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格纳革命指环」 小剧场接力挑战 当代观点重述 四团搬演华格纳经典之作 |
河床剧团《莱茵黄金》
河床剧团《莱茵黄金》(河床剧团 提供)
戏剧

「华格纳革命指环」 小剧场接力挑战 当代观点重述 四团搬演华格纳经典之作

华格纳的《尼贝龙指环》规模宏大,四部曲的情节贯穿数十年,横跨神、人、妖三界,在台湾曾以音乐会形式演出。这次剧场导演鸿鸿策画「华格纳革命指环」,邀请四个美学风格各异的剧团:河床剧团、黑眼睛跨剧团、EX-亚洲剧团、再拒剧团,接力搬演《尼贝龙指环》四部曲,堪称国内创举。小剧场挑战大规模的经典演出,不仅完全没有包袱,拥有更多自由度,某种程度可谓是种解放。

华格纳的《尼贝龙指环》规模宏大,四部曲的情节贯穿数十年,横跨神、人、妖三界,在台湾曾以音乐会形式演出。这次剧场导演鸿鸿策画「华格纳革命指环」,邀请四个美学风格各异的剧团:河床剧团、黑眼睛跨剧团、EX-亚洲剧团、再拒剧团,接力搬演《尼贝龙指环》四部曲,堪称国内创举。小剧场挑战大规模的经典演出,不仅完全没有包袱,拥有更多自由度,某种程度可谓是种解放。

华格纳革命指环

《莱茵黄金》

6/6~8  19:30   6/7~8  14: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四连栋D

《女武神》

6/6~8  21:00   6/7~8  16:0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四连栋C

《齐格飞》

6/13~15  19:30   6/14~15  14: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四连栋C

《诸神黄昏》

6/13~15  21:00   6/14~15  16:0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四连栋D

INFO  02-23219709

华格纳(Richard Wagner)的《尼贝龙指环》Der Ring des Nibelungen(1876)是歌剧史上野心最大的革命性作品,当代剧场导演莫不以演出《尼贝龙指环》为毕生挑战。原作四部曲的情节贯穿数十年,横跨神、人、妖三界,场景飞天入地,人物角色繁多复杂,主题涵盖杀戮、欲望、权力、爱情、控制、背叛、自由意志的操弄,可以从神话、历史、政治、社会、经济,乃至心理学等诸多面向解读。

调度各种剧场元素  小剧场挑战经典演出

在台湾,《尼贝龙指环》曾经以音乐会形式呈现,却未曾出现全本演出。由资深剧场导演鸿鸿担任策展人的「华格纳革命指环」,邀请四个美学风格各异的剧团:河床剧团、黑眼睛跨剧团、EX-亚洲剧团、再拒剧团,接力搬演《尼贝龙指环》四部曲,堪称国内创举。鸿鸿表示,「华格纳革命指环」接续著华格纳的歌剧革命意图,以当代观点重述这则传奇,脱离「乐剧」表现形式,调度各种剧场元素改编、翻转歌剧原作,重探华格纳「总体艺术」的未竟之志。

鸿鸿认为,华格纳将神话故事与社会现实巧妙呼应,其文本就像一面镜子,激发每个人看到神话背后与现实社会的紧密关系。「从《尼贝龙指环》到『华格纳革命指环』是一种转移,紧扣现代社会的状态不仅是种连结,更代表著传承的意味。小剧场挑战大规模的经典演出,不仅完全没有包袱,拥有更多自由度,某种程度可谓是种解放。」

全新听感的《莱茵黄金》  《女武神》反映现代政治

首部曲《莱茵黄金》故事从莱茵河底美丽的黄金说起。侏儒阿贝利希想要追求看守黄金的莱茵女儿却反遭讥笑。一怒之下他夺走河底的黄金,并发誓要诅咒爱情,打造象征著权力的黄金指环,让众神、人展开终致毁灭的指环争夺战。在权力欲望永无止尽的回圈下,人类是自身的主人亦是奴隶,如同一条正在吞食自己尾巴的衔尾蛇。

