻表演者多被肯定 希冀开启广大市场支持

确实,看这些年轻表演者站在国家戏剧院的大舞台表演个人秀,哪怕只有三分钟,但所有人专心注视著他们的演出,相信是其一生中最骄傲、最难忘的事。

譬如高空环表演者邓玮婷,身材娇小,却深爱巨大的高空环。她说,「吊环不像歌舞能随时随地表演,好珍惜能站上国家戏剧院的舞台表演,而且还是演我最爱的特技高空环。」

而在纽约工作、拥有百老汇音乐剧演出经验的费奕情A受疫情影响,失业返台。她说,「我在台湾念的是外文,回来后想进入剧场界工作,但听说如果不是本科出身,没有学弟妹关系,很难进这个圈子,因有这次联合甄选机会,得以与各剧团连结,还首度站上国家戏剧院,十分感谢全民大剧团给这个机会,让我能被大家认识。」

抛下艺人光环的高蕾雅更是止不住泪水地对评审说,「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表演,谢谢大家让我踏上这个舞台。」

甄选会聚集这么多具潜力的新秀,亦给剧场界带来希望。梁志民语多肯定,「团队与团队之间有更多的交流,同时认识新一代表演者,最重要的是鼓励了表演工作者不要对表演艺术失去信心。」罗北安很感动地说:「台湾演员与国外回来的演员二者相互刺激影响下,彼此可以被开发更多。」

中场休息时,罗北安手上的A4纸已写满密密麻麻的注记,想必是「心有所属」了,他很兴奋:「办这个活动如果不用,就太可惜了。」谢念祖看新秀表演亦是眼睛发亮,尤其是对十岁的小选手在舞台上唱跳英国伦敦音乐剧,竟然毫不怯场,赞不绝口,「台湾有这么多潜力演员,只是我们没有广大市场支持这些以表演为业的人,很可惜。」

身材娇小的表演者邓玮婷,在国家戏剧院的舞台上表演自己深爱的高空环。 (林韶安 摄)

剧团没有中场休息 后续效应持续发酵 

「希望甄选会不要因为疫情结束而停办,建议未来三个月办一次,有更多大团或中型,小型剧团参与,让我们能够看到更多有潜力的年轻表演者。」罗北安感性地说。这次决选者多是廿几岁的年轻人,他们在网路世界长大,透过网路增长见闻,眼界是宽的,知道台湾、知道全世界,只要强化基本功,前途不可限量,「我们这一代人最应该努力的是提供更多的舞台给下一代,创造一个好市场,他们会发展的更好。」

吕柏伸指出,国表艺三场馆花了很多时间经费培养导演、编舞家等创作者,却鲜少培养演员。「试想,创作者很强,但与之合作的演员、工作者,没那么强时,很难做出好作品,演员需要磨练,磨练除了透过演出,也需要训练,今天的决选者也许经验不足,未来如何给他们更多的训练,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因为疫情冲击,剧场界被迫暂停脚步;然也因为疫情,有了这一次史无前例的联合甄选,如谢念祖说:「观众可以中场休息,剧团不行。」八大剧团在疫情期间储备下半场表演能量,把上半场输掉的赢回来了。坐在观众席欣赏决选表演的文化部次长萧宗煌更是说:「文化部不会只坐在下面加油,会成为所有艺文表演团队的靠山。」

剧场界首次新星联合甄选在泪水与汗水中结束了。没有胜负排名,也没有奖金签约,但决选会表演记录会放上网路,供所有团队在此寻找合适的演员。此外全民大剧团后续还针对未进入决选的优秀参赛者推出「遗珠计画」,透过影片的录制及公开播放,让他们的表演能力被看见。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