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中正文化中心艺术总监黄碧端接受亚太表演艺术中心协会(AAPPAC)访问内容 |
(许斌 摄)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国立中正文化中心艺术总监黄碧端接受亚太表演艺术中心协会(AAPPAC)访问内容

编按:国立中正文化中心艺术总监黄碧端,日前应亚太表演艺术中心协会之邀接受访问,一谈她对艺术的看法,她的艺术工作历程,对当前文化现况的想法,与对两厅院未来发展的蓝图。本刊于此刊登访问内容,提供读者以了解黄总监之经营构思。

文字|本刊编辑部、许斌
第213期 / 2010年09月号

编按:国立中正文化中心艺术总监黄碧端,日前应亚太表演艺术中心协会之邀接受访问,一谈她对艺术的看法,她的艺术工作历程,对当前文化现况的想法,与对两厅院未来发展的蓝图。本刊于此刊登访问内容,提供读者以了解黄总监之经营构思。

Q请问您对艺术的诠释?

A艺术是知识,也是感觉的产物,更因为是「感觉的产物」,所以可以依赖感觉与他人分享——这点也是艺术最可贵的特质。艺术没有绝对的公式,而是人的先天本能和外在条件的自然结合。人的创作欲望和成就动机,是新的艺术形式的无止尽来源;因而艺术永远可能给我们超越期待的美感与创意、情绪的感知,以及创作的再启发。我们从学习之中了解艺术,也从欣赏之中享受艺术,更在人生历程之中,不断体会艺术的意义。

 

Q过去三十年间您担任很多大学教育相关工作,请问那些工作经验对您现在作为国立中正文化中心艺术总监,有何相辅相成之处

A对我来说,艺术和我的学习背景与工作经历可说密不可分。我从美国学成回国,到今年刚好三十年,虽说大部分的时间从事教学或教育行政相关工作,但并没有脱离艺术的范畴。我的教学专业是文学,本来就和艺术密不可分。一九九二年,我从大学教职转任两厅院,担任了三年副主任,也创办了《表演艺术》杂志;两厅院法人化后,我两度担任董事,因此也见证了两厅院从公务机关时期到转型行政法人,一路走来的发展。其间我曾任艺术大学的校长和文建会主委,与艺术领域一直「长相左右」;接下艺术总监的担子,不是转换跑道,相反的,过去的工作经验和资源成为非常好的工作养分。

 

Q您曾担任文建会主委,是什么原因使您决定接受艺术总监的工作?对这个工作的感想?

A今年三月郭为藩先生被任命为董事长,我是董事之一,大概因为我在相关领域的经验和对两厅院事务较有了解,所以董事长和董事会把这个工作交付给我。人生每多意外,其实二○○六年自台南艺术大学两任校长卸任后,我就退休准备「逍遥自在」了。隔年被找去担任文建会主委;去年年底卸下主委职务后,再被赋予这个重责,这些都不在我的生涯规划之中,不过都是很有意义也很值得全力以赴的工作。

前面说过,接下艺术总监的担子,并不是「转换跑道」。十八年前我第一次到两厅院服务。那时候两厅院还在起步阶段,但由于场地的等级,我们邀请的一定都是一流的表演团队,再加上只有四个场地,大家都抢档期而台湾观众人口有限,所以一档演出时间不可能拉太长。一般而言,两厅院的一档演出短则一天,长也很少超过两个礼拜,每年的演出因此高达三、四百档。这么高的节目转换率,在全世界的大剧院来说都是罕见的。作为观众,每天都有高品质的新节目可以看,当然是好事;但对两厅院的同仁来说,就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策画和执行工作上。因此,十八年前在两厅院服务的三年间,我可以说是一个全职的观赏者,也是一个超时的服务员。那段经验以及工作中接触到的中外文化人、事,都是我生命中可贵的历练。

一九九二年十月,我在接任两厅院副主任的两个月后,创刊了《表演艺术》杂志,也就是现在大家较亲切地称之为PARPerforing Arts Review)的刊物。这本杂志十八年来经过一棒又一棒优秀编辑者的努力,不但得奖无数,也完整保存了这段期间正好是台湾表演艺术盛世的珍贵历史,这也是我觉得很安慰和庆幸的事。

另外,两厅院成立迄今,将近四分之一世纪,一直是国内唯一国际等级的专业表演场地,在提升国内文化水平、建立国际交流平台、培养场地管理能力等各方面,都有卓越成果。除了继续在这些层面上精益求精,我们接下来还有一个重点工作,就是传承经验。目前国内几个兴建中的大场地,如南部卫武营表演艺术中心、台北新剧院,乃至于台中歌剧院、南北流行音乐中心等,在接下来的三、五年内都会陆续落成。过去看似不迫切的人才培育工作,现在应该视为当务之急。两厅院应做好经验传承的准备,包括节目企划、推广行销、舞台技术及场地软硬体管理等。此外,也希望借由这个平台,培养出更多的创作人才,在过去三十年表演艺术聚积的基础上,一棒接一棒,使台湾表演领域的创造力不断地延续下去。

 

Q可否谈谈您对台湾当前文化状况的看法?

A回头看过去三十年,台湾走过了一个经济起飞、民主改革、社会开放的阶段。经济的蓬勃为艺术创作者带来更多的知音,提供更好的养分;民主社会的多元则使创作者得到更大的自由,有了更宽广的挥洒空间。无论经济面或社会面,大环境的变动,正好造就了台湾文化发展最兴盛的时期。其中,我认为表演艺术的动能最强,一方面因为它本来就是动态的,二方面也因为我们的表演艺术界人才辈出,发挥了很大的能量,在国际舞台深获肯定,可以说创造了文化的「台湾奇迹」。三十年来,我很幸运地能在不同的岗位上,见证并参与了这个台湾艺术文化高度发展的过程。

 

Q请问您认为两厅院应负起什么样的社会责任?

A艺术可以完全不需要负担社会责任,因为自由是艺术绝对重要的条件。但好的艺术自然会发挥它的作用,带给人不管是精神上、心灵上,甚至是人格教育上正面的影响。两厅院作为一个国家级的艺术机构,需要担负的社会责任也不在于道德价值,而在提供艺术家最好的舞台,让最好的表演在这里发生;同时,把两厅院的资源落实全民共享,让买不起票的人或者偏远地区不便的观众,也有机会进剧院看演出、参与它的各种活动。这个功能,我相信已经在过去的廿三年中产生了具体的社会效益,使台湾堪称华人地区保存最完整传统文化,也最具多元文化融合力与创意的地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