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摇摆的送葬进行曲 |
黑人小号手巴迪.波登纪录上最早的一位爵士乐手。图为波登的传记。
黑人小号手巴迪.波登纪录上最早的一位爵士乐手。图为波登的传记。(本刊资料室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酷!爵士年代 VIVA JAZZ ERA 一种精神.八种风格-纽奥良爵士

快乐摇摆的送葬进行曲

纽奥良爵士是在丧礼时演奏的音乐,就像是台湾的「西索米」一样。但是听过纽奥良爵士的人都认为它是种快乐的音乐,送葬音乐怎么会快乐呢?原来纽奥良被法国人卖给美国后,黑人沦为奴隶,让他们认为活著是件痛苦的事,唯有死亡才能解脱。所以丧礼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也难怪纽奥良爵士乐听起来总是带有快乐的感觉。

纽奥良爵士是在丧礼时演奏的音乐,就像是台湾的「西索米」一样。但是听过纽奥良爵士的人都认为它是种快乐的音乐,送葬音乐怎么会快乐呢?原来纽奥良被法国人卖给美国后,黑人沦为奴隶,让他们认为活著是件痛苦的事,唯有死亡才能解脱。所以丧礼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也难怪纽奥良爵士乐听起来总是带有快乐的感觉。

任何一种音乐的诞生,不论是出自于宗教信仰或者是娱乐需求,开始时一定有某种「特定用途」。纽奥良爵士的诞生,除了反映当时非裔黑人的社会背景外,和他们信仰的巫毒教(Voodoo)也有很大的关系。

快乐的送葬进行曲

简单来说,纽奥良爵士是在丧礼时演奏的音乐,就像是台湾的「西索米」一样。廿世纪初,住在纽奥良的黑人乐手最常接到的演出机会就是在出殡的场合里。因此许多著名的纽奥良爵士大师,如路易.阿姆斯壮(Louis Armstrong),他们一身的好技术全都是在出殡队伍中练就的。也因为纽奥良爵士多半是在出殡队伍中演奏,所以在乐曲风格上多是以「进行曲」的方式谱写,目的是为了方便送葬队伍的行进。但是听过纽奥良爵士的人都认为它是种快乐的音乐,送葬音乐怎么会快乐呢?原来在一八○三年,法国人将纽奥良的殖民权卖还给美国,但美国白人歧视黑人,让原本自由的黑人一夕间变成了奴隶。纽奥良的黑人大多信仰巫毒教,加上奴役制度,让他们认为活著是件痛苦的事,唯有死亡才能解脱。所以在他们的心中,丧礼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他们希望死去的亲人可以无牵无挂,留下来的家属则能抚平悲伤,也难怪纽奥良爵士乐听起来总是带有快乐的感觉。

历史上最早的一位纽奥良爵士乐手是谁已不可考,但纪录上最早的一位是指黑人小号手巴迪.波登(Buddy Bolden)。波登在一八九五年成立了一个乐团,在纽奥良红灯区(Storyville)一带演奏,到一九一七年红灯区关闭为止。早期纽奥良爵士乐是由黑人所开创的,但有趣的是,留下第一张爵士乐专辑的并不是黑人乐手,而是一个全部由白人组成的「正宗狄西兰爵士乐团」(Original Dixieland Jazz Band),于一九一七年录制了历史上第一张爵士乐专辑。事实上,一九一五年曾经有人邀请当时著名的黑人短号手Freddie Keppard来灌录爵士乐唱片,但是Keppard担心自己的演奏会因为录音的流传而被其他人模仿,于是拒绝了,也失去录制第一张爵士乐唱片的机会。

纽奥良爵士的诞生地—刚果广场

「刚果广场」(Congo Square)位于纽奥良著名的法国区,当法国人或西班牙人还没来美洲大陆殖民时,这里是印地安人庆丰年的地点。十八世纪欧洲人殖民后,刚果广场则成了黑人周末跳舞唱歌的聚会场所。当时奴役制度尚未出现,非裔黑人于工作之余,喜欢利用周末期间聚集在此同乐。那里有跳蚤市场供黑人买卖生活所需,更重要的,黑人们在此聚会,唱歌跳舞,无形中将非洲音乐文化借此保留下来。此后,各种音乐文化在此经年累月融合交流,爵士乐就在这里诞生了。到了今天,刚果广场原址变成了纪念爵士亲善大使路易.阿姆斯壮的「路易.阿姆斯壮纪念公园」(Louis Armstrong Memorial Park),许多游客造访纽奥良时,都喜欢来此见证这爵士乐发源之地。

