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萨尔兹堡艺术节 当代乐音,与莫札特对映争辉 |
拉图带领柏林爱乐演出整场当代曲目,左为声乐家芭芭拉.汉尼根。
拉图带领柏林爱乐演出整场当代曲目,左为声乐家芭芭拉.汉尼根。(林芳宜 摄)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2006年萨尔兹堡艺术节 当代乐音,与莫札特对映争辉

适逢莫札特年,除了上演莫札特二十二部歌剧外,今年的委托作品也以莫札特为主题──即将卸任的艺术节艺术总监、作曲家鲁奇次卡,认为当代作品与莫札特作品可以形成非常平衡的对比,莫札特年只展演莫札特本身的作品显得太单薄。所以任期内已经为艺术节攒下大量当代曲目的他,这次更是洒大钱演出当代作品如颇受争议的《查伊德.阿达玛》、史托克豪森的MIXTUR 2003等。

适逢莫札特年,除了上演莫札特二十二部歌剧外,今年的委托作品也以莫札特为主题──即将卸任的艺术节艺术总监、作曲家鲁奇次卡,认为当代作品与莫札特作品可以形成非常平衡的对比,莫札特年只展演莫札特本身的作品显得太单薄。所以任期内已经为艺术节攒下大量当代曲目的他,这次更是洒大钱演出当代作品如颇受争议的《查伊德.阿达玛》、史托克豪森的MIXTUR 2003等。

萨尔兹堡艺术节小档案

▲1920年开办,首届艺术节由马克思.莱哈特(Max Reinhardt)导演的霍夫曼斯塔尔(Hugo von Hofmannsthal)《阳世人》Jedermann开场,从此上演《阳世人》成为每年艺术节的传统。

▲艺术节初创时期,除了莱哈特与霍夫曼斯塔尔以外,音乐部分则由作曲家理查.史特劳斯与当时维也纳皇家歌剧院指挥沙尔克(Franz Schalk)主理。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艺术节虽然照常举行,但迫于政治压迫,《阳世人》首度从节目单中剔除。

▲卡拉扬生前加演圣灵降临节音乐会,他过世后,艺术节节目系列再加入巴洛克音乐,而歌剧制作则大部分由义大利指挥慕堤(Riccardo Muti)担纲。

▲自1964年起,除了《阳世人》以外,艺术节每年邀请一位知名人士担任开幕致词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应邀于1992年担任此职,发表《人类同理心与宇宙责任心—喜乐的基石》。

▲2001年由鲁纪次卡(Peter Ruzicka)接掌总监一职,开始大量展演当代音乐。 今年是莫札特两百五十岁冥诞,早在去年,世界各地便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好好地「莫札特」一番,更别提奥地利这个莫札特的国度了。原本就以莫札特为主轴的萨尔兹堡艺术节,今年无论是从节目型态或节庆话题,都比往年更加热闹。

艺术总监难敌群众口味

当鲁纪次卡二○○二年从前任总监莫提尔(G. Mortier)手中接过萨尔兹堡艺术节艺术总监一职时,奥地利的爱乐圈无不欢欣鼓舞,因为自莫提尔接掌之后,往日卡拉扬时代开创下来的歌剧与音乐会分量就大大减少,反之,戏剧节目遽增,奥地利媒体甚至以「严重影响到维也纳爱乐与国家歌剧院于艺术节的地位」来形容莫提尔的节目取向。因此,身为作曲家、指挥家,也曾任汉堡歌剧院、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交响乐团等总监的鲁纪次卡,看来会重新为音乐节目争取到该有的分量──大家如此打算著。

的确,鲁奇次卡大力增加音乐与歌剧节目,只不过却与艺术节粉丝们的期待有点不一样。鲁奇次卡本著作曲家的天职,在节目中加入许多当代作品,莫提尔时期也有现代音乐系列,但却是乐迷们已经「认可」的大师如梅湘、贝尔格、布列兹等,鲁奇次卡则是给予大量的委托作品,尤其是奥地利本土新生代作曲家。他的意图很明显,除了当代大师的作品以外,他希望可以借由委托创作,为艺术节在当代音乐史的发展上留下一个地位,而大力提携新生代作曲家除了发自作曲教授的本心以外,也希望为颓圮已久的奥地利音乐界催生新苗。

