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基督共存 歌仔戏、豫剧混搭 奇巧剧团《我可能不会度化你》 |
《我可能不会度化你》把传统戏曲融入摇滚、嘻哈、Bossa Nova等曲风,洋溢著浓厚的南洋风情。
《我可能不会度化你》把传统戏曲融入摇滚、嘻哈、Bossa Nova等曲风,洋溢著浓厚的南洋风情。(奇巧剧团 提供)
戏曲

佛陀、基督共存 歌仔戏、豫剧混搭 奇巧剧团《我可能不会度化你》

「这是一出跟宗教有关,但不是为了传教的戏。」奇巧剧团编导刘建帼如是形容新作《我可能不会度化你》。她因阅读《金刚经》而动念在戏中碰触宗教议题,并以经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为全剧核心意念,通过人的执念,探讨神佛的本质、信仰的本质,甚至世界的本质。这次演出仍循奇巧的混搭风格——歌仔戏搭豫剧、戏曲融入摇滚、嘻哈、Bossa Nova等曲风,想必是一出让人能有非常体会的「宗教剧」。

文字|廖俊逞
第265期 / 2015年01月号

「这是一出跟宗教有关,但不是为了传教的戏。」奇巧剧团编导刘建帼如是形容新作《我可能不会度化你》。她因阅读《金刚经》而动念在戏中碰触宗教议题,并以经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为全剧核心意念,通过人的执念,探讨神佛的本质、信仰的本质,甚至世界的本质。这次演出仍循奇巧的混搭风格——歌仔戏搭豫剧、戏曲融入摇滚、嘻哈、Bossa Nova等曲风,想必是一出让人能有非常体会的「宗教剧」。

奇巧疯言系列《我可能不会度化你》

1/23~25  19:30   1/24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www.chi-chiao.org

近年来,歌仔戏掀起了一片搬演佛教剧的热潮。以戏弘法,若有引人入胜的故事,便能起净化人心的功用,但更多时候,传教的意图过于强烈,剧场成了宣扬教义的道场,戏剧搬演与修行证道混为一谈,难分主从。同样标榜「宗教戏曲」,奇巧剧团的《我可能不会度化你》却不按牌理出牌,从取自偶像剧的戏名即见颠覆意图,再看剧情内容,佛陀和耶稣都被写进戏里,更令人好奇,鬼点子特多的年轻编导刘建帼,这回又将有什么创意之举?

探讨神佛、信仰的本质

「这是一出跟宗教有关,但不是为了传教的戏。」刘建帼说,她没有宗教信仰,不是虔诚的信徒,之所以动心起念,想要在戏里碰触宗教议题,是源于阅读《金刚经》所受的感动。「几年前,我的姥姥过世,为了替她颂经,把平常不会特别拿来念的《金刚经》看了好几遍,当下就有说不出的震撼。」她引经文中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为全剧核心意念,通过人的执念,探讨神佛的本质、信仰的本质,甚至世界的本质。

刘建帼表示,她从《金刚经》得到的体悟是「你以为的东西,可能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样子」,我们应该对既有的成见,永远保持怀疑、以及重新思考的可能,包括宗教这件事。「人往往都想通过宗教度化,超脱俗世,但在追求我们以为、想像的『度化』的过程中,会不会也是一种执念?」刘建帼强调,社会有很多既定印象和道德框架,牵制了原本可以很有趣的事,而这个戏就像一个小开口,用来敲开一个洞,提供翻转、辩证的空间。

《我可能不会度化你》内容描述平常忙于度化他人的佛陀、基督、阿难,正在充满南洋风味的小岛上放松度假。一日,茫茫苦海漂来一个苦人,不速之客以一颗炸弹相逼,扬言若不度化他,要把这个岛炸掉,却没想到引动的,除了前世今生的牵扯,更有另一个真实与虚幻世界的存在。刘建帼说,以佛祖和耶稣为主角,灵感来自日本漫画《圣哥传》,剧中的佛陀、基督、阿难皆有别于传统庄严肃穆的刻板印象,而以轻松诙谐的人物塑造,既像疯子又似先知,插科打诨,疯言疯语却见真理。

混搭歌仔戏和豫剧

呼应佛教和基督教共存,在剧种上,《我可能不会度化你》也混搭歌仔戏和豫剧,并找来豫剧王子刘建华、春风歌仔戏团的当家小生李佩颖,明华园青年团的主力军李郁真共同演出。刘建帼认为,歌仔戏和豫剧皆属地方剧种,在台湾落地生根,为求生存,可塑性和包容性皆强,更贴近本地观众的审美品味,两者融合激荡,火花不少。再加上使用吉他、乌克丽丽和小提琴为配器,传统戏曲融入摇滚、嘻哈、Bossa Nova等曲风,洋溢著浓厚的南洋风情,给人前所未有的听觉经验。

此外,贯穿全剧的《金刚经》将由豫剧皇后王海玲编曲、演唱。王海玲说,不同于传统豫剧的板式唱腔,经文的字数不是戏曲唱腔格律,经过摸索,她以「豫歌」的概念编写,主旋律不断重复,加深听者印象,既有歌的曲式,又有戏曲的韵味,唱出经文的庄严与优雅。刘建帼强调,她不诠释《金刚经》的内容,而是让经文变成音乐,代表纯粹、直接的心灵感受,「宗教跟艺术是相通的,不需要太多的分析和翻译,只要依照自己的意念去理解、感受,可意会不可言传。」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戏曲新生代  跨剧种创新局

奇巧剧团的核心人物,当家小生刘建华和编导演集一身的团长刘建帼,两人的母亲是鼎鼎大名的「豫剧皇后」王海玲。虽然从小在戏曲家庭长大,耳濡目染,但走上戏曲这一行,可说闹家庭革命,一路披荆斩棘才如愿以偿。刘建华爱看歌仔戏,曾拜杨丽花为师,如今是台湾豫剧团的当家小生,刘建帼则在高中时期担任豫剧社社长,之后接触流行音乐、舞台剧,编导作品邀约不断,两人联手组团,自然走向「跨剧种」的路线。

自创团以来,奇巧剧团的每一步皆受瞩目。二○一三年受邀于台北艺术节开幕演出的摇滚戏曲《波丽士灰阑记》,改编自布莱希特名作,从形式到内容皆受到高度肯定,剧评家鸿鸿赞誉:「不仅在戏剧表演上玩耍现代趣味、翻转某些题材的诠释观点,更为戏剧注入具有现实感的现代意识,让歌仔戏真正成为当代台湾最有代表性的剧种。」今年三月推出胡撇仔戏《Roseman玫瑰侠》,戏曲学者林鹤宜教授肯定其为「很精致的娱乐,把胡撇仔美学做了成功的现代呈现。」(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