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剧也有春天 看春禾剧团的《爱情哇沙米》 |
《爱情哇沙米》以歌舞的形式,以婚姻中的背叛为主轴,呈现城市男女的故事。
《爱情哇沙米》以歌舞的形式,以婚姻中的背叛为主轴,呈现城市男女的故事。(白水 摄)
回想与回响 Echo 回想与回响

歌舞剧也有春天 看春禾剧团的《爱情哇沙米》

令人无法逃避的是,《爱情哇沙米》再度出现台湾歌舞剧中最严重的老问题──表演人才的缺乏和专业训练的不足。另一方面,令人好奇的是,传播媒体资金的投入,是否意味著台湾的歌舞剧有机会走向更专业、更国际化,也更商业行销的演出规模?

文字|吴小分、白水
第100期 / 2001年04月号

令人无法逃避的是,《爱情哇沙米》再度出现台湾歌舞剧中最严重的老问题──表演人才的缺乏和专业训练的不足。另一方面,令人好奇的是,传播媒体资金的投入,是否意味著台湾的歌舞剧有机会走向更专业、更国际化,也更商业行销的演出规模?

春禾剧团的创团作《佛曰:不可说、夫子曰:大声说!》请来了相声界的耆老吴兆南和说唱界的新生代,以说学逗唱的本事,奠下春禾的基调──精致的、娱乐的与大众的。第二部作品《爱情哇沙米》则以歌舞的形式,更清楚地呈现城市男女的故事,以婚姻中的背叛为主轴,推演三个同班同学人届中年,面对长久婚姻关系的疲乏,试图要寻找真感情的挣扎。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徒然,在残破的婚姻里继续将就下去,对于勇敢面对真情却不幸丧生的同伴,只留下追怀青春的伤感。

歌舞剧的人才培养刻不容缓

令人无法逃避的是,在《爱》剧中,再度出现台湾歌舞剧中最严重的老问题──表演人才的缺乏和专业训练的不足。剧中三个女主角都是由所谓专业的国立艺术学院戏剧系毕业,学院的训练加上演出经验,让人相信在应付歌舞剧中并不困难的戏剧演出,对她们而言不是难事。但以歌舞剧最重要的歌舞表演而言,她们的表现似乎仍有进步的空间,有的演员的歌声因长期排练(或缺乏锻炼)一演出就沙哑了;有的演员受限于音质与音域,必须拼了命与扯开嗓子。主要的演员如此,更何况其他演员的舞蹈时的错步、忘步,企图以个人的明星魅力来掩饰。从剧尾如放NG影片般呈现排练时的种种艰辛,绝对令人相信所有演员在而对这份工作时的投入与用心;只是这毕竟是个专业的行当,没有时间的累积很难看出成效。如果商业歌舞剧的专业制作,观众期待的是视觉与听觉的完全娱乐,而不只是看男女明星搔首弄姿的话,相信这都不是过于苛刻的要求。究竟打算制作歌舞剧的团体,是用甚么心态来对待这个历史悠久的演出形式?如果想要有真正的歌舞剧好演员,就必须花时间、花钱、花精力在培养一批全方位好演员的基本功上,建立歌舞剧剧场的主体性。每每向演艺界与剧场演员借将,然后再加上媒体的强力包装宣传,希望透过几个月的歌舞训练就可以速成出表演人才,很难让人不认为这是一条前景堪虑的捷径。

传播媒体的投入値得期许

像这样一个再通俗不过的题材,似乎是歌舞剧的最爱。只是在《爱》剧中,我们隐隐看见春晖影视以传播媒体的角色介入剧场活动,它会引起甚么样本质上的变化呢?

在《爱》剧一开场,我们看见降下来的大萤幕上出现了如电影开演前的广告片(不知是否有酌收广告费用?),还出现了春晖影视即将上档的新片预告,这样把剧院当成电影院用的形式,巧妙地扣联上戏的内容,果然随后影片里出现了电影院的场景,三个青春少女(果然也就是后来的三个女主角)正要看电影,也暗示了接下来的剧情由此开展。这样的开场除了制造出「人生如戏」的陈腔喟叹外,与全剧的关系并不大,换成另一个故事,可以再换成另一批的主角,抱著爆米花桶看自己主演的电影,让人想起米高梅制作的电影,总是有狮子吼。这样的开场,是意图册立春晖影视公司的制作商标吗?它与戏剧内容本身的关系,是否过于简单而薄弱?

令人好奇的是,这是否也同时意味台湾歌舞剧的制作,正式迈入工业时代?亦即是在有大量资金投入的情况下,台湾的歌舞剧将有机会走向更专业、更国际化,也更商业行销的演出规模?这对于台湾的表演艺术,当然是一件令人乐观其成的好事。由于市场的局限与长期行销管理缺乏专业性,台湾的歌舞剧在这一年间正迈向最严酷的冬天,此时还有人愿意投身其中,除了佩服它的勇气外,也要赞许它的远见,因为表演艺术市场的土壤是需要精致的娱乐事业来培养,在大众能接受与认同之余,才能看见商业的利益与更向前进的艺术追求。以时间相去不远、标榜原汁百老汇的《舖轨》为例,且不论它在艺术成就与内容等方面是否可以获得本地观众的认可,就以技术与制作水平而言,实在有许多値得本地的歌舞剧制作团体借镜之处。因此,不管传播业界以甚么样的期待开始参与,我们都期待它能充满耐性地看待这门事业。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