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代的共鸣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跨世代的共鸣

在通俗文化的类型中,大概没有一项可以像流行音乐,这么无所不在,深入生活,渗透人心。快乐时,我们听歌,幸福上心头;悲伤时,我们听歌,抱头痛哭一场;孤单一人,音乐懂得你的寂寞;好友欢聚,音乐相伴大声高唱。仿佛,每首歌都是你的知音,每段音乐都有你的生命故事,每个曲目都挑动你内在的喜乐忧伤。这就是流行音乐,它用最快速、最有效的旋律,反映这个时代基本的情绪,用最直接的声音,打动你的心坎。即使,流行意味著朝生暮死,随著每一个时代不同的风尚与品味,不断更新,快速淘汰。但是不可否认的,流行音乐的演进紧密扣合著社会环境的脉动,每个时代的经典歌曲,都象征著一个世代的集体记忆。或许,根本无须如此沉重。只要音乐一放,脑袋放空,情绪留白,旋律自然会带著身体翩然起舞。

然而,当流行歌曲遇上向来给人严肃印象的现代舞,究竟会是一场天雷勾动地火的相遇,还是爱不对人的美丽错误?云门舞集新作《如果没有你》以十八首流行歌曲入舞,从白光、蔡琴、伍佰、江蕙、张惠妹、张震岳、陈绮贞、周杰伦到卢广仲,年代跨越一甲子,活脱是一章台湾流行音乐史缩影,召唤了不同世代的共鸣。编舞家林怀民说,灵感来自一晚洗澡:「我边洗边哼白光的〈如果没有你〉,忽然想到,为何不用它来编舞?」只是古典音乐素养深厚的林怀民,对流行音乐却很陌生,于是,排练场上,编舞家与舞者互相学习,两个世代逐渐在流行乐里有了交集。放松的林怀民,各展个性的舞者,再加上耳熟能详的劲歌金曲,这是你我从未看过的云门舞集。

如果流行成永恒,那就是经典。十七世纪的法国喜剧作家莫里哀,在当时的巴黎剧坛堪称当红炸子鸡,深获法王路易十四的赏识青睐。短短五十年的人生,发表了卅多个剧本。这些剧作被视为法国剧坛、甚至是全世界的戏剧瑰宝,一直陪伴我们至今,即使在三个世纪后的今日看来,仍然不过时。莫里哀从民间戏剧汲取养分,以诙谐滑稽的形式,犀利嘲讽资产阶级的附庸风雅,大胆批判上流贵族的腐败无聊,揭露现实社会的虚伪、黑暗。莫里哀的喜剧,像一面镜子,让我们照见世界的荒谬,照见自己的丑陋。歌德曾说,莫里哀的喜剧接近悲剧。是的,我们发笑,因为人生如此不堪。

被誉为法国戏剧殿堂的法兰西戏剧院首度抵台,带来莫里哀的最后剧作《谁真的爱我?》,忠实重现该剧的原始风貌。本刊特别走入这间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剧院,一探该剧院的营运模式和组织架构,并独家专访艺术总监,畅谈剧院如何承袭莫里哀剧作的精神,并与时俱进地规划经营策略与方向,从而勾勒出法国现代剧坛的现况。此外,也将趁此机会带领读者纸上游逛巴黎剧院地图,介绍法国的各地剧院不同的定位特色,看这个每年投注庞大公家预算支持艺术发展的国家,如何使表演艺术在娱乐多元化的廿一世纪,依旧蓬勃兴盛。

在通俗文化的类型中,大概没有一项可以像流行音乐,这么无所不在,深入生活,渗透人心。快乐时,我们听歌,幸福上心头;悲伤时,我们听歌,抱头痛哭一场;孤单一人,音乐懂得你的寂寞;好友欢聚,音乐相伴大声高唱。仿佛,每首歌都是你的知音,每段音乐都有你的生命故事,每个曲目都挑动你内在的喜乐忧伤。这就是流行音乐,它用最快速、最有效的旋律,反映这个时代基本的情绪,用最直接的声音,打动你的心坎。即使,流行意味著朝生暮死,随著每一个时代不同的风尚与品味,不断更新,快速淘汰。但是不可否认的,流行音乐的演进紧密扣合著社会环境的脉动,每个时代的经典歌曲,都象征著一个世代的集体记忆。或许,根本无须如此沉重。只要音乐一放,脑袋放空,情绪留白,旋律自然会带著身体翩然起舞。

然而,当流行歌曲遇上向来给人严肃印象的现代舞,究竟会是一场天雷勾动地火的相遇,还是爱不对人的美丽错误?云门舞集新作《如果没有你》以十八首流行歌曲入舞,从白光、蔡琴、伍佰、江蕙、张惠妹、张震岳、陈绮贞、周杰伦到卢广仲,年代跨越一甲子,活脱是一章台湾流行音乐史缩影,召唤了不同世代的共鸣。编舞家林怀民说,灵感来自一晚洗澡:「我边洗边哼白光的〈如果没有你〉,忽然想到,为何不用它来编舞?」只是古典音乐素养深厚的林怀民,对流行音乐却很陌生,于是,排练场上,编舞家与舞者互相学习,两个世代逐渐在流行乐里有了交集。放松的林怀民,各展个性的舞者,再加上耳熟能详的劲歌金曲,这是你我从未看过的云门舞集。

如果流行成永恒,那就是经典。十七世纪的法国喜剧作家莫里哀,在当时的巴黎剧坛堪称当红炸子鸡,深获法王路易十四的赏识青睐。短短五十年的人生,发表了卅多个剧本。这些剧作被视为法国剧坛、甚至是全世界的戏剧瑰宝,一直陪伴我们至今,即使在三个世纪后的今日看来,仍然不过时。莫里哀从民间戏剧汲取养分,以诙谐滑稽的形式,犀利嘲讽资产阶级的附庸风雅,大胆批判上流贵族的腐败无聊,揭露现实社会的虚伪、黑暗。莫里哀的喜剧,像一面镜子,让我们照见世界的荒谬,照见自己的丑陋。歌德曾说,莫里哀的喜剧接近悲剧。是的,我们发笑,因为人生如此不堪。

被誉为法国戏剧殿堂的法兰西戏剧院首度抵台,带来莫里哀的最后剧作《谁真的爱我?》,忠实重现该剧的原始风貌。本刊特别走入这间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剧院,一探该剧院的营运模式和组织架构,并独家专访艺术总监,畅谈剧院如何承袭莫里哀剧作的精神,并与时俱进地规划经营策略与方向,从而勾勒出法国现代剧坛的现况。此外,也将趁此机会带领读者纸上游逛巴黎剧院地图,介绍法国的各地剧院不同的定位特色,看这个每年投注庞大公家预算支持艺术发展的国家,如何使表演艺术在娱乐多元化的廿一世纪,依旧蓬勃兴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