擅以「意象剧场」手法,作品跨越视觉与表演艺术的河床剧团,导演郭文泰邀来美国作曲家John Rommereim援用华格纳的「主题动机」手法,谱写新曲,并以钢琴独奏取代原来的管弦乐团,打造全新听感。在视觉艺术家许尹龄、王姿婷联手创作的舞台景观中,带观众潜入融合视觉意象、现场演奏、歌剧演唱及舞蹈的多重感官空间,重新诠释混沌初开的大河源流神话。

二部曲《女武神》描述契约之神佛旦为要夺取指环,与人类结合生下齐格蒙与齐格琳。这对兄妹失散多年后重逢,并生下全剧核心人物齐格飞,让他继承佛旦夺回城堡和权力的意志。佛旦妻子婚姻之神因乱伦关系逼迫他改变计划,甚至将自己最爱的女儿女武神布伦希德长眠于火焰之中。

黑眼睛跨剧团导演鸿鸿将神话与当代社会议题并置,「家」是全剧核心主题,从不幸的婚姻关系与乱伦的家庭结构中,对照现代新道德观、父女的依赖及父子的冲突,展现权力以及阶级的斗争。在鸿鸿的构想中,舞台是一座核能发电厂,佛旦如同政治人物,意图拯救世界的计划,却因与现实冲突而无法坚持理想只能迂回前进,反映现代政治处境。

肢体意象描绘《齐格飞》  《诸神黄昏》让平民崛起

《齐格飞》是华格纳历时最久写就的篇章,也是编曲最繁复、戏剧张力最强的一部。象征著全世界权力却受到诅咒的指环历经波折后,被龙紧紧看守。夺回指环的任务临到了齐格飞身上。父母双亡的齐格飞由尼贝龙人迷魅扶养长大,迷魅却意图利用他夺得指环。故事最后齐格飞跨越烈火,与当年因抗命拯救齐格飞双亲被佛旦剥夺神权的女武神布伦希德结为夫妻。

EX-亚洲剧团导演江谭佳彦以精简洗炼的台词结合意象深远的肢体表演,呈现山林游走、力屠巨龙、穿越烈焰等充满神话色彩的情节,而角色内在对于「我是谁」的认同探索,以及「是命运决定人生,还是心中欲念决定命运?」的提问,则为《齐格飞》最耐人寻味的主题。

最终章《诸神黄昏》起始于莱茵女儿的预言:「命运遗弃我们了!」齐格飞将指环交给妻子,开始四处旅游。矮人哈根的阴谋引诱齐格飞饮下忘情水,忘了自己的婚约而爱上哈根的妹妹。遭背叛的布伦希德报复齐格飞,让他被哈根刺杀。布伦希德取下指环向天父佛旦说:「一切的不幸都是由神引发,而齐格飞的死,是为这个世界免于可怕诅咒的救赎。」诸神的末日来临,大火焚烧城堡、洗净指环诅咒,莱茵河泛滥。

再拒剧团以「无导演」的创作型态,由十人组成的团队,像「练团」般一路探索著结合声音、行动、剧场的跨领域作品。无分导演、演员或者技术,每个人都在场上,永夜的众声喧哗,多元意识的共存,呼应华格纳在《诸神黄昏》中注入了的思想——众人抬头望见神殿瓦哈尔城,火焰完全吞没诸神,这正是平民的崛起。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打破领域疆界的总体艺术

在歌剧发展史上,华格纳是位革命性的音乐家。十九世纪之前,舞台上音乐重于一切,其他演出媒材只是附加在音乐之上的产物。为此,华格纳提出「乐剧」的口号,提倡以音乐与戏剧并重为目的来创作歌剧,建议作曲家亲自参与剧本的创作,并认为歌剧的题材应只适宜于音乐处理。他是歌剧史上第一个身兼编剧和作曲家的创作者,同时也为自己的歌剧写下连篇的舞台指示和搬演守则。

他认为,歌剧应该结合莎士比亚的戏剧和贝多芬的音乐,剧场整体,无论是剧情、语言、音乐、演员动作、舞台气氛,甚至包括剧场建筑和内部空间,都须统一起来,为演出服务。他所提出「总体艺术」(total art)理想,是一种「全面涵盖人类感官系统的艺术经验」,今日的「跨领域」趋势,亦可追溯自华格纳的启发。(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