可惜鲁奇次卡的好意,这些年来虽然替艺术节攒下了不少首演曲目,却也越来越得不到群众的掌声。今年是首任任期的最后一年,去年鲁奇次卡即公布不再留任,大有在决策层宣布不予续聘之前,先自行优雅挂冠的姿态。但也正因如此,今年萨尔兹堡艺术节可说是当代音乐大鸣大放,十五首包括歌剧在内的委托作品,看在爱好者眼中,当然直呼过瘾,而反对鲁奇次卡的保守乐迷,当然也没闲著,依然批判鲁奇次卡的选择。

新歌剧与莫札特歌剧穿插演出,毁誉参半

适逢莫札特年,除了上演莫札特二十二部歌剧以外,今年的委托作品也以莫札特为主题──鲁奇次卡认为当代作品与莫札特作品可以形成非常平衡的对比,莫札特年只展演莫札特本身的作品显得太单薄。其中最受争议的当属女作曲家契尔诺玟(Chaya Czernowin,1957-)的歌剧《查伊德.阿达玛》Zaide .Adama。鲁奇次卡给予这位以色列裔女作曲家的功课是「写一首查伊德的对应作品」(ein Kontrapunk zu Mozarts Zaide)。

契尔诺玟以拼贴手法,将莫札特的《查伊德》拆成数段,中间穿插她的《阿达玛》,形同两个平行的歌剧。除了音乐以外,平行进行的还有表演者、语言与舞台。首先,舞台切割为前后两个舞台,前舞台的乐池中为正常歌剧管弦乐团编制,由莫札特音乐院管弦乐团负责《查伊德》;用整面墙隔出的后舞台,则为一组室内乐乐团加上电子音乐装置,由奥地利新音乐室内乐团(OENM)担纲《阿达玛》。演唱者也分为唱《查伊德》与唱《阿达玛》两组人马,特别是《阿达玛》里使用阿拉伯语、希伯来语跟德文等歌词。

契尔诺玟将《阿达玛》设定为《查伊德》的倒影,因此整部歌剧的设计成为莫札特与契尔诺玟交叉出现,有如《查伊德》的唱片跳针一般。虽然契尔诺玟的《阿达玛》非常精致,但一来担任女主角的两位歌者Mojca Erdmann (饰查伊德)与Noa Frenkel (饰阿达玛之女人一角,亦为查伊德之反射),前者演技佳歌声差、后者歌声好演技却生涩,没有唱做俱佳的观赏乐趣;再者《阿达玛》因为穿插著莫札特的音乐,无法一气呵成,反而让契尔诺玟音乐特有的细腻与精致变成薄弱的呻吟,与饱满甜美的莫札特声响无法相抗衡,失去了「对位」的精神,十分可惜。

《查伊德.阿达玛》在萨尔兹堡州立剧院首演,当晚剧院有如上流社会的社交晚宴,充斥著闪亮的晚礼服。当演出完毕、歌者谢幕时,观众的掌声如雷,对于两位指挥也给予热烈的鼓舞,但当契尔诺玟被指挥邀请上台时,则出现嘘声与掌声并起的局面。时光流转了数百年,契尔诺玟站在莫札特的地盘上,际遇并没有比莫札特当年好,当晚给予作曲家嘘声的贵宾们,也许不知道几百年前的人们也是这么地对待莫札特的作品。

