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缺一剧团「独。姝」 两个女子的独角戏 探索内在生命的旅程 |
贺湘仪《与什对话》聚焦女人与蛇的关系。
贺湘仪《与什对话》聚焦女人与蛇的关系。(三缺一剧团 提供)
戏剧

三缺一剧团「独。姝」 两个女子的独角戏 探索内在生命的旅程

三缺一剧团新制作「独。姝」集结了两个女人的独角戏:贺湘仪的《与什对话》与编剧邹欣宁、导演刘柏欣合作,探索女人内在的「蛇」;江宝琳的《像我这样的查某人》则是一趟回家的旅程,透过三个女人的故事,全程台语演出,探索「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何以为这样的查某人?」

文字|廖俊逞、三缺一剧团
第274期 / 2015年10月号

三缺一剧团新制作「独。姝」集结了两个女人的独角戏:贺湘仪的《与什对话》与编剧邹欣宁、导演刘柏欣合作,探索女人内在的「蛇」;江宝琳的《像我这样的查某人》则是一趟回家的旅程,透过三个女人的故事,全程台语演出,探索「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何以为这样的查某人?」

三缺一剧团「独。姝」

10/30~11/1  19:30   10/31~11/1  14:30

台北 牯岭街小剧场1楼实验剧场

INFO  www.shortoneplayer.com/

对演员而言,独角戏是个让人又爱又怕的表演形式。爱的是,可以充分展现演员特质与表演技艺,怕的是,每回演出都是一次真实且私密的内在探索。在单人表演的条件限制下,如何透过身体、声音、语言与叙事的建立与转换,吸引全场观众目光,是演员最大的功课。

三缺一剧团「独。姝」集结了两个女人的独角戏,艺术总监魏隽展形容,独角戏就像演员的成年礼仪式,「综合著神圣,共通,却同时私密的需求,结合著戏剧的旅程,舞蹈的身体和音乐般的节奏,身在其中,表演者成为一个沟通媒介,你的身体成为观众想像的介质,去跟无形的力量沟通。」

召唤身体内的「蛇」

《与什对话》是贺湘仪继《耳背上的印记》之后,二度挑战独角戏。不同于《耳背上的印记》诉说家族男性的生命故事,《与什对话》聚焦女人与蛇的关系。贺湘仪感兴趣的是《白蛇传》,编剧邹欣宁著迷于蛇如同女人的神秘质地,属蛇的导演刘柏欣则根本是蛇的代言人。三个女人就这样踏上一条蛇般蜿蜒曲折的创作道路。

贺湘仪说,发展初期处处碰壁,甚至困惑,为什么非要是蛇不可?经过一趟德国驻村后,贺湘仪发现,「蛇」就蛰伏在自己的身体里,只是随著年岁渐长,愈来愈懂得掩饰自己的原形。宛如一场神秘召唤,贺湘仪强调,「这几年开始愈发觉得不懂自己。不懂的事太多,那就臣服吧。接受这样的召唤。」

一趟回家找自己的旅程

《像我这样的查某人》对出生在基隆的江宝琳来说,是趟回家的旅程。江宝琳说,当导演高俊耀问她想要做什么戏时,她给的答案非常模糊:「一出跟『查某人』有关的戏。」一路和编剧詹杰回到成长的家乡田野调查后,才明白自己想讲的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何以为这样的查某人?」

戏里交织了三个女人的故事,无论是搂过上千男人的女人、等待航船归返的女人、火车上没有目的地的女人,都像生活在巨大海洋的哺乳类生物,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里,发送著没有人可以听见的赫兹频率。江宝琳坚持全剧以台语演出,她说,如果不说台语,怎么碰触「这样的查某人」的气味,「就像要找寻那条鲸鱼,怎么能不碰触海洋?」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