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艺术家 搬演生命的独脚戏 |
《极体疯狂在路上》由王玮廉(左起)、傅子豪、胡心怡与吴文翠分别演出四段独脚戏。
《极体疯狂在路上》由王玮廉(左起)、傅子豪、胡心怡与吴文翠分别演出四段独脚戏。(梵体剧团 提供)
戏剧

流浪的艺术家 搬演生命的独脚戏

《极体疯狂在路上》刻画旅程的体悟

林怀民将文化奖奖金捐出成立「流浪者计划」,奖励年轻艺术家到海外从事「贫穷旅行」。极体剧团(今年更名梵体剧团)的傅子豪与疯狂剧场的王玮廉已流浪归来,与吴文翠、胡心怡,设定好游戏规则,各自以「在路上」的主题,廿五分钟的独脚戏,分享他们的旅程。

林怀民将文化奖奖金捐出成立「流浪者计划」,奖励年轻艺术家到海外从事「贫穷旅行」。极体剧团(今年更名梵体剧团)的傅子豪与疯狂剧场的王玮廉已流浪归来,与吴文翠、胡心怡,设定好游戏规则,各自以「在路上」的主题,廿五分钟的独脚戏,分享他们的旅程。

PROGRAM  《极体疯狂在路上》

TIME  2005.12.15〜18                7:30pm

PLACE  台北牯岭街小剧场

INFO  02-33939888

王玮廉《在返往孤独园的路上》

王玮廉在一九九四年《表演艺术杂志》出版的摄影集《表演视界》里,第一次看到大野一雄的演出剧照,便深深著迷,他的流浪计划是参加大野一雄的「舞踏工作坊」。作品取自《楞严经》的一段,有三个角色,阿难、世尊与摩登伽女,阿难在外流浪,受到摩登伽女(妓女)的幻术诱惑,世尊派文殊菩萨持咒前往搭救,阿难向世尊提出一连串的问题与质疑。玮廉一人分饰三角,「回」、「往」、「返」、「归」,是这出戏主要的动作,以舞踏当成身体表现的技术,并结合相声演出。

傅子豪 《Jalon Jalon 在路上》

傅子豪的流浪者计划是到印尼学习传统舞蹈,在林怀民的介绍下与北艺大舞蹈系的印尼籍萨尔老师的协助,到印尼中爪哇的日惹与古都梭罗。「Jalon jalon」是印尼人道别时的常用语,有著祝福语希望之意,演出用到南管曲目「别离金銮」,以昭君出塞心思汉宫的心情转折,描述印尼这段流浪时光的回忆,同时呈现出旅游期间的发现:印尼看似严格的回教教条,处处受到约制,却因简单而感觉充满自由,台北的生活却因自由,反而造成束缚。

吴文翠  《在不断剥除的路上》

吴文翠以人生作为旅程,分为两个阶段,刚开始不断向外界吸取养分来丰富生命,后来体悟到,若要求得更精进,必须开始学会割舍与剥除。她透过五种抛弃的历程来自我成长,第一个要抛弃的是「外貌」,以花朵来象征容貌。第二个要抛弃的是「定义」,对事物的认知与诠释。第三抛弃的是情感,亲情友情与爱情,因想要拥有而产生束缚。第四个要放弃的是想要被爱的心情,将被爱转换成别种形式的力量。最后要抛弃的是身体,获得更大的自由。如同舞踏的精神「把被体制化的身体外衣剥下,转变为无的身体」。

胡心怡  《在不断晕眩与失衡的路上》

胡心怡要以纯粹肢体呈现自己的内心生活与思考,和旅行的流动性。旅行间外在的空间的变化,内心的风景却不断地回溯,小时的记忆与生活中的点滴,却在陌生的风景上浮现,透过旅行回头检视自己。旅途中的风景与生活中的物件成为影像的叙述脉络,与肢体相互呼应。整场充斥著生活中大量的声响,街上的叫卖、汽机车发出的声响,各种鞋子发出的不同声音等等。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