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她」的跨界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他」与「她」的跨界

 

「变装」、「跨性别」乍听是很陌生的议题,但其实在文学、电影、剧场,甚至传统戏曲的舞台上,相关主题取材屡见不鲜。西方女性主义作家吴尔芙(Virginia Woof)以意识流笔法写成的《欧兰朵》Orlando堪称是探讨性别认同的经典。欧兰朵身为英国贵族,在三十岁之前是人见人爱的男人,但是一场昏迷之后,醒来却变成女人。欧兰朵,经历了奇异的人生体验,以及男女、男男、女女的情感变换,而她终于从性别的错乱中觉醒过来。穷其一生,欧兰朵始终在寻觅那个真正的、完全的自我,那个自我并非是一个男人,亦非一个女人,它跨越、融合性别二分,不彼此嫌弃也不彼此压制。英国历史上,并非真有欧兰朵其人,她其实是作者自传式的化身,而小说的奇幻特质,更让吴尔芙找到摆脱父权桎梏,实践雌雄同体之理想的渠道。

导演陈凯歌改编李碧华原著的电影《霸王别姬》,除了潜藏文本背后的「男性之爱」,亦提示了一个性别认同的曲折历程。程蝶衣从小被卖去学京戏,和有妻子的师兄段小楼台上台下情愫蔓烧。程蝶衣虽是男儿身,却是女孩的情与欲,能够在舞台扮女身,对情人献媚只是最自然的展现,下了舞台的现实,才是扮演。《霸王别姬》将戏剧与人一出生便配戴的性别认同相互呼应,戏里戏外虚实交错、诘问和思索。于是,我们照见,剧场,成为一个性别流动场域的可能。表演者合情合理地扮演另一个人,仿佛提供了一个比现实世界更大的跨界机会,随时可变化身体样貌,性别在此可以转换。

比利时当代舞团此次来台的新作《栀子花》,将带我们实际走入变性人、异装癖的世界,展现「他们」变身为「她们」的过程中,温柔而混乱的人生真实。该舞作发想于巴塞隆纳一个真实异装癖表演场所的纪录片,主要叙事者Vanessa Van Durme据说是比利时第一位变性人,多数表演者又是正港异装癖者,可说话题性十足,然而作品并不刻意猎奇卖弄,也无耸动催泪的故事。编舞家布拉德勒让年华老去的主角们变装解放,浓妆艳抹再加上羽毛亮片华服,个个艳光四射,令人眼花撩乱。在古典音乐与流行老歌混搭的配乐中,他们边唱边跳,扭动著臃肿变形的身躯,既娱乐又感伤。时间的流逝与变幻无常,他们乐在其中却也持续地与之抵抗奋战,如同「栀子花」一般,在衰败凋零之际,愈发能显露出生命之芬芳。

本剧的另一位创作者,剧场导演法朗克.范莱克接受本刊独家专访时表示:「这是一个爱与希望的故事,虽然主角们生命中有许多黑暗哀愁的面向,譬如说始终没人可以分享内心秘密,无法接受真正的自己,总是期望被人喜爱,孤伶伶一个人的感觉,生命陷落的困顿等等。」他们选择做自己的矛盾挣扎与自我认同的幽微内在,或许我们难以体会;但不论换装变性与否,舞台上他人的差异性反向过来丰富了我们对内心世界的认识,也体认了,这个世界,因为有了差异的存在,才美。

 

「变装」、「跨性别」乍听是很陌生的议题,但其实在文学、电影、剧场,甚至传统戏曲的舞台上,相关主题取材屡见不鲜。西方女性主义作家吴尔芙(Virginia Woof)以意识流笔法写成的《欧兰朵》Orlando堪称是探讨性别认同的经典。欧兰朵身为英国贵族,在三十岁之前是人见人爱的男人,但是一场昏迷之后,醒来却变成女人。欧兰朵,经历了奇异的人生体验,以及男女、男男、女女的情感变换,而她终于从性别的错乱中觉醒过来。穷其一生,欧兰朵始终在寻觅那个真正的、完全的自我,那个自我并非是一个男人,亦非一个女人,它跨越、融合性别二分,不彼此嫌弃也不彼此压制。英国历史上,并非真有欧兰朵其人,她其实是作者自传式的化身,而小说的奇幻特质,更让吴尔芙找到摆脱父权桎梏,实践雌雄同体之理想的渠道。

导演陈凯歌改编李碧华原著的电影《霸王别姬》,除了潜藏文本背后的「男性之爱」,亦提示了一个性别认同的曲折历程。程蝶衣从小被卖去学京戏,和有妻子的师兄段小楼台上台下情愫蔓烧。程蝶衣虽是男儿身,却是女孩的情与欲,能够在舞台扮女身,对情人献媚只是最自然的展现,下了舞台的现实,才是扮演。《霸王别姬》将戏剧与人一出生便配戴的性别认同相互呼应,戏里戏外虚实交错、诘问和思索。于是,我们照见,剧场,成为一个性别流动场域的可能。表演者合情合理地扮演另一个人,仿佛提供了一个比现实世界更大的跨界机会,随时可变化身体样貌,性别在此可以转换。

比利时当代舞团此次来台的新作《栀子花》,将带我们实际走入变性人、异装癖的世界,展现「他们」变身为「她们」的过程中,温柔而混乱的人生真实。该舞作发想于巴塞隆纳一个真实异装癖表演场所的纪录片,主要叙事者Vanessa Van Durme据说是比利时第一位变性人,多数表演者又是正港异装癖者,可说话题性十足,然而作品并不刻意猎奇卖弄,也无耸动催泪的故事。编舞家布拉德勒让年华老去的主角们变装解放,浓妆艳抹再加上羽毛亮片华服,个个艳光四射,令人眼花撩乱。在古典音乐与流行老歌混搭的配乐中,他们边唱边跳,扭动著臃肿变形的身躯,既娱乐又感伤。时间的流逝与变幻无常,他们乐在其中却也持续地与之抵抗奋战,如同「栀子花」一般,在衰败凋零之际,愈发能显露出生命之芬芳。

本剧的另一位创作者,剧场导演法朗克.范莱克接受本刊独家专访时表示:「这是一个爱与希望的故事,虽然主角们生命中有许多黑暗哀愁的面向,譬如说始终没人可以分享内心秘密,无法接受真正的自己,总是期望被人喜爱,孤伶伶一个人的感觉,生命陷落的困顿等等。」他们选择做自己的矛盾挣扎与自我认同的幽微内在,或许我们难以体会;但不论换装变性与否,舞台上他人的差异性反向过来丰富了我们对内心世界的认识,也体认了,这个世界,因为有了差异的存在,才美。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