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的转折与消逝 |
本次来台,「唐山市皮影剧团」即特别安排了一场传统皮影戏的表演,或有测试观众欣赏口味的意图。(图为《穆桂英挂帅》之操控皮偶)
本次来台,「唐山市皮影剧团」即特别安排了一场传统皮影戏的表演,或有测试观众欣赏口味的意图。(图为《穆桂英挂帅》之操控皮偶)(林铄齐 摄)
回想与回响 Echo 回想与回响

光影的转折与消逝

唐山皮影戏传统剧观后

为了兼顾传统与现代,创作上确须有所取舍。站在保存的立场,当然希望传统风味越浓越好,但若站在延续发展的立场,则当中的优劣胜败,相信大家已心知肚明。「唐山市皮影剧团」演出的改良与创新相当成功,毕竟,戏剧的生命来自于庶民生活,这与所谓(曲高和寡)的「艺术」是否有冲突与矛盾?相信只是见仁见智。

文字|邱一峰
摄影|林铄齐
第102期 / 2001年06月号

为了兼顾传统与现代,创作上确须有所取舍。站在保存的立场,当然希望传统风味越浓越好,但若站在延续发展的立场,则当中的优劣胜败,相信大家已心知肚明。「唐山市皮影剧团」演出的改良与创新相当成功,毕竟,戏剧的生命来自于庶民生活,这与所谓(曲高和寡)的「艺术」是否有冲突与矛盾?相信只是见仁见智。

皮影戏是一门综合艺术,它融合了文学(剧本)、音乐、说唱、杂技、操纵技巧、雕刻、绘画等众多元素,透过光影投射的原理,借由影偶在影窗上的搬演,而将故事呈现在观众眼前。

皮影戏的历史渊源相当悠久,姑且不论两千多年前汉武帝与李夫人故事的传说是否真实,光以北宋仁宗时汴京已经盛行皮影戏的记载来看,至少也已经流传一千多年了。以今日而言,中国大陆南北各地均有皮影戏团的演出活动,是一种相当受欢迎而普遍的戏剧种类。而在河北地区,「滦州影戏」素负盛名,为北方皮影戏的代表。其中,更以「唐山市皮影剧团」位居翘楚,是当今大陆最具国际知名度的皮影剧团。

如魔术、闪电般的艺术

「唐山市皮影剧团」第四度来台演出,并前往校园进行示范教学,可见其受欢迎的程度。其故事内容活泼有趣,表演技巧细腻生动,令观众大为激赏赞叹。尤其是操纵技术的精湛、灵活,使得戏偶动作栩栩如生,外国人更曾誉之为「魔术般、闪电式的艺术」。不过,値得注意的是,这类受欢迎的戏码,多为篇幅短小、内容逗趣的「童话剧」,或是变化多端、强调视觉效果的「神话剧」;前者如著名的〈龟与鹤〉、〈熊猫咪咪〉等,后者则多为《西游记》中著名的片段,如〈大闹天宫〉、〈盘丝洞〉、〈三打白骨精〉,或是《封神榜》里的〈哪吒闹东海〉等等,讲究的是技巧的奇特多变,而非剧情内容的感人肺腑。

传统观众惯于「听」戏

当然,著重情节、表现音乐唱腔的传统戏出并非没有,只是因应市场需求,多以表演神话剧及童话剧为主。本次来台,「唐山市皮影剧团」即特别安排了一场传统皮影戏的表演,或有测试观众欣赏口味的意图。

古人对於戏剧演出的欣赏,有所谓的「听戏」,可见在传统社会,观众不仅观看演员身段动作的表演,更注重聆听其曲调唱功的展现,借由悦耳动听的音乐声腔,了解戏出的情节推展。演员除了要苦练「作」、「打」的硬功夫,也要用心锻炼表现内涵的「唱」、「念」,不可偏废。作为中国传统戏剧的「戏曲」,「曲」占有著举足轻重的地位。各类的大戏如此,偶戏的演出亦然。

