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复兴剧团的《森林七矮人》,借由剧情刺激小朋友思考「牺牲」的意义。(李铭训 摄 复兴国剧团 提供)
座谈会 座谈会

为戏曲寻找未来的戏迷

访复兴国剧团团长钟传幸谈戏曲儿童剧

钟传幸觉得现在的老公公老婆婆戏迷,当年也是小时候被爸爸妈妈带到戏园子听戏,才种下跟戏曲的缘分如果让现在的小朋友从小就可以看到戏曲的儿童剧,那是不是也能替戏曲找到未来的观众呢?

钟传幸觉得现在的老公公老婆婆戏迷,当年也是小时候被爸爸妈妈带到戏园子听戏,才种下跟戏曲的缘分如果让现在的小朋友从小就可以看到戏曲的儿童剧,那是不是也能替戏曲找到未来的观众呢?

复兴国剧团《森林七矮人》

台北新舞台

4月3〜4日

通常提到戏曲,大家免不了都有个刻板印象,认为那是属于老一辈人的玩意,跟什么Y世代、Z世代的年轻人是扯不上关系的,不过复兴剧团的钟传幸团长却觉得,现在的老公公老婆婆戏迷,当年也是小时候被爸爸妈妈带到戏园子听戏,才种下跟戏曲的缘分,如果让现在的小朋友从小就可以看到戏曲的儿童剧,那是不是也能替戏曲找到未来的观众呢?

复兴剧团在京剧团体中算是颇勇于求新求变的,新编京剧如《徐九经升官记》、《美女涅槃记》、《潘金莲和她的四个男人》、《罗生门》等戏码的搬演,都能得到年轻观众相当的共鸣;而钟传幸想征服的不仅仅是年轻的成人观众,她更想让京剧的魅力扩及到国家未来的主人翁身上,所以从两年多前的《新嫦娥奔月》与将于今年四月演出的《森林七矮人》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对戏曲儿童剧创作的用心与企图。

钟传幸不讳言,「之所以开始做戏曲儿童剧,的确考虑剧团的发展与戏曲的未来」,因为深切感受到戏曲观众的严重流失,她开始深思「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而她所提出的答案是:时代不同了,老戏不一定能吸引现代人,所以要做「市场区隔」,为不同的观众制作不同的戏,骨子老戏的对象是资深戏迷,而新编京剧的对象就是年轻一辈了;至于「实验」成不成功,那就交给票房去检核吧!

对於戏曲儿童剧的题材,钟传幸的态度是相当开放的,她认为无论古今中外,只要是「适合戏曲形式表现」的,就可以运用改编,像这次演出的《森林七矮人》就是改编自著名的《白雪公主》童话;钟传幸表示,这个故事中的许多场景都很适合以戏曲的程式来呈现,例如七矮人就可用京剧中的「矮子步」来演,一场小动物帮白雪公主打扫房子的戏,就可以用京剧中的各种翻滚、觔斗、杂耍来演出那一团混乱有趣的气氛。

钟传幸强调,戏曲儿童剧一定要针对儿童来考量设计,像人物的造型就一定要富有「童趣」,而这一点正是传统艺术所欠缺的;而在音乐方面,则尽量用节奏轻快、易于朗朗上口的曲调,像西皮、流水之类的,然后设计成重复但变奏的形式在剧中出现,让小朋友对这样的音乐印象深刻。至于京剧最大特色的「写意」表演,也同样会在戏曲儿童剧中展现,像拿著马鞭挥动就是骑马、撑著车旗前进就是坐车的方式,钟传幸相信现代的小朋友一定看得懂,「只要在对的时候给对的表演,观众就会了解,太多具象的东西反而会限制住!」

儿童剧虽是做给儿童看,但专业上一点也不能马虎,而且「比做给大人看的戏难上好几倍」。钟传幸说,光是为了让儿童观众能安静看戏、不会坐不到十分钟就乱动讲话,在戏的动作、情节上几乎是「五步就要一个起伏」;甚至小朋友的观戏反应很直接,演员的临场应变能力也必须很强才行,钟传幸表示,她都会要求演员要「有孩子的心」,在演出时才能淸楚地把意思传达给小朋友。

除了用戏曲形式把戏演得热闹好看外,钟传幸并不想在戏中说教,而是用情节的设计来刺激儿童观众思考,从而传达大人想传达给小朋友的讯息。像《森林七矮人》中,矮子老公公想长高,但是要实现这个愿望必须以白雪公主来交换,矮人们陷入牺牲与否的两难,这样的设计正可让小朋友思考「牺牲」的意义。

谈起戏曲的普及,钟传幸认为还是要从学校教育做起,「如果音乐课可以唱西皮、敲锣鼓,体育课可以拉山膀、起云手」,那戏曲的形式自然会进入孩子的世界。而现代的思维更必须成为新编京剧的骨架,钟传幸认为,解构旧故事、重构新观点,一切回归到人性面,戏就会吸引人;如果这样的努力也无法得到观众靑睐,「那就是时代的选择了!」

(本刊编辑 庄珮瑶)

PAR特展风景书店5.5-6.24广告图片
PAR风景书店特展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PAR风景书店特展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