延续音乐香火的典藏厅

说到纽奥良爵士乐不得不提「典藏厅」(Preservation Hall),一间位于法国区圣彼得路(St. Peter Street)726号的木造破旧老房子。这房子建造于一七五○年,曾经是住家、餐厅、照相馆与艺廊,一九六一年正式成为保存暨展示纽奥良傲人爵士乐资产的重地。平常的日子里,一到傍晚就可见到一条人龙从典藏厅门口伸展,八点一到,人群鱼贯挤入约四、五公尺见方的场地里,享受最道地的纽奥良爵士。

「典藏厅」是个地方不大,破旧甚至有点潮湿的老式木造建筑。狭小的表演厅,墙上挂著一幅幅老纽奥良乐师的画像,地上舖著两排坐垫,后头再排上几张老旧的椅子,光是座位大概塞不了三十人,剩下的则得用站的。在「典藏厅」里演奏的乐手清一色是土生土长的纽奥良老乐师,他们代表著纽奥良爵士的正统。去年卡翠娜风灾重创纽奥良,「典藏厅」的老乐师们所幸大多未受波及,音乐香火得以传承延续。

纽奥良制造,芝加哥出货

我们都知道纽奥良爵士最著名的代表就是路易.阿姆斯壮,但是阿姆斯壮却不是在纽奥良走红的,而是在芝加哥;事实上纽奥良爵士乐就是从芝加哥开始流行的。为什么呢?

过去纽奥良爵士乐在纽奥良当地多用于送葬与娱乐,但受限于地理与经济位置,始终定位在「地方音乐」上。音乐家若想要获得更多表演机会,上大城市是不二法门。于是乐手们偷偷搭上北上的火车到了芝加哥,利用大城市的传播优势成功打响了欢乐摇摆的纽奥良之声,纽奥良爵士从此风行全美。然后,音乐家们继续前进,把纽奥良爵士带到美国另一个大城市——纽约。当爵士乐到了纽约之后又产生了巨大变化,不过,那是另一则故事了。

 

沈鸿元推荐碟

阿姆斯壮《七五成群完整版》 Complete Hot Five and Hot Seven Recordings

说到纽奥良爵士当然第一个想到他,但阿姆斯壮作品实在太多,只好贪心点一次推荐个四张一套的全集。这是阿姆斯壮早期最经典的录音,也是了解正统纽奥良爵士的最佳途径。

Sidney Bechet The Fabulous Sidney Bechet

Sidney Bechet对于爵士乐有个极特殊的贡献,他是历史上第一位将萨克斯风这项乐器带入爵士乐的演奏里的人,光这点就值得听他的东西了。过去纽奥良传统乐手多习惯吹竖笛,Bechet的高音萨克斯风让爵士乐有了全新的味道。

Preservation Hall Jazz Band—Sweet Emma

「典藏厅」是纽奥良最重要的爵士表演圣地,这张专辑是我去纽奥良时在「典藏厅」里看到,但嫌太贵后转去街角纪念品店买的。专辑重现西元1964年纽奥良传奇歌手“Sweet Emma” Barrett与典藏厅爵士乐团的现场演出,热烈的管子与流畅的斑鸠琴完全展现了Dixieland音乐的魅力。

Sweet Emma’s The Bell Gal & Her Dixieland Boys feat. Jim Robinson

“Sweet Emma” Barrett是纽奥良爵士最著名的黑人女歌手,不过她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纽奥良表演,因此知名度不算高。Sweet Emma有个外号叫做「铃铛女孩」(The Bell Gal),因为她喜欢穿上面装了铃铛的红色吊带袜,唱歌时叮叮当当的十分有趣。六○年代加入「典藏厅爵士乐队」各地巡回演出,西元1983年过世,相当长寿。

《重返纽奥良》

这是一张纽奥良爵士精选辑,在国内要寻找纽奥良爵士的作品并不容易,因此将这张精选辑加入推荐名单里。同时也老实说,精选辑里包含了我自己去纽奥良旅游的文字介绍。虽然我并不会因为销售数字而多拿任何一毛钱,但不否认这仍就算是内举不避亲的推荐啦!

 

文字|沈鸿元 台北爱乐电台「台北爵士夜」主持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