过去的传统影戏是以说、唱为主,操偶为副;也就是说,观众看戏主要是欣赏故事的内容,偶的表演只是辅助观众了解情节,为他们提供人物形象的想像空间而已。其实这与中国传统的说唱艺术(讲唱文学)有极深的渊源,尽管偶戏后来已成为另一类的表演艺术,传统社会群众还是维持「听」故事的旧习惯。就欣赏层次来说,民众急于知道的是戏剧内涵的情节发展,外在戏剧表演技术优劣与否,或许并不那么重要。然而,随著影视娱乐的发达,观众的欣赏口味已经转变,视觉的刺激效果取代了故事的实质内容;因此,影戏的演出讲求画面的炫目、技巧的多变,以提供观众新鲜奇特的感受。

「唐山市皮影剧团」这次带来的传统剧目为〈刺乔〉及〈穆桂英挂帅〉,分别为著名连本戏《五锋会》和《杨家将》中的一折。如上所言,传统影戏的演出以「说唱」为主,操作技巧并不特出,也不是表现的重点。因此,两折戏的场景均只一幕,布景固定无需变化,除了人物的上下场,主要以「唱曲」交代情节发展,动作极少,可以说是十足的「文戏」。

四种板式与多样唱腔

唐山皮影戏的唱腔属于板腔体,即在一个基本曲调的基础上,加入多样的变化。基本曲调可分为「平调」、「花调」、「凄凉调」、「悲调」、「游阴调」及「还阳调」。顾名思义,「平调」具有平易流畅、叙事性强的特点;「花调」是在「平调」的基础上进一步装饰,而表现更为花巧;「凄凉调」表现沧凉凄婉的情绪;「悲调」则予人忧伤哀怨之 感触;「游阴调」表现出人物悲痛已绝而有气无力;「还阳调」多用于悲绝昏迷后逐渐苏醒的情节,由激动到平缓的过度阶段。若以唱腔的功能区分,可表现叙述、欢乐、悲伤三种情绪。大抵而言,平调多为叙述,花调多表现欢乐,而凄凉调、悲调、游阴调、还阳调则用于悲伤之时。

至于板式,则可分慢、中、快、散四种。慢的为大板,又叫头性板,一板三眼;中的叫二性板,一板一眼;快的叫三性板,亦称紧板,有板无眼;散的则无板无眼。其中二性板是基本板式,其他板式则由二性板放慢(大板)、加快(三性板)及变散(散板)而衍生出来的,而各板又可再细分成慢、中、快,板式灵活而多变,可使剧中人物的情感变化,得到充分的展现。

唱词方面,由于唱腔为板腔体,曲文则属于诗赞系,基本是由若干个上、下句连缀而成,一般为上仄下平的韵脚。句式除了一般常见的五字句、七字句、十字句外,还有风格独特的三赶七(注1)、三字经、硬辙(注2)、大金边儿(注3)、小金边儿(注4)、赞语、十六字句等。字数较多的七字句、十字句,多用于大板、二性板;字数较少的五字句、三字经,则多用于二性板、三性板;赞语、大金边儿、小金边儿则用于半数半唱之处;三赶七一般多用于情绪高涨之处。

此外,锣鼓经和器乐曲,是唐山皮影戏中另外两种音乐表现手法(注5)。由于在地理环境上与北京相近,音乐风格基本上与京剧相同,进而将其程式化的手法运用于影戏之中。时至今日,器乐曲的使用范围已有所拓展,由原来程式化的表现,发展至今不但可以配合动作,也可用于描写环境,有时还配合戏剧冲突,以抒发人物的情感。

总上所言,结合唱腔、板式、唱词、锣鼓经和器乐曲各层面的表现,厥为唐山皮影传统戏出的特点所在,亦可谓为该团的艺术瑰宝。

一张嘴操控百万变化

对于传统影戏的表演,谚语有云:「一口诉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亦即所有人物的口吻,均出于主演者一人的声口;双手加上双脚可以同时操控十数个小影偶互相对打,舞台装置简单,人手少,影窗小,这与当时因应交通条件及符合江湖卖艺四处游走的性质有密切关系,移动的方便性成为主要考量,也因而促成其流播的迅速与广泛。

时至今日,尽管唱腔、乐曲为唐山传统影戏的特殊之处,但为了适应现代观众的视觉感受及调适现代剧场的功能,即使是传统戏出,其在表演形式上也不能不有所革新。笔者于一九九八年间曾亲访该团团长姚其巩,并对其表演形式有如下之观察:

