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美?不美? 一切都不简单…… 侧记「好哲凳系列讲座PART 02:美感有客观基础吗?」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由两厅院与「简单哲学实验室」创办人朱家安共同规划的「好哲凳」系列讲座,在去年(2020)年底由前文化部长郑丽君打头阵举行示范场,开启两厅院与青年学子进行哲学对话的第一枪,今年首场则选在台北市立中山女子高级中学,由主持人朱家安与对生物、科技与行销涉猎颇深的前泛科学主编、诠识数位CEO陆子钧共谈,以「美感有客观基础吗?」为基本命题,邀请学子们重新思考习以为常的生活对话里,潜藏那些价值判断的问题。

讲座首先由两位讲者各自以其专业领域分析「美感」,并穿插与现场听众对话的哲学提问时间。朱家安强调,讲座初衷在於鼓励年轻世代练习深度沟通,尝试在公众场合说明自己立场,同时倾听与理解他人观点;社群网路发达的今日,公民更需要重视沟通的有效性,当沟通无法解决问题,下一步才需要以相对粗暴的比多数进行投票表决;若当投票依旧无效,破坏社会秩序的事情可能随之发生,因此我们该珍惜藉由讨论来协调和达成共识的机会。

美感是天生拥有,还是后天养成?

谈到美感是否有客观基础,朱家安分享,人类做判断时,很容易将美感判断说成是物品的特质,例如有些人觉得某个东西漂亮,有些人觉得丑,然而,这些形容词所表达的是每个个体各异其趣的品味,还是两方之中真的有一方是错的?我们谈论美丑是在描述面前的这件物品,还是在描述自己的心灵?对此,哲学家指出了许多讨论空间。

以「天赋人权学说」为大众所知的英国经验主义代表人物洛克(John Locke,1632-1704),就尝试将事物的性质分成事物本身具有的「初性」(primary),像是「质量」与「长度」,有相对客观的衡量标准;以及需经由与人互动产生而来的「次性」(secondary quality),例如颜色、气味、触觉等经验,会因每一个人主观感受不同,而有所差异。然而科学研究的进展也带来更多可能性,例如科学家发现,原先属於洛克分类为「次性」的颜色,来自於物体表面结构反射光的特定波长而来,若把「具有X颜色」理解成「具备会反射特定波长光线的表面结构」,颜色的存在就不再需要仰赖人类的感知以及和事物的互动。以此案例,朱家安跟同学们分享,知识的进展如何为过去认为是主观的东西,打开客观理解的可能性。。

美感影响著世界的样貌,但社会对於美感的判断,有让生活变得更好吗?朱家安举日本资生堂「我的蜡笔计画」广告为例,蜡笔中所谓的「皮肤色」,实际上不能代表世界上所有人的皮肤颜色。如果市面上所出的肤色或是化妆品色号的都比自己天生的肤色浅,是否表示自己的肤色被社会否定了呢?美妆产品透露了什么讯息?美感让我们更有自信了吗?

通常美感品味会与个人情绪上的满足有所联结,但如果现在有一位AI机器人阿强,透过高科技的复制与学习技术,完全习得了某人生活日常一切品味与喜好,而这个某人又是众所认可的好品味,那么表现出好品味,可是实际上对美感无感的机器人阿强,是否就成为了品味与喜好无关的证明?又,品味真的有好坏之分吗?美感究竟是天生拥有,还是后天养成?朱家安停留在一个悬待讨论的问题上。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生物学观点所定义的「美感」

陆子钧接著补充由生物学观点所定义的「美感」,生物首先需经由五感感官「眼耳鼻舌身」接收来自外界的讯号:光波、声波,或者是化学分子,接著透过传递神经将讯号送至大脑,大脑会依据自身结构、经验与基因做出判断,而后产生情绪,随之才有「美」的感受。

一般情形下,人们大脑的感受途径是相近的,但少部分人拥有「联觉」,成因对现在的科学依旧成迷,可能是大脑的神经连结错误,使有联觉的人们在接受到特定讯息时,同时触发了另外一个脑区的活跃,比如听到某个声音或看到某个数字,脑袋里会出现特定颜色或是其他感知讯号,联觉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大脑是如何处理世界的讯息,被触发的究竟是讯号,还是概念?

除此之外,由於大脑往往会根据过去经验来校正感官的感受,因此「错觉」现象也颇为常见,像是知名的「蓝黑/白金裙子」之争,或是视觉错置艺术家「艾雪」(Maurits Cornelis Escher,1898-1972)的作品,都是大脑因为「脑补」造成的有趣现象。另外,基因或是年纪因素,也会影响感受的敏锐度,像是年纪愈大,通常会愈喜欢鲜艳的颜色。

回应朱家安「阿强AI机器人」问题,陆子钧在研究社群假帐号与公民选举关联性时,发现科技发展的程度,已能让电脑透过「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合成各种风格的图像或乐曲,而许多网路假帐号使用的头贴,就是电脑在学习后,撷取大量照片元素拼贴合成出来,乍看之下很像真人,但仍会存在破绽,像是眼镜镜架就不会合理地架在耳朵上。由此,陆子钧也提问,假设AI对美的判断只是一种模仿,那么我们对於美的判断,是真实喜好,还是也只是模仿?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美的判断,来自社会经验的累加

在座同学们提出不少观点,包含幼年与成人时期的口味转变的成因(与基因无关,与成长过程和心理状态有关)、人造物品目的性的「功能美」,以及美感「无好坏,有主流」的观察。朱家安回应,在现代社会,人类的品味与喜好可能在一夕之间大量发生改变,像是日系餐厅「鲑鱼之乱」事件,或许平日很喜爱鲑鱼寿司鱼肉与醋饭的搭配的人们,因为特价活动,加上鱼肉价位高,因此大量吃鱼肉而舍弃醋饭,做了最划算而非最美味的选择。改变东西的单价,是现代社会影响美感很常见的方式,但回到自身,我们是否有办法在深思熟虑后,依循著自己的喜好与品味生活?又有多大程度是受到商业市场的影响,驱动我们去做其实没那么喜欢的事情?

陆子钧补充行销界名言「你明天的欲望,是我今天决定的。」我们现在对美判断的基准,其实很多来自於社会经验的累加;杂志、广告、网红等事物,都会影响个人审美的决策。两位讲者都建议青年学子可以多去看这个世界,增加对世界的理解视角,当人们累积更大的样本库,对判断自己真实的喜好也会有帮助。

朱家安以同学们提出的「美感竞赛提醒」做总结,美感本意是提高生活品质,但当社会塑造出一套标准,人们很容易为此陷入美感的竞赛当中,於此同时,也提供了商人广大的商机,因此在做消费选择时,需要随时提醒自己思考,购买是由於真实喜好,还是只是被其他刺激驱动。

讲座停留在开放式问题与仍足以继续进行的讨论,美感是否有客观基础,从细部一一推敲辩论,每一个人都能有自己的观点与看法,朱家安与大家共勉,反思是很重要的事,但人都会有盲点,有时候借助别人的方法与观点,能够突破一些限制与偏见,像是从生物学角度切入美感研究,可以发现个人美感喜好也会透露出自己的基因或是生物资讯,但正面的影响是,如果预知了感官衰弱的年限,会让我们更加珍惜当下。无论这门讲座结束后是否产生了对美感客观的想法与定见,但在讲座过程中,参与的学子愿意尽力说明自己跟聆听他人,就是足够陪伴一辈子的重要能力。

(本文转载自国家两厅院官网)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