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庆民国百年 京剧名角反串大动员 |
《五花洞  扫荡群魔》将出现多个真假潘金莲同台乱舞。
《五花洞 扫荡群魔》将出现多个真假潘金莲同台乱舞。(国立国光剧团 提供)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欢庆民国百年 京剧名角反串大动员

国光剧团「喜剧京典.欢乐百分百」

为庆祝民国百年的生日,国光剧团特于岁尾年初,策划了本次戏曲界联演,除了剧码热闹喜趣,并动员国光、台北新剧团、当代传奇剧场与相声瓦舍的多位演员共襄盛举外,最令人瞩目的是名角们的「反串」,如本行老生的唐文华这回将反串程派青衣、本行青衣的魏海敏反串丑婆等,料将让观众笑到喷饭洒泪!!

为庆祝民国百年的生日,国光剧团特于岁尾年初,策划了本次戏曲界联演,除了剧码热闹喜趣,并动员国光、台北新剧团、当代传奇剧场与相声瓦舍的多位演员共襄盛举外,最令人瞩目的是名角们的「反串」,如本行老生的唐文华这回将反串程派青衣、本行青衣的魏海敏反串丑婆等,料将让观众笑到喷饭洒泪!!

国光剧团「喜剧京典.欢乐百分百」

2010/12/31  21:00

2011/1/1~2  14:00   1/1  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联演,在传统梨园界,堪称一大盛事,通常是为了祝贺重大庆典节日,或是为了救济灾难而募款的慈善活动而演,除了各领风骚的名角同台竞艺,阵容坚强、场面浩大,戏码更是丰富精采,炫技、热闹、欢乐是剧目安排的重要考量,特别当戏曲界的明星罕见地以「非本工行当」的舞台面貌「反串」演出时,自然给戏迷耳目一新的惊喜。为庆祝民国百年的生日,国光剧团特于岁尾年初,策划了「喜剧京典—欢乐百分百」戏曲界联演,动员「台北新剧团」李宝春、黄宇琳、「当代传奇剧场」、「相声瓦舍」冯翊纲、宋少卿、名角朱陆豪与赵复芬,以及名琴师张昭泰、大陆胡琴圣手燕守平等剧艺界数十位名家共襄盛举,为观众共度百年欢庆。

名角反串  叫人拭目以待

三天四场的「喜剧京典」,首场是在跨年夜上演的集锦戏,由李宝春与魏海敏的《游龙戏凤》揭开序幕,紧接下来就是两折噱头十足的反串戏──《春秋亭》与《送亲演礼》。前者是《锁麟囊》之经典选场,后者则是具有「刘姥姥进大观园」般趣味的「城乡差距」之世俗喜剧,分别由唐文华反串程派青衣、魏海敏反串丑婆子,堪称两人从艺以来最大尺度的突破演出,而「国光之友」冯翊纲则将客串唐文华的丫鬟梅香,自称「猛男配壮汉」,喜剧效果令人喷饭。下半场《五花洞  扫荡群魔》则由十四对真假潘金莲、武大郎高矮配,展现此出喜剧的欢愉热闹,特邀知名武生朱陆豪饰演张天师,当代传奇剧场派出戴立吾、林朝绪代表,在剧中分饰大法官与真武大郎,最后降妖伏魔大打出手,以精采绝伦的翻筋斗与现场观众朋友一同倒数跨年。

元旦当天所排出的戏码,下午场《天下第一家》取材自「乾隆下江南」的故事,由唐文华、魏海敏、与已退休名丑刘复学主演,剧情以乾隆巧遇百岁人瑞,欣见宰相刘墉一家五代同堂孝悌传家,彰显文化立国的意义,与台湾现况相呼应。编剧贡敏说,该剧既谈家族的五世同堂,也谈国族的一统江山,将孝道寓于笑料之中。晚场《春草闯堂》原名《邹雷霆》,源于南宋时之木偶剧改编而成的莆仙戏,后再改编为京剧,大陆上几乎每个剧种都演过这个「善意撒谎」的千年喜剧。此次将由台北新剧团当家花旦黄宇琳主演丫鬟春草,投师孙正阳的陈清河饰演油条知府,黄宇琳将展现独步海峡两岸的𫏋功绝活。

《神算记》  精采描绘社会人情

压轴戏码《神算记》由远赴河北,从名师裴艳玲习艺经年的青年须生盛鉴,和三位二级演员朱胜丽、刘苑、温宇航合力演出;本剧又名《求骗记》,内容描述一名穷途潦倒的秀才金登科机缘凑巧,摇身一变成为料事如神的「神算金」,被宣召进京侦破悬案,并蒙皇帝封为国师,又从这场大骗局中全身而退的讽刺喜剧。全场惊爆连连笑点不断,其悬疑在于「不瞒观众、只瞒剧中人」,编剧没有让观众处于「随金秀才一路猜谁是贼」的位置,而是让观众心知肚明了然于胸之后,兴味盎然地笑看剧中人的心理活动与周旋应对。

国光艺术总监王安祈表示,《春草闯堂》和《神算记》这两部大陆新编戏,是她心目中的当代最佳中国式喜剧,一个说谎的故事,一个骗子的故事。尤其是后者深刻掌握社会心理人情,却没有过度嘲讽、尖锐讥刺,一切包容在巧妙趣味之中,骗人和求骗的过程连串巧合,剧情一路惊喜连连,「只有谎言是真的,真话皆是假的」。她强调,「放弃真理的澄清、放弃道德正义的追求」,是《神算记》对传统戏曲的一大颠覆,戏看到后来,观众心理早已没有什么善恶是非的区别了,只在跟随金秀才走完了一段求生之路的过程中,对人情世态有了更深一层的体悟。这戏的现代意蕴就在这里:「什么是真相?」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反串  跨行当的突梯与爆笑趣味

反串,顾名思义,就是由演员,在戏中「串」演与自己平素行当相「反」的角色。如这次「喜剧京典」序列的第一场中的《春秋亭》与《送亲演礼》,唐文华以正工老生去饰演程派的花衫角色,魏海敏则以梅派青衣去担任通常由丑角扮演的婆子;而剧中其他重要人物,也几乎全由非本行的演员来饰演。如刘苑、陈美兰以青衣本工反串老生;朱胜丽以花旦扮丑角、汪胜光以小生演青衣、朱锦荣以大净反串老旦等等。由于观众对这些知名演员大都很熟悉,一旦发现他们不复「本来面目」,而正经八百地以另一种造型登场时,往往会产生错愕、惊喜,乃至爆笑的趣味,使剧场中充满欢乐的氛围,舞台上下的互动,大异于平时之演出。

戏曲学者贡敏强调,反串戏虽然容易激发喜感,但它与胡闹却非同义词。演员们将自己擅长的行当搁置一边,却去扮演、揣摩另一类角色,这并非马虎呼拢,换了造型就「完成任务」了;而是真正要对所反串的行当,有相当程度的研究,唱念作表,至少要不出规矩,成为另一种才艺的呈现,不止是逗趣而已。所谓「装龙像龙、装虎像虎」,反串角色,首先造型上要有说服力,使观众猛然间感觉不出来你是「反串」,那才是称职。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