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剧场历史的回光 |
许哲瑜录像《重新破裂》。
许哲瑜录像《重新破裂》。(TKG+、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召唤剧场历史的回光

剧场是属于「当下」的艺术,发生过后不可能百分百再现,而近期则有两档展览、四位艺术家,不约而同切入多年前的剧场时空,透过艺术的再演绎,与当年对话,召唤剧场回忆……

文字|吴垠慧、TKG+
第296期 / 2017年08月号

剧场是属于「当下」的艺术,发生过后不可能百分百再现,而近期则有两档展览、四位艺术家,不约而同切入多年前的剧场时空,透过艺术的再演绎,与当年对话,召唤剧场回忆……

石膏锣

即日起~9/10 台北 TKG+

INFO  02-26590798

破身影

即日起~9/17 台北市立美术馆

INFO 02-25957656

近期,苏育贤的个展「石膏锣」,与游崴X在地实验合作的「破身影」,不约而同都援以台湾六○、九○年代的剧场文本为创作元素,一借以探讨关于台湾主体,另一则是重返九○年代召唤历史的回光,也是对近来文化档案改编风潮的回应、致敬与再想像。

剧作《先知》的首演?

苏育贤二○一六年于台北双年展发表录像装置《先知》,这件作品也在「石膏锣」展出。《先知》是台湾艺术家黄华成编写的剧作,与改编贝克特《等待果陀》同为一九六五年于耕莘文教院首演的剧目之一,被视为战后台湾实验剧的开端,描述一对夫妻观赏舞台剧时,而舞台上只有光影、布幕运动及滑轮声响,两人在观众席上展开一连串的对话,从轻声私语演变成争执、抱怨。

黄华成希望《先知》能打破传统剧场模式,但没有获得导演陈耀圻采纳,苏育贤认为《先知》并未真正被演绎过,时隔半世纪,他找回当时的演员庄灵、刘引商重演当年剧目,并将此拍成影像《先知》。

苏育贤借由剧中职业为抄写员的丈夫,自认肩负了中国五四运动以来启蒙者重责,苦于没有现实资源可实现理念百般辩解,代表现代主义知识分子精神上的分裂。录像《石膏锣》则来自当年演出前,陈映真以敲石膏锣代替传统铜锣的开场仪式,以此揭橥现代主义艺术的开端。由于石膏锣的材质脆弱,陈映真总敲碎这个开场道具,这个鲜少被提及的细节带著荒谬性的趣味。苏育贤将石膏锣的脆弱与不可逆的毁灭,隐喻稍纵即逝的台湾现代性主体,并邀请声音工作者实验石膏锣发出声响的几种方式,尝试提出脆弱主体可能的「发声」方法。

跨时空与九○年代剧场相遇

而于北美馆举办的「破身影」展出的三件作品,让尘封的九○年代记忆转身再现。二○○○年后曾与台湾渥克剧团合作的苏汇宇,他的作品《屁眼.淫书.速可达》取自之前的《速克达玛丽》、《屁眼来的人》与《四大淫书》,撷取剧中角色元素与多重叙事线,重现台湾渥克当年挑战规范底线的舞台表演特色。

苏汇宇发现自己的近作《超级禁忌》与当年《四大淫书》舞台上穿著日常的演员口念A片台词给观众聆听的舞台形式多所相似,开始著手梳理台湾渥克对其创作影响的脉络。苏汇宇选择自己未参与的三出剧码创作的《屁眼.淫书.速可达》,一方面向台湾渥克于九○年代于身体解放、突破致敬,也糅合自身与剧团两造的创作语汇,形成另类表演与影像语言的混合体。

许哲瑜的《重新破裂》将一九九五年吴中炜等人的「台北空中破裂节」,与同年在重新桥下发生的「全民计程车暴动事件」串联,以口白、动画与现场拍摄的影像叙事方式诉说这段狂想。当年吴中炜原本计划在桥上,将一个卅公尺长的人型气球绑上桌椅、电视与充气娃娃等杂物,吊到空中后一次砸毁,不过计划最终并未成功。

余政达的双频道录像《倘若(岛屿的)身体是一个优秀的(边缘)粽子》来自《岛屿边缘》内文章〈粽浪弹:身体像一个优秀的粽子〉,从粽子的绮想展开身体情欲及其背后政治性的讨论,透过表演艺术家珂琳撰写、演出的类小说剧场《奴隶拍卖会》连结「粽子般的身体」,呈显虐恋、绑缚与调教的情节。

这四位艺术家都未亲身参与当年这些剧场活动,由于剧场演出的时空局限,艺术家们也只能在碎裂、不完整的档案缝隙中,找寻与历史对话的空间和提出重新诠释的想像,这也为当代艺术提供另一层次的「跨域」:不是重现历史,而在捕捉文化史的再演绎。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