一、影偶的尺寸加大,从七寸、一尺二、一尺五,一路放大到二呎半。除了传统角色外,造型多趋向卡通化。颜色跳出传统的黑、红、绿等单调色系,而采用多种颜色涂染,使其更加光鲜亮丽。影偶本身的活动机关增多,操纵杆也增加多根,操作时往往需要两三个人同时控制一个影偶,相对而言,影偶动作则更形生动细腻、活灵活现。

二、舞台与影窗也相较于传统增大许多,约与一般大戏舞台相仿,影窗有如电影银幕。除了上述影偶操作的人手增多外,也随场次更换布景,并增加许多特效,更制造远近等视觉效果,因此人手上往往需要十数人甚至二十余人,已非传统三五七人即可演出的小班制。整个戏团的组织复杂程度似不下于一般大戏戏团。

三、灯光采用日光灯管,并排连接数十根悬挂于舞台后方顶端,光线投射于影窗上,其特点是演出时可以使操纵杆的杆影消失,并使整个影幕与电视萤幕的效果相似,当影偶在影窗上活动时,就像观赏一部卡通影片。

四、演出时的音效采用录音播放方式,依演出剧目的不同先录制好各种口白与音效(如采用现场演奏方式,所需的人手更多、更复杂)。有的是京剧的音乐与腔调,人物造型与京剧相似,身段动作亦同;有的则是纯粹音乐,只欣赏影偶的动作,此类则多为童话剧。

五、人物的口吻依不同角色由不同人配音,与传统由主演一人负责所有角色的口白和唱曲的情形大大不同。行当分配有专业化的趋势,有的演员甚至能独创唱腔特色,增添唱曲风格。

六、据姚其巩表示,演出的情况视场合而定。如果是出国公演,必定选择较能符合外国观众欣赏趣味的戏码,再加上出国人数上的限制,只好采用录音播放的方式。如果是内地下鄕公演,则会以传统的方式演出,影偶、舞台、音乐、口白等,完全依循传统,这样较能投合农村地区人民的欣赏口味。

其实,不可否认的,这样的演出方式较能吸引观众。即使是这次呈现的著名传统剧目,除了保留音乐、曲调与唱腔等元素之外,其表演形式悉以改良形式搬演。姑且不论其所具有的艺术价値高低如何,也不论其所保存的传统特色是多是少,至少比传统影戏的演出形式更具生命力。

如何传统?怎样现代?

虽然我们不断致力兼顾传统与现代,希望寻索出二者之间的平衡点,但当其中出现何者较有持续发展的优势时,必须有所取舍。站在保存的立场,当然希望传统风味越浓越好,但若站在延续发展的立场,则当中的优劣胜败,相信大家已心知肚明。以本次唐山皮影剧团演出的两套内容而言,观众对神话剧及童话剧的反应,和对传统剧的态度即有明显的差异。前者让全场观众欢笑声不断,并时有惊叹之言;后者则使许多小朋友中场退席离去,多数慕名而来的观众语多失望,鲜少人有耐心从开始欣赏到结束。相信该团对于这样的结果早已了然于胸,因此传统戏只演这么一场,原因不难猜测。

不可否认的,「唐山市皮影剧团」对演出的改良与创新是成功的,因而能有今日扬名国际的声誉,获得众多观众的激赏,値得我们注意。毕竟,戏剧的生命来自于庶民生活,这与所谓(曲高和寡)的「艺术」是否有冲突与矛盾?相信只是见仁见智罢了。而究竟要如何传统?怎样现代?这似乎仍是我们必须不断思索的课题。

注:

1.三赶七:也叫「三顶七」,因唱词由少而多,节奏灵活.流畅活泼.故多用于紧张热烈、情绪激昂、欢欣喜悦的地方.有把剧情推向高潮的功能。其基本结构形式是:三三—四四—五五—六六—七七。

2.硬辙:硬辙句式的特点是上句为平声韵,下句为仄声韵。一般用于二性板或三性板,曲调为朗诵体。

3.大金边:是数快板形式的朗诵,演唱风格风趣幽默,句式结构为:五五—三三—五五—七—三三三,唱后再加打九下手锣。

4.小金边:小金边与大金边风格相同,只是句数较少。句式结构为:五五—七—三三三,唱后再加打四手锣。

5.关于唐山传统皮影戏的音乐、曲调特色,可参看刘荣德、石玉琢编著:《乐亭影戏音乐概论》,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1年5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