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大航海时代的奇幻历险 |
《黄金海贼王》剧情跳脱历史框架,除借取郑芝龙、颜思齐、王直等知名海盗的事迹,并加入漫画与电影的情节。
《黄金海贼王》剧情跳脱历史框架,除借取郑芝龙、颜思齐、王直等知名海盗的事迹,并加入漫画与电影的情节。(刘振祥 摄)
编辑精选 PAR Choice

戏说大航海时代的奇幻历险

《黄金海贼王》 找回台湾人的海盗基因

金枝演社剧团新作《黄金海贼王》,以四百年前台湾的海洋时代为时空背景,交织西拉雅人、西班牙人、荷兰人、平埔族、汉人与海贼周旋的历险传奇。故事虽设定在十七世纪的东亚海域,但剧情跳脱历史框架,除借取郑芝龙、颜思齐、王直等知名海盗的事迹,并加入漫画与电影的情节。除了有华丽丰富的听觉元素,舞台设计王孟超更将一艘大船直接搬到舞台上,具体呈现一艘海贼船的海上逼真样貌。

文字|廖俊逞
摄影|刘振祥
第226期 / 2011年10月号

金枝演社剧团新作《黄金海贼王》,以四百年前台湾的海洋时代为时空背景,交织西拉雅人、西班牙人、荷兰人、平埔族、汉人与海贼周旋的历险传奇。故事虽设定在十七世纪的东亚海域,但剧情跳脱历史框架,除借取郑芝龙、颜思齐、王直等知名海盗的事迹,并加入漫画与电影的情节。除了有华丽丰富的听觉元素,舞台设计王孟超更将一艘大船直接搬到舞台上,具体呈现一艘海贼船的海上逼真样貌。

金枝演社《黄金海贼王》

10/28~29  19:30   10/29~30  14:30

台北市社教馆城市舞台

12/3  19:30  台中市文化局中山堂

INFO  02-26181162

舞台上一艘长十米,高六米多,悬挂著彩虹旗的巨大船只,从乐池区缓缓升起。船体的镂空设计,没有装饰、贴皮,只见船身骨架,宛如马戏班的帐篷结构,演员在其中灵活地穿梭、攀爬,时而拉著绳索交错晃荡,时而吊起钢索飞天踏浪。随著画面调度,竹制的船身不仅可以移动升降,变化出不同的观看视角和立体的表演空间,竹子延伸而出的篱笆、瞭望台,搭配背幕的投影,更组合出森林、村落、港口、海底等魔幻场景。这艘充满著无限可能,乘载著惊人想像力的海盗船,即将扬起七彩风帆,带领观众回到惊涛骇浪的大航海时代,追寻先民的冒险热情与梦想。

一页奇想的台湾史  打造海盗世界的乌托邦

继《大国民进行曲》从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国民政府来台前的黄金空窗期切入,揭开尘封的台湾史,直指台湾人的认同问题后,金枝演社剧团新作《黄金海贼王》更具企图心,以四百年前台湾的海洋时代为时空背景,交织西拉雅人、西班牙人、荷兰人、平埔族、汉人与海贼周旋的历险传奇。导演王荣裕表示:「当初因为创作需要,搜罗史料而窥见这段台湾历史里说不清楚的奇想世界,那是海贼称霸、各国异士追求梦想的自由乐土,一个今天无法想像的福尔摩沙。」

为了深入探索那个年代,王荣裕研读许多文史资料,包含《开台第一人郑芝龙》、《福尔摩沙变形记》等,甚至漫画《航海王》、电影《神鬼奇航》系列、动画《风中奇缘》,都成了他的灵感来源。王荣裕发现,除了高山族,其实海上的海盗,都算是我们第一代的台湾祖先。对王荣裕而言,海盗的世界是一个乌托邦,人人自由平等,海盗的精神就是成为勇敢追求梦想、不畏挑战的「真正的人」。「他们之所以成为海盗、前往海洋,多半是为了逃开陆地的不公不义与压迫,为了追寻更美好的理想世界,热血又浪漫。《黄金海贼王》希望能找回台湾人血液里的海贼基因。」

《黄金海贼王》的故事虽设定在十七世纪的东亚海域,但剧情跳脱历史框架,除借取郑芝龙、颜思齐、王直等知名海盗的事迹,并加入漫画与电影的情节,飓风峡的考验、鱼人的魅惑、异族的爱情、海洋之心争夺战,让这则福尔摩沙传奇更添缤纷绚烂的奇幻色彩。全剧描述郑飞虹与结拜的海贼兄弟共同组成的飞虹海贼团,为了逃避黑暗势力,也为了追寻海贼前辈留下的藏宝图,一起登上「快乐彩虹号」,在东亚海域上与各国海盗交战,抢夺可统治整个海域的「海洋之心」。最后,飞虹海贼团登陆,认识了猎鹿族人,实现了梦想中的生活,但黑将军的势力又逼近,所有人决定群起对抗黑暗势力。

一艘大船搬上舞台  荒山亮又创词曲又演出

延续金枝演社向来标榜的俗搁有力、载歌载舞的「台客美学」路线,《黄金海贼王》从表演形式到音乐设计都充分发挥天马行空与自由奔放的「胡撇仔」风格,例如开场长达十分钟的热闹歌舞,以电音歌仔戏专辑《我身骑白马》走红的作曲家苏通达再度发功,混搭摇滚、爵士、电音及西拉雅族的传统歌曲,听来台味十足又时髦前卫。霹雳布袋戏迷拥戴的歌王荒山亮,不但与苏通达联手担任全剧词曲创作,还将献出舞台剧处女秀,诠释迷人的海贼王子,用激昂嘹亮歌声唱出开场曲目〈欢迎来到新世界〉。

除了华丽丰富的听觉元素外,舞台设计王孟超更将一艘大船直接搬到舞台上,配合吊钢丝、多媒体、光影等视觉特效,呈现一艘海贼船的海上逼真样貌。王孟超参考十七世纪中式船只的样式,引入纸扎人和王船等本土民俗的趣味,还原明代中式帆船,用最简单的技术,玩出令人惊奇的效果。服装设计赖宣吾则仿效Cosplay的概念,让每个人物的造型都有如出自漫画、布袋戏的角色,借由繁复、狂野,闪亮、超现实的夸张用色与剪裁,勾勒无拘无束的海盗性格。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海盗故事  冒险与自由的浪漫想望

海盗故事一向是奇幻冒险文学中不可或缺的题材,例如苏格兰小说家詹姆斯.马修.巴利的《小飞侠彼得潘》、史蒂文生的《金银岛》都是以海盗为主角。除了文学作品,动画、电影都有海盗出没的踪迹,例如怀旧卡通《北海小英雄》讲述的就是一群维京海盗的冒险故事。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的电影《红猪》、《天空之城》也出现了可恶或可爱的海盗群,畅销漫画《航海王》更因太受青少年欢迎,而有了电视卡通、电影动画和电脑游戏等周边商品。由迪士尼发行,好莱坞男星强尼.戴普主演,以加勒比海海盗为主角的《神鬼奇航》系列,续集更是一部接著一部拍,也让杰克船长登上廿一世纪最经典的电影角色之一。

黑色旗帜上的骷髅头、独眼龙或独脚船长和海盗必备宠物:一只会说话的鹦鹉……提起海盗,我们的脑海大概会浮现这些既定印象。海盗故事之所以受欢迎的原因,除了剧情满足我们对冒险与自由的浪漫渴望,主角在海洋世界劫富济贫、英雄救美、对抗邪恶势力,被赋予律法之外的正义使者形象,在不完美的现实中,创造一个乌托邦的想像。(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