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艺术
戏剧

我是好孩子,也是坏学生

林奕华和胡恩威的《恋人絮语》,没有让我看到太多企图心的展现,或者这戏本只是两人戏剧定位点的再调整;对似乎必须移向中产、移向大表演厅、移向主流市场的两人,这样的再定位,自然是无可厚非,只是当年林奕华犀利的主题企图与叛逆风格,可不要在这样的定位过程中流去了。

林奕华和胡恩威的《恋人絮语》,没有让我看到太多企图心的展现,或者这戏本只是两人戏剧定位点的再调整;对似乎必须移向中产、移向大表演厅、移向主流市场的两人,这样的再定位,自然是无可厚非,只是当年林奕华犀利的主题企图与叛逆风格,可不要在这样的定位过程中流去了。

非常林奕华《恋人絮语》

TIME  5.6〜8

PLACE  台北新舞台

张爱玲的《半生缘》魂魄未远,罗兰.巴特已在门外扣铃。

林奕华和胡恩威这对俐落、洁净又总不令人失望转身的双人组,再次显现他们游走好孩子与坏学生间,适得其所(也能维持自我)的优雅迷人身姿。

以罗兰.巴特《恋人絮语》为名的这出戏,让黄耀明和许茹芸担任主战大先锋,果然也驾轻就熟,你一首我一曲温故知新让歌迷吃到饱满知足,小小遗憾处可能是会问:真的让黄、许这两道好菜,就「这样」无新意地煮吃掉吗?

陈立华的演出似乎并未确定好自己的位置

一肩挑起文本重担的陈立华,在无故事剧情与肢体搭配的架构下,一人喃喃独立四走自语,意图掌控并操舵住巴特大师那看起来清淡随意,其实根本是要摊露暗藏内在情感、又要优游飘出思想絮语的庞大舰队,角色难度才真是全戏最任重道远,能否说服观众接受这隐性文本的爱情絮语力道,是关乎全戏俗雅平衡杆,会不会偏颇与否的决定性筹码。

陈立华的演出,并不如他在《半生缘》里的坏角色来得淋漓尽致,在入戏的感伤自溺,与出戏的冷眼皮坏间,似乎并未确定好自己的位置(究竟是在演罗兰.巴特、自己、林奕华还是谁?),与其他角色的互动关系也暧昧未明(是因「戏码的红烧肉」没有炖得够久够入味吗?),但这部分缺失的帐或是得挂回导演身上,演员有可能只是受过者。

林奕华依旧维持他强烈并能让人期待的个人气息,演员肢体声色极简化(去势化、木偶化?),大胆去除形式与告别惯习的勇气,主导议题并不断寻找意外新关系的好奇心,以及能够(且喜爱)单刀切入人心痛处,又可冷漠无波地离去的本事,而林式舞台原本简单却能拉出张力(并让人不安)的风格,现在加上胡恩威的多元丰富如虎添翼。

没有看到太多企图心的展现

胡恩威在这戏里的挥洒空间加大,视觉节奏掌握得体,有自信大度的表现,但在与全戏核心的扣合上,有些微失措的飘忽;这问题也出现在演员黄大徽、陈浩峰身上,两人演出卖力,但究竟在做什么与想做什么,不够清晰。也就是说,就算是让人见到了「舞照跳、马照跑」的好戏,可是「又怎样呢?」,意涵失之迷离。

黄俊铭的歌声迷人,我喜欢。

林奕华和胡恩威的《恋人絮语》,没有让我看到太多企图心的展现,或者这戏本只是两人戏剧定位点的再调整;对似乎必须移向中产、移向大表演厅、移向主流市场的两人,这样的再定位,自然是无可厚非,只是当年林奕华犀利的主题企图与叛逆风格,可不要在这样的定位过程中流失了。

 

文字|阮庆岳 作家、建筑师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