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国家歌剧院观众人数攀升 振奋文化界 |
柏林国家歌剧院暂时搬到席勒剧院,远离了人潮汹涌的菩提树大道,不少乐迷都担心这样的暂时搬迁是否会造成排挤效应,影响到歌剧院的制作与票房
柏林国家歌剧院暂时搬到席勒剧院,远离了人潮汹涌的菩提树大道,不少乐迷都担心这样的暂时搬迁是否会造成排挤效应,影响到歌剧院的制作与票房(Thomas Bartilla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柏林国家歌剧院观众人数攀升 振奋文化界

因为旧址整修、而搬到席勒剧院的柏林国家歌剧院,现已在新家迈入第二个乐季。原本担心票房低迷,近期却传来新乐季观众人数攀升,让文化界为之振奋,表示精致的歌剧艺术不会寂寞,新世纪仍可继续发展新面貌。

因为旧址整修、而搬到席勒剧院的柏林国家歌剧院,现已在新家迈入第二个乐季。原本担心票房低迷,近期却传来新乐季观众人数攀升,让文化界为之振奋,表示精致的歌剧艺术不会寂寞,新世纪仍可继续发展新面貌。

柏林国家歌剧院(Staatsoper)从二○一○年开始进行大整修,剧团从菩提树大道(Unter den Linden)搬到席勒剧院(Schiller Theater),如今在新地址迈入第二个乐季。刚迈入二○一二年之际,剧团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二○一一至二○一二年的乐季观众人数攀升,票房长红。虽然票房其实不是审视表演艺术成就的重要标准,但观众热情观赏歌剧,精致文化不死寂,依然让文化界振奋。

其实德国歌剧界也很担心新世代只爱社群网站、流行音乐,不爱精致的歌剧,时常有如何教导下一代欣赏歌剧的文化讨论。歌剧制作成本庞大,需要观众的热情参与才能继续存活。柏林国家歌剧院不断找来剧场大师前来搬演新歌剧,传统与现代并存,让歌手们能继续在台上洪亮歌唱。

去年十月至十二月票房明显攀升

柏林国家歌剧院搬到席勒剧院之后,其实面临了观众流失的问题,去年暑假之前,票房惨澹,制作成本面临赤字,在新场地的第一个乐季,让歌剧爱好者忧心忡忡。但暑假结束,柏林国家歌剧院开始第二个全新的乐季,从十月开始到十二月为止,观众人数超过75,140人次,比上个乐季多出了16,000人次,满座率高达85.3%,帐面让歌剧院非常振奋。若不以乐季,而以去年一整年来看的话,柏林国家歌剧院总共举办了三百六十七个表演活动,观众人数达到182,381人次。歌剧院的艺术总监尤根.菲林姆(Jürgen Flimm)在面对媒体采访时表示:「观众对我们在席勒剧院的制作有与日俱增的兴趣,让我们非常开心。」

柏林国家歌剧院的原址预计二○一四年才会整修完毕,当初暂时搬到席勒剧院,其实远离了人潮汹涌的菩提树大道,新地址又与「柏林德意志歌剧院」(Deutsche Oper Berlin)很靠近,不少乐迷都担心这样的暂时搬迁是否会造成排挤效应,影响到歌剧院的制作与票房。但二○一一年的新乐季强势反弹,让文化界松了一口气。其实歌剧票价并不低,85.3%的满座率,的确是非常惊人的票房成绩。

多方面推广精致表演艺术

柏林国家剧院搬迁到席勒剧院后,继续多方面试炼歌剧艺术。席勒剧院有个实验剧场空间「工厂」(Werkstatt),让观众观赏在大型歌剧之外,还能选择实验性质强烈的现代歌剧。这间歌剧院不仅仅制作歌剧,也有芭蕾舞团与乐团表演。今年的芭蕾舞节目单上,出现了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比贡泽提(Mauro Bigonzetti),非常令人期待。由歌剧院音乐总监巴伦波英(Daniel Barenboim)担任指挥的古典音乐会,也总是各方古典乐迷到柏林朝圣的梦幻节目。歌剧院也持续不断与剧场导演、知名设计师合作,推出新的大型歌剧制作。

当然,这些令文化界惊喜的数字,比不过流行演唱会的观众人数。但专门推出精致高档艺术的歌剧院能在去年吸引超过十八万观赏人次,表示城市里依然有为数可观支持文化的市民,于是歌手继续唱、音乐家继续演奏、导演继续发挥创意、歌剧继续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发展新世纪的样貌。

 

相关网站:柏林国家歌剧院www.staatsoper-berlin.de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