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跳之间亲近艺术 让孩子得到一生的宝藏 北市交「国小学童音乐剧」计划 |
「国小学童音乐剧计划」将音乐剧带入校园,让小朋友透过音乐游戏,快乐学习。
「国小学童音乐剧计划」将音乐剧带入校园,让小朋友透过音乐游戏,快乐学习。(林韶安 摄)
专题 音乐扩散无边 TSO要你参一咖

唱跳之间亲近艺术 让孩子得到一生的宝藏 北市交「国小学童音乐剧」计划

在前团长陈树熙扣合城市文化政策的策划下,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推出的「国小学童音乐剧」计划,将音乐剧演出降低到更年轻的世代,选择了台北市的铭传、丽山、富安、太平四所国民小学的学童,在上下学期演出两出音乐剧。在歌唱诠释指导魏世芬统筹指导下,孩子们欢欣鼓舞地享受旋律音符、用自己的身体表达,并且让小小的创意像雪球一样滚动、发酵,谁能说儿童不能驾驭音乐剧?

文字|李秋玫、林韶安
第297期 / 2017年09月号

在前团长陈树熙扣合城市文化政策的策划下,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推出的「国小学童音乐剧」计划,将音乐剧演出降低到更年轻的世代,选择了台北市的铭传、丽山、富安、太平四所国民小学的学童,在上下学期演出两出音乐剧。在歌唱诠释指导魏世芬统筹指导下,孩子们欢欣鼓舞地享受旋律音符、用自己的身体表达,并且让小小的创意像雪球一样滚动、发酵,谁能说儿童不能驾驭音乐剧?

爬上通往国小音乐教室的楼梯,远远地就听见小朋友的歌声。一首歌结束,他们自动散成一堆嬉闹、推挤甚至在地上翻滚。一旁的导演不但忙著排练,偶尔还要管管秩序。但不论场面有多么失控,只要音乐一下,他们便有模有样地表演起来。虽有分心偷瞄、不小心笑场,还有因为唱错而摀住嘴巴的,但仅仅几堂课的练习,孩子们的水准著实令人刮目相看。休息时间一到,光著脚丫的小孩彻底地脱缰,以各种姿势扭在地上高声谈话:「这是我的朋友」、「我上次也有演」、「他是主角」……此起彼落争相分享讯息。当问到练习难不难时,他们竟一派轻松地说:「所有的台词、走位和音乐,我在第一、二堂就已经记起来了!」

自然与创意  是儿童音乐剧的特点

这是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国小学童音乐剧计划」。在前团长陈树熙扣合城市文化政策的策划下,将音乐剧的演出降低到更年轻的世代,选择了台北市的铭传、丽山、富安、太平四所国民小学的学童,在上下学期演出两出音乐剧。为此,他找来长年参与音乐剧制作的歌唱诠释指导魏世芬统筹,为每间学校各安排一组导演与歌唱指导,期待在表演游戏中,让孩子们开心地学习。

不过,计划执行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剧本」。考量孩子们的创意与题材,他们在乐团的协助下,从文建会比赛过的剧本中挑选合适的故事,再依据学校的特性配搭。于是《西游记之盘丝洞》、《小刺猬》及《娃娃的魔力》等,就成了这群孩子们一学期里的学习蓝本。而其中堪称「实验成功」的,就是由太平国小集体发想、导演与歌唱指导协助而创作的《拯救童话》。

「是的,小朋友学习力很强,但重复跑太多次失去了新鲜感,他们就会松懈下来。」魏世芬笑著继续说:「就算是有固定的对话,但他们每次的表演都会有不一样的版本。最挑战的是,一开始学校选择角色时,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会有『五音不全』这件事,只以喜不喜欢演戏作为判断标准。所以教导他们并不容易。而且因为导演面对的非但不是演员,还需要付出额外心血来维持秩序。」各种状况都考验著导演与歌唱指导老师临机应变的能力,所幸指导的老师们已有长年经验,用戏剧、舞蹈、歌唱等模式带领,在每周三个小时排练之间无形中让他们吸收。慢慢地,他们也发现不能小看台北市的小孩,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曾经学过一两种乐器,对音乐的理解及歌唱的声音都令人惊艳。而即使不曾经过长期严格训练,他们自然纯真的表演,却是音乐剧专业演员所不能达到的。