洒大钱演史托克豪森的MIXTUR 2003

另外在节庆大厅的拉图爵士与柏林爱乐,安排一场古典曲目与现代曲目。拉图近年来积极发出委托作品的邀约,为柏林爱乐累积当代曲目。这场的曲目以「宇宙星体」为主题,网罗了撒莉亚荷(Kaija Saariaho,1952-)、平确(Matthias Pintcher,1971-)、汤奈吉(Mark-Anthony Turnage,1960-)、狄恩(Brett Dean,1961-)、狄悌吕斯(Hernri Dutilleux,1916-)和奇布尔次(Hanspeter Kyburz,1960-)等人的管弦乐作品于一堂,这些作曲家各有鲜明的独特性,而且从狄悌吕斯到平确,可说贯穿各世代。拉图带领的柏林爱乐完全走出一条新道路,让这个百年老乐团成为目前德奥地区唯一与时代同步的乐团。

相对于契尔诺玟所面对的歌剧群众,其他作曲家所面对的大抵说来还算是当代音乐的喜好者。由维也纳声响论坛(Klangforum Wien)于萨尔兹堡近郊Hallein 地方一个再利用空间Perner-Insel 演出的闭幕系列音乐会,演出了平确、大师拉亨曼(Helmut Lachenmann,1935)与阿培吉斯(George Aperghis,1945-)的新作品。平确被视作德国新生代希望,已具备大师雏形,在国际间相当活跃,今年萨尔兹堡艺术节有多首他的作品演出,由声响论坛演出的Verzeichnete Spur为一首给室内乐团与电子音乐的作品,乍听几乎完屏除结构性的语法,而单纯以声响音色营造氛围,但实际上仍是缜密设计之作。阿培吉斯的Contretemps与拉亨曼的Concertini都令人耳目一新,昔日作品中的冲突与锐角已经转换为平衡的共鸣,尤其在拉亨曼此曲中,似乎他对一向所追寻的「噪音」有了新解读,成了一首难得温暖融洽的作品。

最后一季任期,鲁纪次卡义无反顾地洒下大钱实现许多难得演出的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史托克豪森的MIXTUR 2003MIXTUR 是史托克豪森于一九六四年发表的作品,为音乐史上第一首传统乐器与电子装置透过声波的收集与混音而产生同步演奏的作品。除了管弦乐乐器以外,把电子装置视为另一个乐器是MIXTUR的设计。MIXTUR 2003的乐器包括三组打击乐乐器、一组木管与一组铜管各立于舞台左右两侧之六十公分高的台上,两个高台之间是分成两组的弦乐;一组负责拉弦、另一组则负责拨弦。各组乐器之间都有声波收集器,周围并放有混音器。当晚上半场是正向MIXTUR 2003,下半场则是反向,也就是从最后一个音奏起的MIXTUR 2003,在听觉上其实并无太大差异。这个版本比一九六四年的版本更电子化,乐器的语法更去旋律性。当晚的音乐会由鲁纪次卡代表因健康因素不克出席的史托克豪森致词开场,由里旭克(Wolfgang Lischke)指挥柏林德意志交响管弦乐团演出。

新舵手新菜单

每年的萨尔兹堡艺术节要等到圣诞节的莫札特安魂曲演出完,才算真正落幕。新总监弗里姆(Jürgen Flimm)为剧场导演,第一部执导的歌剧为一九七八年在法兰克福演出的诺诺(Luigi Nono)作品Al gran sole carico d’amore。如同鲁纪次卡提携青年作曲家,明年艺术节也有一系列「青年导演」节目。当代音乐部分则有「谢尔希的领地」系列音乐会,将有多场音乐会演出义大利作曲家谢尔希(Giacinto Scelsi)的作品,另外由德国摩登乐集(Ensemble Modern)、史特拉斯堡打击乐团等演出李给悌(G. Ligeti)、葛里榭(Gérard Grisey)等多位当代大师的作品。明年的节目内容新旧并重,四平八稳,不似今年多为新创菜色,对于弗里姆是否适任,圈内人持两极看法,但可以预见的是,有如当代音乐乐园的萨尔兹堡艺术节,将随著鲁纪次卡的离去不复可见。

相关网站

萨尔兹堡艺术节官方网站   http://www.salzburgfestival.at

萨尔兹堡资讯网站 

http://www.salzburg.info/index.html

http://www.salzburg.com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