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光剧团新戏《未竟之业》演出时的大厅,身著百年前服饰打扮的演员,正在招呼吃饭喝酒的看戏观众,正面大墙则是剧中电影情节的冒险旅程地图。(谢东宁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巴黎:阳光剧团《未竟之业》 借古讽今理想热情不再

离上次作品《浮生若梦》发表四年后,阳光剧团的新戏《未竟之业》Les naufragés du Fol Espoir 终于在今年二月三日举行首演,这个众人引领期盼许久的四个小时大戏,推出后果然又引起一阵剧场旋风,上演都已经快两个月,至今媒体还是佳评如潮、推荐不断,看来大师莫努虚金的作品,已经不单只是场戏剧演出,简直是抛出一个可以引起众人讨论的社会议题了。

离上次作品《浮生若梦》发表四年后,阳光剧团的新戏《未竟之业》Les naufragés du Fol Espoir 终于在今年二月三日举行首演,这个众人引领期盼许久的四个小时大戏,推出后果然又引起一阵剧场旋风,上演都已经快两个月,至今媒体还是佳评如潮、推荐不断,看来大师莫努虚金的作品,已经不单只是场戏剧演出,简直是抛出一个可以引起众人讨论的社会议题了。

这出戏延续莫努虚金「剧场中的剧场」之风格,时间回到百年前(一九一四年)电影刚发明不久,一个酒馆老板,以为这个新科技可以拯救世界,成立了一个「电影人民教育推广协会」,想要以拍电影实现他心中「自由、平等、博爱」的美丽乌托邦世界。

而此时也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前夕,老板克难利用自己的酒馆为场景,招来亲友、顾客当演员、工作人员,故事取材十九世纪著名科幻冒险小说家,也是《环游世界八十天》作者朱利.凡尔纳(Jules Verne)的一本冒险小说。而当一切准备就绪,无论真实剧场里或虚构电影中,皆如火如荼进行著的热情理想,却不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爆发那天,全成了「未竟之业」而全部中断结束。

剧场改装为酒馆,踏进百年前怀旧时光隧道

位于巴黎弹药库园区的阳光剧场,因应演出整座剧场改装成舞台主要场景「疯狂信念(au Fol Espoir)」酒馆,大门左右招牌写著「包办婚宴喜庆」、「兼营剧场、音乐、电影厅」。走进热闹滚滚的大厅,身著百年前服饰打扮的演员,正在招呼吃饭喝酒的看戏观众,而两侧墙壁挂上旧电影海报,正面大墙则是剧中电影情节的冒险旅程地图,拿著戏票的观众进了剧场大门,仿佛踏进了百年前的怀旧时光隧道,也走进了莫努虚金──剧场就是生活的剧场理念。

舞台上的时间背景是工业革命后的二十世纪初期,新科技改变全世界时代的开端,飞机、电气火车、电子计算机、广播、电视…,人类以对未来充满了梦想的期盼迎接新科技;可是另一方面因为财富分配不均,也造成了社会主义的兴起,这些信仰者对于社会未来,也有一番不同的期盼;再者此时因为殖民主义、地缘政治,亦造成了欧陆国与国之间的紧张。可以说这是一个历史关键的年代。

而故事从一位今日的教授,寻找到一个录音资料开始,揭开了那个年代的这群业余人士,为实现理想拍电影的故事。电影导演向所有人叙述这个故事:一群理想分子,为建立一个更为平等的社会,搭上汽船开往澳大利亚寻找新乐土,可是船却不幸在好望角触礁,于是所有乘客踏上了原始之地的阿根廷,经历了一场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冲突。

电影、剧场多层次叙述,呈现奇幻的魔力

更精采的是莫努虚金拿手的剧场形式,在拍摄此「默片」电影的舞台上,演员快速地转变场景,利用克难的布景道具,搭建出电影镜头中、以假乱真的不可思议画面;扮演电影演员的剧场演员,用类似默剧的对嘴形式,滑稽地配合字幕对嘴演出,而观众同时看到镜头之外工作人员,忙碌地制造下雪、下雨、吹风、航行、沉船、海底……等电影效果;就在观众进入电影故事的同时,演员却又不时打断幻觉,提醒外在战争就要开始,必须赶工才能完成电影。

如此电影、剧场多层次的故事叙述,让整个剧场充满了一种奇幻的魔力,而导演主要想传达的理念,却又渗透到剧情的每一个细节之中。

剧场手法凝练、能量企图强大的莫努虚金,在这个故事中多面向地触及到历史、社会、电影、剧场与人类价值。此外,莫努虚金出身生电影家庭,她的父亲从事电影制作人,这种从小耳濡目染的环境,相信也是她走向剧场的一个因素。

而就在她带领阳光剧场、进驻弹药库园区四十周年的今天,编导这个拍电影的故事,除了带有浓厚的自传隐喻,相信也是一个从事剧场近半个世纪的大师之深刻自我省思:到底剧场在今天,还能不能跟故事中上个世纪初的人们一般,继续保持热情地追寻人类的理想乌托邦?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