更难能可贵的是,乐团的计划获得学校与家长的认同,为了孩子的成果发表,他们竟与老师们携手,为舞台、服装的装饰「一起动起来」。魏世芬透露:「其中几位学生的家长恰巧是剧场工作者,所以也利用他们的专业投注了不少精神,带领著大家灯光、亲手缝制服装,甚至设计环保道具上场。」

在台下看著与孩子们携手共同完成的舞台,骄傲与感动的确是难以三言两语形容。《西游记之盘丝洞》的演出有场大战,导演利用孩子们的天性,让他们尽情「胡闹」,于是孩子们也就真的在台上追赶、跑跳,玩得不亦乐乎。唐三藏的马无法大费周章做出来,便端出他们常玩的滑步机,把前面做成马的造型「滑」出场,神来一笔的灵感逗得观众捧腹大笑。由孩子与老师们集体酝酿而出的《拯救童话》,则是创造出一个「破坏精灵」,让每个童话故事在最关键的地方大崩坏。故事中,破坏精灵偷走小红帽的披风、把灰姑娘玻璃鞋打碎、拿卖火柴小女孩的火柴泡水……最后靠著人类歌唱的力量,拯救了这个虚拟的世界。在欣赏孩子们生动活泼地表现著属于他们的语言后,谁能不为他们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透过表演的整理  让灵魂与肉体对焦

在美国,音乐剧常常是高中比赛的项目之一;在台湾的美国学校与欧洲学校的小学也都有音乐剧的制作。放眼全世界,有更多国家将音乐剧的表演列入学校重要教学之一,连对岸也可窥见小学生音乐剧的扎根。但与北市交合作、在台北市公立小学里制作音乐剧,对魏世芬来说还是头一遭。

以往为了公益目的,魏世芬多是带著导演、演员团队到育幼院里帮忙,间接也让他们以公开表演对外募款。然而,带这些孩子非常辛苦,孩子们因为种种因素,常常在上课时互看不对眼便打起来。特别是她发觉这些心灵受过创伤、尤其是受到家暴的孩子,表达爱的方式很不相同,有可能因为爱对方,所以就咬对方的手!因此他们团队慢慢整理孩子的情绪,让他们透过讲述喜欢蛋糕烘焙、变魔术、煮咖啡、美发等故事,看著镜子面对自己、也面对内心。

「表演教育对小孩或大人都有必要,因为一个人心里想的有时候会被外界的事物影响,产生情绪,因此不见得可以流畅地表达。」魏世芬认为,许多人也许因为客气或害怕、缺乏自信,因此讲话时嘴巴打不开,造成声音含糊、虚弱不清晰。如果从小学习讲话就没有被鼓励,想法从心到口不能连贯,那么长大不管是报告、谈判或上台行销,都会有所阻碍。于是,如何在压力下将肉体的眼、耳、鼻、身与灵魂对焦,呈现给别人看,都是一门艺术。而音乐剧的歌唱与舞蹈训练的正是一颗纯然健全的心,让孩子从小在群体里练习控制情绪、通力合作、等待聆听他人的话语、不以自我为中心,更是此计划所获得的深层意义。

透过音乐剧  让艺术成为孩子的好伙伴

艺术的表演不能一蹴可及,一场音乐剧,从一开始的练习、准备、修正、彩排、走位、服装到最后上台表演、谢幕……耐心的磨练与紧张的克服,都是一套给孩子难得的完整体验。即使是热爱音乐剧的观众,都不一定有机会能够亲身经历每个细节与步骤。如此做法即使艰辛,却能使得TSO儿童音乐剧作为一个成功典范,提供有心于此的后人参考。

当然,计划的目的不在培育小学生成为艺术家,而是洒下种子、给予肥沃的土地期待发芽。就如同TSO副团长郭玟岑所说:「小孩天生就会唱歌,相较于乐器学习的高门槛,音乐剧加上肢体的表现,对他们来讲更为自然。艺术是可亲的,每一个人都有能力接近。我们希望艺术成为孩子们成长过程的好伙伴,这就够了。因为长大之后,他们就会反过来成为我们未来潜在的支持人口。」

看见孩子们欢欣鼓舞地享受旋律音符、用自己的身体表达,并且让小小的创意像雪球一样滚动、发酵,谁又能说儿童不能驾驭音乐剧?谁又说音乐剧,不是他们一辈子获得的最珍贵的宝藏?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