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欧战百年 《凡尔赛》《永志不忘》回顾历史 |
阿喀郎的《尘》,以素朴灰色渐层的舞衣,加上舞台上飘扬的飞尘,企图描述壕沟中的战士,死者的肉身最后归于尘土。
阿喀郎的《尘》,以素朴灰色渐层的舞衣,加上舞台上飘扬的飞尘,企图描述壕沟中的战士,死者的肉身最后归于尘土。(ASH 摄 English National Ballet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纪念欧战百年 《凡尔赛》《永志不忘》回顾历史

战争的伤痕令人难忘,伦敦表演艺术界不约而同地以戏剧和舞蹈,让观者体悟并省思战争所带来的苦痛。丹玛仓库剧院的《凡尔赛》,透过主角与战死沙场的幽魂间的对话,深刻剖析了主角身处外交折冲的心境和理想。英格兰国家芭蕾的《永志不忘》包含四支新作品,借由四位编舞家各自对于战争的叙述和不同的舞蹈语汇,也让观众看到英格兰芭蕾的新突破。

文字|魏君颖
摄影|ASH
第257期 / 2014年05月号

战争的伤痕令人难忘,伦敦表演艺术界不约而同地以戏剧和舞蹈,让观者体悟并省思战争所带来的苦痛。丹玛仓库剧院的《凡尔赛》,透过主角与战死沙场的幽魂间的对话,深刻剖析了主角身处外交折冲的心境和理想。英格兰国家芭蕾的《永志不忘》包含四支新作品,借由四位编舞家各自对于战争的叙述和不同的舞蹈语汇,也让观众看到英格兰芭蕾的新突破。

西元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国政府预期战事不会太长,没料到终战已是四年后。在战事开启的一百年后,丹玛仓库剧院的《凡尔赛》Versaille和英格兰国家芭蕾的《永志不忘》Lest We Forget,不约而同地以戏剧和舞蹈,带领观众了解战争带来的苦痛。

透过戏剧一窥当时的政治纠葛

《凡尔赛》由Peter Gill创作,以主角莱纳(Gwilym Lee饰)为中心,描述他身边家人因战争遭逢巨变的转折。莱纳年轻有为,是英国政府派去参加巴黎和会的代表。莱纳的好友、也是秘密的同性情人杰若(Tom Hughes饰)战死沙场,独留乡下的父母默默哀伤。每在独处时,杰若的幽魂便出现与其对话。因为对战败德国的制裁的理念不同,莱纳最后辞去了巴黎和会的工作,并认为凡尔赛条约将导致日后更大的冲突。在长达三小时的演出中,莱纳和幽魂间的对话,深刻地剖析了莱纳身处外交折冲的心境和理想。透过戏剧看当时的社会结构与政治思想,对照今日政经与百年来的巨变,更让人多有喟叹。

剧作中对莱纳的角色设定和政治主张,让人不禁联想到经济学家凯因斯。凯因斯在战后反对同盟国割让德国赖以为生的煤矿资源作为惩罚,他的意见却未被采纳。当时便有意见指出凡尔赛合约所维持的和平仅是暂时的,廿年后,果不其然,欧洲又再次卷入烽火中,造成更大规模的死伤。世界和平的远大理想,迄今仍未达成。

四支舞作传达编舞家对战争的诠释

尽管如此,前人的热血和历史的课题,总要世人铭记于心。英格兰国家芭蕾的《永志不忘》便以舞蹈的方式反思战争、向前人致敬。制作名“Lest We Forget”一词曾在英国诗人吉卜林为维多利亚女王钻禧年创作的诗作《退场》中出现,也是纪念阵亡将士的主题之一。《永志不忘》是前皇家芭蕾首席Tamara Rojo自担任英格兰芭蕾艺术总监后,最为人瞩目的委托创作。《永志不忘》共有四支新作品,包括Liam Scarlett的《无人之境》No Man’s Land、George Williamson的《火鸟》Firebird、Russell Maliphant的《再生》Second Breath,及Akram Khan的《尘》Dust。借由四位编舞家各自对于战争的叙述和不同的舞蹈语汇,也让观众看到英格兰芭蕾的新突破。

《无人之境》以李斯特作品改编的钢琴独奏作为配乐,描绘女子送男人上沙场的不舍,以及当时女性投入后备支援的情景。Alina Cojocaru在作品中担纲演出的双人舞,说著战士遗孀的心痛与不舍。《再生》则采以现代音乐创作,演出中搭配战时存留的录音,传达战争的黑暗和死亡的冰冷。《火鸟》则以斯特拉温斯基的音乐再作当代改编。压轴作品则是阿喀郎的《尘》,以素朴灰色渐层的舞衣,加上舞台上飘扬的飞尘,企图描述壕沟中的战士,死者的肉身最后归于尘土。无论身在敌我何方,都有人夫、兄弟、人子在前线为保全家园而死。《尘》是阿喀郎首次与芭蕾舞团的合作,古典芭蕾和印度卡塔克舞蹈两者都有悠久的传承,而作品最后的呈现不啻为相互对话的融合结果,相当令人惊喜。

而战时的音乐作品、诗作、录音等,也伴随著舞蹈,让观众沉浸在前人留下的遗绪中。如何铭记历史,而能成为反思与前进的动力,艺术家以作品感染群众,进而创造经典。如此呈现的思想与创作自由,亦也正是战士竭力捍卫,更不惜牺牲生命借以保全的无价之宝。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